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相繼得法 做好三件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 我是二零零八年二月份得法修煉的新大法弟子。由於母親當時得了面癱病,治療半年多未痊癒。我想起過去母親煉法輪功時,不但關節炎都好了,還能雙盤半個小時,就讓她再煉法輪功。我見母親遲遲沒有行動,就向她借《轉法輪》看。當我第一次真正看了《轉法輪》後,才知道原來氣功不只是人給祛病健身的。這高深的大法不正是我多年尋求而要得到的嗎?我把書中部份章節讀給丈夫聽,他如獲至寶。就這樣,我和丈夫決定開始修煉大法。

三月份,我們二十四歲的女兒也成了我們的同修。四月份,我的妹妹、妹夫相繼走入了大法修煉中,他們的兒子也明瞭真相。我的舅媽重拾大法開始修煉。還有我的朋友和她二十四歲的兒子也得法修煉了,並且我很多親戚、朋友明白了大法真相。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好!

一、得法

我是二零零八年二月份得法修煉的新大法弟子。由於母親當時得了面癱病,治療半年多未痊癒,口眼歪斜很遭罪。我想起過去母親煉法輪功時,不但關節炎都好了,還能雙盤半個小時,就讓她再煉法輪功。我見母親遲遲沒有行動,就向她借《轉法輪》看。當我第一次真正看了《轉法輪》後,才知道原來氣功不只是人給祛病健身的,而法輪功是往高層次帶人,是教人如何修成佛、道、神的,不是給常人治病的。這高深的大法不正是我多年尋求而要得到的嗎?我把書中部份章節讀給丈夫聽,他聽的非常激動,如獲至寶。就這樣我們有生以來頭一次得到真法──法輪大法。

我和丈夫決定開始修煉大法。在我們的督促下,母親把放下多年的大法從新修煉起來,並教了我們一至五套功法的動作。修煉兩個月左右,母親的面癱全部恢復了正常,我們再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三月份,我們二十四歲的女兒也成了我們的同修。四月份,我的妹妹、妹夫相繼走入了大法修煉中,他們的兒子也明瞭真相。我的舅媽從拾大法開始修煉。還有我的朋友和她二十四歲的兒子也得法修煉了,並且我很多親戚、朋友明白了大法真相。

我悟到為甚麼到了現在,我們才能得到這億萬年來等待著的大法呢?就是因為舊勢力和邪黨的阻擋、造謠、天安門自焚嫁禍法輪功,使我一度遠離法輪功,是師父的慈悲救度和巧妙安排,使我們能夠得到救度。在不斷的學法、修煉、學師父在各地的講法中,我們更是堅定不移的信師信法,這天門已經向我們敞開了,我們會破除一切阻擋,一修到底。

二、助師正法,講真相救度眾生

隨著修煉的開始有很多魔的干擾也隨之而來,攪的我們心神不寧,干擾非常大,連睡覺和修煉都不得安寧。我按師父《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善解的方法善解它們,它們也只是說了不做,繼續干擾著。後來有一天晚上,我和丈夫一起學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我讀他聽,這些一直干擾我們的生命也聽了法。

第二天早晨我們打坐時,它們對我說:「人不知道的秘密我們知道了,神不知道的秘密我們也知道了,我們知道你們的師父是來救度眾生的,真是太了不起了。我們現在真的要走了,包括干擾你朋友修煉的一切生命,也都走了,不能再干擾你們修煉了。我們會去等待選好自己的路。」是師父的慈悲與偉大救度了眾生,是大法圓容了一切生命。

在不斷的學法和修煉中,我知道了我們大法弟子的責任──助師正法和救度眾生。我們是來救人的。所以每過一段時間我們在發正念前都要發出善解眾生的正念,讓更多的和我們有淵緣的不明真相的生命得救,不干擾正法,選好自己的路。

在學法中我們知道了大法弟子目前的修煉主要是三件事,學好法煉好功、講真相救度眾生、發好正念。我們得法晚了,就應該精進不停,做到師父的要求。每天學法煉功,向內找修心斷慾去掉各種執著心的同時,每天準時發正念解體舊勢力的安排及邪惡的迫害。我們還對所有的親戚、朋友講真相讓他們三退和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

記的有一天清晨剛睡醒,同修丈夫對我說:「我夢到楊二哥了。他拿著一小瓶酒喝了一半,還剩一半,說是給我留的。我現在早就不喝酒了。怎麼做這樣的夢?」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讓我們去救他們全家。我就對丈夫說:「楊二哥他也有三年多不喝酒了,一定是師父看你們是近三十年的好朋友,而且是在那貧窮的年代。(七十年代)有一小瓶酒,都得兩個人誰也忘不了誰分著喝的好朋友。雖然近幾年來兩家都比較忙,但過年的時候也不會忘記互相去拜訪。現在咱們得法了,怎麼能把他們忘記了呢?他也一定是和大法有緣的人。」丈夫聽了後說:「那咱們今天就去他們家吧!」那天正好是星期日,我們都有空。

楊二哥是郊區的菜農,他為人正直、樸實、善良,但是有那麼一股倔強勁,一生甚麼都不信。他就是那樣一輩子勤勤懇懇生活的人。我和丈夫到了他家,把丈夫做的夢和我悟到是師父的點化說給他聽,並且給他講大法是救度眾生的,現在已經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只有中共還在迫害法輪功,還製造了天安門廣場的假自焚,矇騙了很多善良的中國人,今天是師父慈悲點化,讓我們去救度有緣人,讓我們來救你們全家給你們送大法福音,你們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誠念會得福報的!

二哥聽後,他這樣一個從來甚麼都不信的人,這時眼睛裏閃著淚花,說:「我信,我甚麼都不怕。」交談中知道他沒入過黨、團、隊,就對他說家裏要是有就全退了,他說「行」。(後來丈夫把師父在廣州講法的光盤拿給他們看。)

在我們的講真相中,有很多昔日的親朋好友都知道了大法是被迫害的真相,主動退出了邪惡的黨、團、隊,選擇了光明的未來。

三、「向內找」放下執著,破除舊勢力的迫害

修煉近兩個月的時候,為了把腿壓的柔軟些能更好的打坐,好儘快的雙盤,我和丈夫互相壓腿,可只壓了兩三下我的右膝蓋骨裏響了一下,就痛的不敢動了,後來活動、按揉稍有緩解。但從那天起盤腿、走路都很痛。

我有一次煉第五套功法時,感到右腿的膝蓋從裏到外撕開一樣的疼痛難忍,我還是堅持著打完坐。之後我捧著師父法像對師父說:這個情況我該怎麼辦?當時我眼淚止不住的要往下流,心也非常的痛。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可我就是悟不透,同修女兒也在學法,她和我一起悟,終於在《精進要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悟到了師父的點化:「每當我看到你們遭受魔難時,師父比你們還難過;每當你們沒走好哪一步時,我都會很痛心。其實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你們是走向佛、道、神的未來覺者,是不求世間得失的,那應該甚麼都放的下。」

通過學法,向內找知道了邪惡一方面是利用我打坐怕腿痛的心、怕吃苦的心、圖安逸的心,讓我腿更痛。另一方面也想利用我的怕腿痛的心,來達到使我覺的修煉苦,不想修煉的目地。找到了根源後,在和同修的交談中,她說:「師父給我們下的是雙盤機制,寧可雙盤一分鐘,也不單盤一小時。」我和女兒就決定開始雙盤。盤之前我一邊揉腿,一邊發正念。這時我把腿往上一搬,真的雙盤上了。而且第一次就雙盤十五分鐘,腿連一點都沒痛。這正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我的腿也漸漸的恢復了正常。

半年過去了,我們一家三位同修一直堅持雙盤,無論腿有多痛,我們從沒拿下來,並且可分清是師父消業,還是邪惡迫害,並用師父法理解體一切迫害。

在不斷的修煉中,我更加悟到了師父為甚麼在每次講法中都要強調學好法,是因為我們要以法為師,不斷的向內找、修自己。只有學好法,才能不斷的在無邊的大法中證悟到越來越多的法理,才能逐漸理解師父的法,正法也就是師父進程和大法對我們的要求,才能不被人間的虛幻迷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從而更好的運用法理破除邪惡,堅定正念,在大法中擺正自己的位置,做好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一切。

由於水平有限,如有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