今生有幸得大法 千年輪迴終了緣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一、茫然人生

修煉前,我性格內向、怯弱,從小就飽受欺負,加上嘴笨,受盡了白眼和冷漠,因此變得憂鬱和敏感,年紀輕輕就總有經歷了千年滄桑的感覺。結婚後夫妻關係也糟糕,我變得更加憂鬱,時常以淚洗面,對人生充滿了絕望、厭世,由此身體變得很壞,腰椎盤突出、心動過速、心律不齊。我的人生如海上迷失了方向的航船,不知道要飄向何方。有時真希望出家修行,脫離這無邊苦海。

二、喜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冬季的一天,父親來了,他看我活得如此艱難,對我說:「只有修煉才能解脫你的痛苦,我已有幸得了法輪大法,現在身心健康,你也修煉吧。」我看父親確實變化很大,一掃往日病容、紅光滿面,就準備試一試。一看書,盡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正是我理想中要得的。

第一次去學法點,那裏有不同年齡、不同階層的人,大家都很祥和,我第一次感受到與人相處從未有過的輕鬆和諧。輔導員教我雙盤腿,我一下子盤上了,大家都鼓勵我,說我根基好,有緣份,並告訴我煉功點位置,還幫我請了師父的經文和各地講法。那天晚上回來,我做了一個夢,看見一個高速旋轉的發光體從兩眉間旋進了身體並落到小腹部位,我震驚不已,一下驚醒了,還看到閃閃的光芒。第二天問同修,他們說師父給我下法輪了。從此我開始了修煉人生。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人生本來就是苦,只有修煉才能脫離苦海,這麼好的大法,我一定要好好修煉,時刻用真善忍標準衡量自己的言行,遇到矛盾向內找自己的原因,心性提高很快,身體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腰椎盤突出也好了,心律也正常了,性格也變得開朗了。人像蛻了一個殼,從未有過的輕鬆。大家都說我變化大,我也藉此向同學、同事洪法。

那時,我每天早上五點去煉功點集體煉功,然後趕火車去上班,火車上就看《轉法輪》,看到有緣人就洪法,晚上回來參加集體學法,雙休日就和同修去外地洪法。那一段時光是我人生中最充實最幸福最有意義的時光。這期間我親眼見證了一位老年大法弟子在打坐時,從地上往起顛,顛了一米多高,來回顛。當時在場的同修都很感動,大家更堅定了信師信法的信念。

三、走出迷惑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風雲突變,江魔頭為首的邪黨發動了對大法的迫害,邪惡鋪天蓋地而來,同修們有的毅然踏上了去北京證實法的路途,而我茫然不知所措,由於學法不深,不明白為甚麼要去北京證實法,也不知道怎麼樣去證實法。

有一同修買了去北京的票,告訴我他們要去北京證實法,第二天就告訴我他們回來了,惡警抓住他們問名字,他說大法弟子,問從哪裏來的,他說宇宙中來的。惡警氣急敗壞吼叫著把他們放了。同修堂堂正正的去,堂堂正正的一起回來,那是多麼震撼天地的一幕啊!

有同修不時送來傳單,我們複印了便去發,由於邪惡場很大,我每次發完手心都緊張的濕透。後來邪惡愈演愈烈,我單位領導讓我寫保證書,我心裏知道大法好,不能放棄,由於修煉不紮實,想玩文字遊戲,就敷衍他們寫了保證書,主要寫修煉使我身體好了,最後說服從領導的意思了。周圍熟悉的同修很多被非法抓、非法判刑,壓力越來越大,有的在邪惡面前妥協了、放棄了,這樣我便與熟悉同修失去了聯繫,我像一隻斷線的風箏不知飄向何方。

我在常人的洪流中漂泊,雖然有時也看看法,煉煉功,但不知精進,放鬆了對自己心性的要求,變成了待修不修的狀態。加上邪惡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又看不到真相或找同修交流,有時甚至對大法產生了懷疑,真如《轉法輪》第六講「心一定要正」講的:「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這時心裏真是痛苦、迷茫極了。這時,家裏的環境也緊張了,丈夫看我也不順眼了,常對我出粗口,我一下班回家孩子也總是哭鬧不停,丈夫不但不管還罵我,我身心疲憊,仿佛又回到了修煉前的絕境。

有時靜下心來我想:要是不能修煉,那活著真沒有意義了,修煉後自己身心改變是實實在在的。我從新拿起《轉法輪》。師父法中講了:「在惑亂當中對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認識還是個問題呢!」(《轉法輪》)讀法後使我又堅信大法了。當我再看到孩子無緣無故的哭鬧時,我突然想到孩子是來得法的,由於我不好好修煉,孩子怕回不去了,所以不停的哭鬧。我就這麼一想,孩子真就不哭了,我連忙抱孩子去聽師尊的講法,這時丈夫進來把我的《轉法輪》、煉功帶和錄音機從窗口一把扔了出去,並威脅我要修煉就離婚,並當場寫了離婚協議書,把我趕出了房間。我忙跑下樓找回我的大法書、煉功帶和錄音機,粘好受損的部份,心想:人生如此苦,我可不要再在這塵世輪迴了,我一定要修煉,離婚不離婚我不管了,我要修煉,不再沉淪。有了這一念,我的心就寬了。

第二天起來,我就告訴丈夫無論他怎麼決定我一定要修煉下去,沒有想到他馬上向我道歉,並說他並不想扔我的東西,也不想離婚,是一股邪惡的東西控制他幹的,他還說賠我一個新的錄音機,以後不再反對我修煉,也不再說對大法不好的話。我明白了,是舊勢力控制他幹的,目地是把我拉下去毀了我,因我那堅定的一念,師尊幫我化解了這一場危機。師恩浩蕩,我淚流滿面、無以言表。

期間有同修送來新經文和真相資料,通過學習新經文,我明白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也堅定了修煉的信念,正如師尊經文《排除干擾》所言:「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通過看真相資料,認清了邪惡的謊言,我從此振作起來,堅持學法、發正念、講真相。學師尊的講法時,常被師尊洪大的慈悲感動的淚流滿面,用甚麼都無法回報師尊的洪恩,唯有按師尊說的做,奮力精進,才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這時我與同修又聯繫上了,並成立了學法小組,通過交流,我明白了曾寫的所謂保證書是我修煉道路上的一個污點,我鄭重的寫了嚴正聲明,請同修幫發到明慧網,那一刻,我像蛻了一層殼一樣輕鬆了。

四、風雨修煉路

通過學法、看《明慧週刊》,看同修在修煉的道路上奮力精進的修煉故事,我知道自己離法的要求還有很大的距離,只有精進才不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除規定的整點發正念外,我每天下班回家就學法,學新經文,出門辦事時一路都發正念,身上隨身攜帶真相資料,隨時發放;上班時間,有機會就和同事、領導講真相,和接觸的人講真相,單位的領導了解了真相後,有的說要是有更多的人修大法管理就容易了,還有領導經常要同事向我學習修身養性,也有領導和同事請了大法書回去看,還有領導表示退休後也想修煉。有位同事是邪黨辦主任,他常找我聊天,我想,他一定是來得救的,就和他談邪黨怎麼迫害人民,怎麼敗壞道德,引起他的共鳴,又和他講各種預言,講亡共石,講大法的美好,給他推薦《九評》,最後他堅決的退出了邪黨,還借了《轉法輪》回家看。

有空閒我就找通信地址和聯繫電話、收集名片、郵箱,給能找到地址的人寫真相信,高中、大學同學、校友、老師、報紙、雜誌、書刊能找到地址的我全寄了真相信,把能找到的電話、郵箱發明慧網請海外的同修幫助講真相。我也利用買東西和生活中接觸的人講真相,利用同學聚會、過年過節給同學、親朋好友講真相。其中有一個在公安局的同學給我來電話,我馬上想到是來聽真相的,就問他有沒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給他講真相,告訴他千萬不能幹迫害修煉人的事,他聽明白後表示絕不會參與政治。

原來我不愛參加社會活動,為了能救度一切有緣人,我有時間儘量參加一些常人的活動,能講真相的就講,沒有機會講的記下他們的電話、郵箱寄給明慧網,而常人本身的活動我不動心,身在塵世中,心在塵世外。

在講真相過程中也遇到過各種干擾,在師尊慈悲呵護下都化險為夷。有一次發傳單時,一位老太太接過傳單問我是甚麼內容,我告訴她是大法真相、救人的,她拉住我的衣服說她是居委會的,上面就是要她抓法輪功的。我一聽,忙拉住她的手說:「阿姨,您今天碰對人了,我告訴你這事可千萬不能抓,不但你不能抓,你的親人也不能去抓啊,對你們不好,法輪功是佛法、是救人的,教人真善忍啊,能不好嗎?」那老太太本來想拽著我不放,聽我這麼一說,忙說要看看寫的是甚麼,我就告訴她上面的內容,她說她得拿回家好好看看,就鬆了拉我的手,我告訴她遇到危難時記住「法輪大法好」,她高興的拿著傳單回家了。

還有一回,我去參加學法的路上,遇到一對風塵僕僕的母子,那兒子對我說:「看您面善,能給我兩元錢買饅頭吃嗎?我母親一天沒有吃東西了,我們的行李在火車上丟了。」我忙掏出十元給他,告訴他包子店方向,他非常感動,不停的說謝謝,我告訴他:「要謝就謝我師尊,是他告訴我要做一個好人、為別人著想的人,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那兒子一聽,忙說「謝謝師尊」,告訴我他們也是修大法的,被迫離家出走,投奔親戚的。我忙又掏五十元給他,並告訴他們記住師尊的話,無論何時都要把慈悲留給別人。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越來越多的同修走回了正法修煉的道路,我曾熟悉的同修有一部份還沒有回歸正法路,都是與師尊立了誓約的啊,我心想著如何能幫助他們,喚醒他們沉睡的心靈。這時同修送來了小冊子《致昔日同修》,首先一首詩中有這樣的話:「同修啊,如果我在常人中迷失了,你一定要記得喚醒我。」我邊讀邊流淚,我有義務喚醒他們啊,他們曾這樣囑咐我啊,要我記得喚醒迷失的他們啊!我決定找到他們,一起隨師尊回家,有了這個願望,接下來我就連續碰到了那些同修,我便告訴他們邪惡誣蔑大法的真相、正法的進程,給他們送去大法書和新經文,鼓勵他們按師尊正法要求修煉,這樣昔日的認識的同修多數都走了回來,也有的執著放不下修佛教了,學基督教了,痛失修煉機緣,我除了心痛還是心痛啊。

五、做遍地開花的一朵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越來越多的同修走了出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部份大資料點的同修因為忙無法保證學法時間,被邪惡的舊勢力鑽了空子迫害,為了緩解大資料點的壓力,更好的救度眾生,協調同修找到我,希望我成立家庭資料點。我想這一定是師尊的安排,師尊說要資料點遍地開花,那我就按師尊安排的路走,當即和同修商量要買甚麼。我打電話告訴丈夫要買電腦,他說要買就買最好的。第二天,我就把電腦買回了家,接著買了打印設備,技術同修幫我裝好電腦和上網軟件,第一次上到明慧網,真激動,看到師尊坐在山中靜觀世人的照片,我眼淚撲簌簌的滾落,像迷失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

上網、下載、打印、刻錄我一併學會了,從此我的修煉方式發生了改變,每天能看到同修的切磋文章、在法理上給我很大的啟發。每天晚上坐在機器旁和孩子一起學法,做資料,及時給同修提供新經文、《明慧週刊》、真相資料、真相光盤。孩子小,主要是聽法,別看她在玩,問她學了甚麼都知道,而且孩子很守心性,從不和別人說我們做的事,我出去講真相,她也會幫著說,有時在學校裏受了同學欺負,我問她怎麼對待的,她說:「別人給我德,我一點都不往外推呀。」我有時發脾氣,她就提醒我「修煉人不能亂發脾氣」。

在做資料的過程中,經常會遇到不會解決的技術問題,這時靜下心來學法,往往學完法,腦中就冒出來問題該怎麼解決了,我知道是師尊在點化我。我發現很多時候設備出問題都是心性沒有到位,如生出了幹事心,不好好學法,設備就老出問題,要多花很多時間和精力,如果學好法、發好正念、設備就很順利,花的時間就少。一般設備出了問題,我首先在心性上找原因,多數都能解決,如果實在不行,我自己想辦法維修,儘量不找技術同修,資金、耗材我都自己解決,以免影響技術同修和協調同修的修煉。

剛做資料時,也遇到不少考驗,有一次去買耗材和做常人的事連在一起,沒有發正念,結果發現被特務跟蹤了,我一邊發正念一邊請師尊加持,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多次變換乘車和利用有利地形擺脫了跟蹤。回來後向內找,發現自己那一陣忙於常人的事,沒有好好學法、發正念,名利心尤其突出,被邪惡鑽了空子。修煉真的是極其嚴肅的,來不得半點敷衍。

還有一回,我利用暴雨時沒有人守衛,到一看守較嚴的宿舍發資料,結果第二天丈夫回來說單位開會說那家宿舍發現很多真相資料,領導懷疑是我發的,要找人監視我。我立即不停的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所有想干擾迫害我的邪惡因素,結果不了了之。

我和同修們也根據當地的情況配合講真相,發正念、揭露迫害,營救非法關押的同修。師尊的經文《徹底解體邪惡》發表後,我們利用休息日去較遠的邪惡場所近距離發正念,路上我們集體學法、發正念,正念場很純很大,極大的消除了邪惡,減輕了對非法關押同修的迫害。平時我們也抽出時間到比較近的邪惡場所發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使不少原來沒有走出來的同修參與到正法的洪流中。

通過修煉,師尊給我開啟了智慧,我的工作原來由多人完成,現在我一個人完成也不吃力,很多沒有學過的知識自然而然就會了,業務水平提升很快。平常工作中我看淡得失、順其自然,收入、職稱該有的都沒有影響,經濟上能為證實法提供保障。

我只是千千萬萬修煉人中最平凡的一員,與師尊的法對修煉人的要求,與精進的同修比,還有很大的差距,尤其在傳九評勸退三中,時常由於人念和顧慮而錯失救人機緣。修煉這麼多年,在心性的提高上也常陷在一個層次中很長時間,怕心、幹事心、安逸心是我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的絆腳石,有時睡過了零點的發正念,晨煉也堅持的太差,昨天晚上,做夢畢業了,可我還有許多作業沒有完成。醒來明白是師尊在點化我還有很多眾生需要我去救度,還有很多證實法的事需要我去完成。唯有按照大法的要求修去執著,做好三件事,奮力精進,完成史前大願,才能不負師尊慈悲苦度。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