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法會找出差距 共同提高(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明慧記者德祥德國柏林報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法輪功學員在德國首都柏林舉辦了「二零零八年歐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來自歐洲各國的一千餘名法輪功學員出席了會議。很多法輪功學員表示,心得交流會的發言感人肺腑,尤其是聆聽了師父給歐洲法會的賀詞,更是感慨萬千。十年前聽過師父在德國法蘭克福講法的學員,也回憶了十年來從個人修煉到正法修煉經歷的過程。


二零零八年歐洲法會會場

十年前法蘭克福法會參加者,現在是堅定的修煉者

歐洲法輪大法學會的吳先生告訴記者:「十年前我們大家都剛剛開始修煉,那時候我們理解的修煉就是要當一個好人,別人批評的時候,對的我就聽,不對的我就不聽。十年後我發現很多學員成熟起來了,當人家批評我們的時候,哪怕是說的不對,還是應該聽,因為對於一個修煉的人來說沒有一件事情是偶然的,這是一個很大的變化。十年前我們的修煉還停留在個人修煉階段,後來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們進入了正法修煉。明顯感覺到學員證實法的意識很強,大家都有一種救度世人的使命感,法會上的掛的師父《洪吟二》中的詩句很能說明我們大家現在的心態:‘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

「我還記得那次在法蘭克福聽師父講法大約有九百多人,來自二十五個國家。當時師父進場之後望台下一看,滿面笑容,非常高興。後來師父說了,開了這麼幾次法會,從來沒有看到這麼多的白人學員。」吳先生接著回憶,「想起來當時非常多的同修包括自己對大法的了解還是很有限。一個非常難能可貴的現象是,很多十年前參加那個法會的人,現在還是堅定的修煉者,這本身也說明很多問題。這次法會來了大約一千一百學員,有些是很遠的路趕過來的,如俄羅斯、烏克蘭等國家,像烏克蘭的學員開了二十三個小時的車,兩個人輪流不停的開過來的。非常了不起,因為請假也不容易。」

來自瑞典的Aleardo先生說:「這次法會的內容在不同的層次上都很感人。我還記得十年前的法蘭克福法會,那時迫害還沒有發生。但幾年後的今天,也許因為心性提高了,外界的環境也改變了,我今天都哭了。我覺的我們都沒有認真的考慮自己,我看看我以後能做些甚麼,今天能在這裏真是太好了。」

瑞典的Pirio女士曾經參加過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瑞典舉辦的九天講法班,她對記者說:「今天的法會是一個特殊的法會。從師父上次來法蘭克福講法到現在已十年了。尤其得到師父送來的問候,我很感動。我覺的大法弟子都成熟了,他們通過很多事情都學到了很多。今天一個來自中國大陸的學員講述了他的修煉經歷和所受到的迫害,包括關押在監獄裏,受酷刑,使我一想到中國就很傷心。我住在瑞典,從九五年開始修煉。這麼好的大法修煉,竟然還在中國受迫害,還有人被迫害致死,而且這麼多的中國人還不知道真相。」她接下來說:「十年前,我理解是師父希望歐洲人能認識到他是我們的師父。今天他給我們寫了一封信,鼓勵我們往前走,要變的更強大,儘量多救人,他還寫道:最好的問候來自於你們的師父。我想今天每個人都聽到了很精彩的修煉故事,我們都悟到了很多,我們要找出缺點,縮短差距,變的更強大去多救人。對不起,我哭了。」

「法蘭克福的法會是我第一次參加的法會,我覺的我在大法中修煉的變化是非常大的。今天聽到師父給我們寫的話,更能體會到師父的慈悲和對我們的希望,希望我們能夠提高,更好的救度眾生。對於師父的慈悲我感觸非常深。」比利時的楊先生如是說。

「對師父的信我的第一印象是師父很擔憂歐洲學員。」德國的Bernhard說,「很多學員不能做到像師父要求的那樣和應該做到的那樣。師父期待著我們做的好一些。師父現在對我們必須用嚴肅的語句了,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了,我看到會場上的所有的人都很震動,感到我們修的太慢了。十年前我頭一次見到師父,我很感動,那時我流淚了,我知道他說的都是真相,他是那麼的安靜,那麼的慈悲,沒有人的那種嚴厲,他是偉大的師父,這讓我很感動,我知道這部大法是特殊的。那時候我還沒怎麼開始修煉,見到師父之後,我明白了,師父說的百分之百都是對的。我的內心感觸到很多,感到自己很幸福,身上發熱。我的眼中總是含著熱淚,我不知道另外空間裏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但我感到很特殊。也許是我明白的一面感到了甚麼,因此我流淚不止。」對於法會,他說:「今天來了很多學員,我覺的真是很好,法會上的發言讓我感到非常好。瑞典的一個發言讓我很感動,在舉辦神韻的過程中,她負責協調工作,她認為自己很重要、很慈悲,但和同修就是配合不好。她提到一頭牛的各個器官都認為自己很重要,因此不去配合,牛幾乎死掉,這讓我看到我們的配合是多麼的重要。她從中看到了她是如何束縛自己的和向內找的重要性。」

東歐學員的體悟

已經修煉了六年的烏克蘭學員Stetana女士認為:「法會組織的很好,能量場很強。有些人的經歷很感人。尤其是瑞典學員的經歷,因為他們的經歷跟我們很相似。也很高興神韻能去烏克蘭,他會提高我們的心性,解決我們修煉中的不足。師父的話讓我們感到,現在時間很緊,我們必須努力去多救人。遺憾的是這次只有兩個烏克蘭學員能來這裏,因為別人得不到簽證。」

拉脫維亞的Anaoly覺的在法會上的感覺很好,他說:「尤其是師父的問候,讓我很高興,我們一共來了二十五個人,要開二十四個小時的車。我是從九八年開始修煉的,多少年了,我總想要勤奮一點,但並不是時時這樣。看看我以前的修煉過程,我覺的我失去了很多機會去救人和提高自己。修煉中,有時高興,有時傷心,我的修煉不太好。」

另一位學員Anlrey說:「我馬上要解決的是縮短與別人的差距。我必須要醒過來了。」

師父的話好像句句說的都是我

德國的蔡女士十分感慨:「師父說的好像句句說的都是我,我剛剛向內找過,感到和同修相比,我這不好,那裏做的不夠。我看看自己到底哪裏做的不好,發現就是不能全心身相信師父和大法,回去之後甚麼都別說了,就是好好的做,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一聽到師父的話,師父就是在說我呢。」

奧地利的Helga女士認為:「師父的話就是在說我。我在聽師父的信時,一直在看著師父的法像,師父好像就是直接在跟我說一樣,法像是活的,我非常感動,對我來說,這是一次我參加過的最重要的法會。」

「對我來說這次法會有兩件事情比較觸動。」柏林的楊女士對記者說:「一個是自己能夠平心靜氣的聽學員發言,不管他是我認為比較精進的學員還是新學員,我能夠聽他的,不是說以自己為觀念去想。另一點是學員發言可能沒有直接講到我的問題,但他講的時候我會去想我的問題,這和我在每次參加法會時的感受不一樣。師父這次加持也是很厲害,從一開始就在加持整個會場,也能感受到師父對我們的期盼,我能聽出師父感到我們歐洲學員做的還是不夠。」

瑞典的高女士提到:「我是零二年開始修煉,我感覺這一次法會學員講的特別動人。在幾位學員出來還沒有開始講話時,大家就已經感到師父有話要對歐洲學員說,因此他們還沒有開口,我個人和我身邊的同修就已經開始流淚了。師父的致辭很短,但是我覺的針對歐洲大法弟子的整體狀況,尤其是以前沒有很精進的學員,就我自己、我身邊的同修都能感覺到在一段時間裏都已經不夠精進了,所以這真的是一個很深很深的觸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