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慈悲走正路 開創修煉環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 明慧網有一篇文章給我印象很深,大概是說:邪黨造謠宣傳以及常人對我們的不理解的一個主要藉口就是說我們不理智、思想偏執,如果我們表現出來是這樣的表現和傾向,正好符合了它們所說的特徵,給它們以口實,實際是幫了邪惡了。如果我們是一個理智、祥和、坦蕩從容、君子風度,展現給世人,周圍的人只會佩服和羨慕,我們講的真相也就會沒有障礙的流入有緣人的心田。
──本文作者


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提起筆來真是感慨萬千,想起自己十年的修煉歷程,走過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和牽引;想到自己走走停停,跟頭把式,每次都是浩蕩佛恩的感召,得以蹣跚前行,直到現在。想到此,我的淚水已奪眶而出。

我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得法,邪惡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我曾兩次進京證實法,回來後被非法關押和強制洗腦。當時面對像天塌下般的紅色恐怖,妻子和家人像所有大法學員家屬一樣,精神上和正常生活都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和衝擊。從洗腦班被所謂的「轉化」後回來,家裏已完全沒有了學法、煉功的環境,恐懼、親情、邪黨文化的觀念、媒體鋪天蓋地的謊言欺騙,妻子每天沒有理智的監視我的言行,甚至從圖書館借的書,因為有史前文化的內容,都被她撕毀,更別說和法輪功沾邊的事了。

我在痛悔(被「轉化」)和煎熬中,尋找著出路,但由於腦中裝的法少,總是用人的辦法針對具體的問題去解決,常常使事情更加惡化,總是敗下陣來。每一次掙扎,都使捆綁自己的繩索勒緊一次,我真的覺的她像一座山一樣高。後來我就總在思考這個不正常的現象,為甚麼我沒有力量超越她呢?現在明白了,「氣與氣之間沒有制約作用。」(《轉法輪》)因為從根本上我還沒走出人的思維,人怎麼能超越按舊宇宙理行事的神呢?

有時不知不覺就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比如說忍,那就忍吧,忍常人所不能忍,她的一切要求我都無條件的滿足,大事小情、家裏家外,甚至是明顯荒唐的事我都順從她,我想用放棄常人一切的胸懷來打動他,而結果是,不可能做到不說,反而會更加肆無忌憚的「侵犯」你,我的空間被無限度的壓縮,窒息的幾乎讓我發瘋。那種心苦無以言表,不能發作,又忍不下去,當時覺的修煉真是太難了(其實不是師父安排的修煉形式),不止一次的想過,下輩子寧可當石頭也不做人了,太苦了,太難了。

當我發現這條路走不通時,(其實是對法理解的不足所致,自己的善良被舊宇宙的壞神鑽了空子),在同修的提示下,走向了另一面,用人的方式,爭取「人」的權利,作男人作丈夫的權利:現在的人可以吃、喝、嫖、賭,我煉功做好人為甚麼就不行?從逆來順受到處處爭取權利,衝突驟起,每一個角落都硝煙瀰漫。我堅守自己的底線不退縮,甚至不惜身體衝突,其實已經是以惡制惡了,有時是用師父的法為藉口放縱壓抑已久的魔性。幾年下來,環境也沒有實質性的進展,結果只是爭取到不當著她的面看書、煉功,妻子苦不堪言,我已筋疲力盡。

在那幾年中,我一直沒有間斷的利用一切機會向她講真相,但由於用心不當,每次都是事與願違,不歡而散,甚至招致她對大法的惡言。有時我嚴肅的正告她:你要對你說的每句話負責,你會遭報應的!她說:是你造成的,你不跟我講,我也不會罵。我很痛心,可我沒有錯呀,師父讓做的呀,我們不做她們就將被淘汰呀。無數次的碰壁和痛苦掙扎之後,通過學法,我知道了,還是人的「情」始終貫穿在我對她的講真相之中,「為甚麼不讓你上來呢?因為你的心性沒有提高上來。每一層次都有不同的標準,要想提高層次,你必須放棄你的不好的思想和倒出你的髒東西,同化那一層次的標準要求,這樣你才能上的來。」(《轉法輪》)

我停止了對她的「有意」講真相,就在日常生活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形式的去修煉,做我自己該做的事。「人與人之間還是一個正常的關係,當然心性很高,心態很正,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層次,不做壞事做好事,只是這樣一個表現。有的人表現出來好像是精神都不正常了,好像看破紅塵了,說話也不被人理解。人家說,學法輪大法這個人怎麼變的這個樣了?好像精神上出了毛病。」(《轉法輪》)當自己把心放下來,回到「人」中來之後,家庭中變的寧靜了許多,再後來逐漸的她也能心平氣和的和我討論一些問題了。她迴避有關法輪功的問題,我也不刺激她,而我在一些問題上的獨到見解和預見性,總是叫她不得不另眼相看。比如:她走後門調動工作,多掙點錢,都送到醫院治了病;我讓孩子學《三字經》等傳統文化,她反對,到後來她逢人便說孩子誦讀古代經典的益處等等。

我在日常生活中也用大法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比如孝敬父母上,母親渾身是病、行動不便,父親長期重病臥床,我不計較得失,盡我所能悉心照料,周圍的人無不交口稱讚。她雖然對我口有怨言,我都用從大法中學到的做人的理好言相勸。後來我發現她在與別人聊天時經常讚歎我的孝順,令我很意外,人真是都有明白的一面啊!誰不喜歡好人呢?同時她的周圍的人都知道我是修大法的,那不也是間接證實了大法的美好嗎!後來她也能對老人們盡孝心了,還說,她不能將來後悔。

明慧網有一篇文章給我印象很深,大概是說:邪黨造謠宣傳以及常人對我們的不理解的一個主要藉口就是說我們不理智、思想偏執,如果我們表現出來是這樣的表現和傾向,正好符合了它們所說的特徵,給它們以口實,實際是幫了邪惡了。如果我們是一個理智、祥和、坦蕩從容、君子風度,展現給世人,周圍的人只會佩服和羨慕,我們講的真相也就會沒有障礙的流入有緣人的心田。

看到了她的變化,也證實了大法正人心的威力,也只有走正了路,大法的神威才能顯示出來。有時她的變化我都出乎意料,比如,一次疏忽,裝真相材料的抽屜沒上鎖,下班回來,我以為她一定會吵翻天,她卻沒事一樣說:下次鎖好啊。其實這在法中是順理成章的事,因為以前操控她的邪惡沒有了干擾的藉口了。「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真的體會到了這句話的含義,這其中又有多少師父的苦心點化和巧妙安排呀!如今,她和孩子已經退了團、隊,沒有了背後共產邪靈的控制,她也變的樂呵呵的了,變化也更快了;還在我的要求下給我加厚了煉功墊;當著面給朋友講真相、送光盤她也不說甚麼了。

隨著學法的深入和心性的提升,家庭環境根本的改觀,父親首先退黨,母親由一個受邪黨毒害、矇蔽很深的老黨員,到退黨,到得法,並且已幫助我把大姐、姐夫的黨、團退了,現在每天堅持學一講《轉法輪》,心性和身體有了明顯的變化。我們經常在一起切磋學法、修心的體會,有時還能主動拿出錢去做大法真相資料。只要我們的行為符合了宇宙特性,就沒有過不了的關,沒有正不了的人心。

現在我參加了學法小組,每週兩次;在家學法,發正念,煉功,刻真相盤等,妻子已平靜的接受了這種生活方式。想起兩年前的「迷在難中恨青天」(《洪吟》)的情景,恍如隔世一般,真是「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啊。謝謝師尊!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