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年歐洲法會柏林成功召開(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明慧記者吳思靜柏林報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歐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德國首都柏林召開,一千多名來自歐洲各國的法輪功學員參加了法會。十多名學員上台交流了他們在講真相中心性提高的過程。


來自不同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在交流修煉心得體會


來自不同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在交流修煉心得體會

在法會上發言的學員裏有兩位七十歲左右的老年婦女,他們一個是旅居瑞士的中國人潘女士,一個是土生土長的俄羅斯聖彼得堡人瑪格利塔(Margarita),她們彼此並不相識,但卻講述了相似的經歷:向到外國的中國人講法輪功真相,勸他們退出中共黨、團、隊(三退)。

瘦小的瑪格利塔已經滿頭白髮,但是精神飽滿,走起路來十分有力。一年多以前,她和另外幾位西人學員開始向參加聖彼得堡一處住宅區建設的中國建築工人發放法輪功真相傳單,並在工人下班後經常路過的地方建立了一個法輪功煉功點,讓中國工人親眼看到甚麼是法輪功。後來瑪格利塔發現,很多工人下班後直接回宿舍休息,看不到他們的煉功點,所以她又直接去工廠大門口發放資料。一段時間之後,中國工人看法輪功學員的目光從一開始的不信任,變成了後來的好奇,進而主動索要法輪功真相資料,而且即使有一次中國工頭阻止他們,他們還是接下了真相資料,並小心的放在了口袋裏。雖然瑪格利塔他們都不會中文,但是通過給中國工人看介紹三退的文字資料和三退徵簽表,使得很多中國工人明白真相,主動簽名退出中共所有的組織。已經一大把年紀的她還學會了一句中文:「退黨保平安!」

瑞士的潘女士每週從週一至週五,風雨無阻的去瑞士的一個旅遊點給中國遊客講真相,勸三退。在這個過程中,她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有稱讚她的行為的,也有態度非常不好的,她經常會想起師父在《精進要旨》中的文章《清醒》中的一句話:「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隨著她的耐心和善心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增大,在她這裏聲明三退的中國遊客也越來越多。在今年旅遊旺季的五月到八月裏,她就勸退了一千一百一十一人。這其中有教授、工程師,有老師,有孩子,有導遊,有普通黨員,有黨委書記,有一般幹部,有帶保鏢的高級幹部,還有公安局的,有六一零辦公室的等等。有的退了還給她留下名片,希望保持聯繫。有的自我介紹,她才知道他們的身份。她因為煉了法輪功而身體變的健康,容貌顯的年輕這一事實,也成為講法輪功真相的一個很好的切入點。今天十月份,她在去巴黎參加呼籲歐洲衛星公司恢復新唐人對華髮送信號的活動中,和其他學員交流勸三退的經驗,結果十六天內,在巴黎的學員們一起勸退了九百六十多名中國人。

來自比利時的楊先生和德國的李女士分別從不同的角度闡述了他們對法國歐洲衛星公司以技術原因為藉口而切斷新唐人電視台對亞太地區的播放一事的理解。李女士注意到,一個歐衛事件牽扯出很多組織和個人:歐衛公司的幾百名股東,其中包括法國政府;它的若干合作伙伴,其中包括美國政府;還有歐盟議會裏七百多名議員。圍繞歐衛事件展開的一系列的活動,正是給歐洲弟子向政治界全面講真相的機會。她幾次參加在歐盟前的請願活動,這其中放下了很多人的觀念,既走出來講了真相,也處理好了家庭關係。

比利時的楊先生悟到,在正念清除歐衛事件背後邪惡因素的同時,必須持之以恆的、深入細緻的向政要講真相。以往,在對各國政府和政要講真相方面,很少能深入細緻的堅持不懈的做下去,往往是一個項目來了,馬上去找相關人士希望得到他們的幫助,過後就完了,沒有跟進;下次有事情來了,又這樣重複做著,沒有真正達到救人的目地。

來自瑞典、斯洛伐克、荷蘭和比利時的幾位法輪功學員在發言稿中提到了學員之間如何能夠更好的配合的問題。來自瑞典的波萊特(Bolette)提到,她在和一位學員發生矛盾的時候,學到了一點:體會對方那顆救度眾生的心。當她真正明白了這一點時,她相信學員之間一定能夠學會相互慈悲。她和與會者分享的一個關於公牛的故事,非常形象的說明了她想表達的主題:「公牛每天在田裏盡職的工作。一天晚上公牛休息時,它身體的各個部份開始交談,說他們誰最重要。嘴巴說,沒有我,公牛會挨餓。眼睛說,要不是我,公牛怎麼能找到食物。腿說,要沒有我,公牛哪也不能去。尾巴也不甘落後,說要沒有我趕走污穢的蒼蠅,公牛肯定會被感染。我最重要……。,不,我最重要…。爭論無休無止的進行著。第二天早上,眼睛拒絕看,腿拒絕走,嘴拒絕吃。牛變的越來越衰弱。直到快死的時候,一個微弱的聲音說到:我們需要合作,否則,公牛肯定會死。大家同意了,每個部件又開始幹他們自己的工作,很快公牛就恢復了健康,去田裏工作了。」

下午五點多,在法會快要結束的時候,師父發來了賀詞。在用四種語言宣讀了賀詞之後,法會在熱烈的掌聲中結束。走出會場的時候,一位年輕的女法輪功學員對身旁的同伴說:「我真的覺的很感動,一直在流淚。」

在會上發言的郭居峰是第一次在國外參加法會,感觸良多:「我聽到學員用這麼多種語言在台上交流心得,真的感覺到了大法在世界上洪傳的氣勢。而且也真切的感受到了,國內國外的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