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得金體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 自從師尊點化之後,我修煉更加精進,成天背「橫心消業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因果〉),這種情況斷斷續續的持續了三年多,直到九九年結束了這種狀態,闖過了病業關。

有一次,我在市場買西瓜,當時有四個小伙子在打撲克。我問這西瓜多少錢一斤?……老闆說:「你老有信仰吧?」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是修真善忍,師父告訴我們做甚麼事要為對方著想。」這時座位上一位小伙子馬上站起來,跟我大聲說:「(如果)法輪功這麼好,為甚麼國家打壓,不讓煉呢?」我說:「都是江××一手策劃的……」最後這幾個小伙子都不吱聲,也不說舉報等話了。我告訴他們,你不煉可以,但千萬不要反對法輪功。這幾個小伙子點點頭都笑了。

──本文作者

恩師好!
全世界大法同修好!

現在我借書面法會的機會把十二年來的修煉心得與同修交流,相互促進,共同提高。

一、勇闖病業關

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十四日有幸得法,當我看到寶書《轉法輪》有相見恨晚的感覺,一氣看完後立即把我的皈依證、佛教書、佛像全都處理了。我每天大量聽法學法,對師父講的法就是信。當時我體弱多病,各種藥方都不見效,生存的很艱難,幾次大手術讓我求生不得,尋死不行。通過學法知道了「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轉法輪》),所以我沒有抱著治病的心,只想從常人的苦難中超脫出來,因此學法煉功很精進,沒有外求之心。

不到三個月的時間,我十多種頑症不翼而飛,一身輕鬆。但是,從我得法那天開始就不間斷的吐黑水、血水、血塊,一盆一盆的又腥又臭,每回都吐的我滿頭大汗,可照樣學法煉功,坐不住,我就跪在床上,用枕頭頂著胃部,咬牙堅持著,知道這是好事,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煉功點上的其他同修們的狀態都和我不一樣。一般過病業關幾天就完事了,我卻隔三差五的嘔吐,讓我有時困惑。一天晚上師尊點化我,夢境十分清晰。我看見在我家老院子裏趴著一條大龍,剛死不久,一條龍骨長長的,白白的圍繞著整個院子。成群的人拿著盆來割龍肉,有的要生肉,有的拿熟肉,有的要心肝肺,都理直氣壯的進進出出。明明是從天上掉到我家院子裏的龍,他們卻隨便切割,讓我百思不得其解。醒來後知道這夢在點化我卻不知啥意思,問同修,同修也悟不好,後來我煉第一套功法時突然悟到了龍死了,身上的肉讓眾人割去是在還業債。我每天嘔吐就是因為自己以前造下的業,現在在消業。師父在《排除干擾》中明確告訴我們「在幾年的修煉中,除了我為你們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時為了你們的提高不斷的點悟著你們,為了你們的安全看護著你們,為了使你們能圓滿平衡著你們在不同層次欠下的債。」

自從師尊點化之後,我修煉更加精進,成天背「橫心消業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因果〉),這種情況斷斷續續的持續了三年多,直到九九年結束了這種狀態,闖過了病業關。

二、證實大法為己任

九九年十月六日,我和同修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可是北京的信訪辦牌子摘掉了,一幫警察埋伏在四周,伺機抓捕自己行管區的大法弟子。十月二十七日晚江××在接受法國記者採訪時誣蔑說法輪功是×教,當晚就有許多大法弟子走上天安門廣場和平理性的抗議。我和同修在二十八日清晨也走上天安門廣場,有許多警察和便衣攔住我們,盤問廣場上的每一個人是否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如實說出,便把我們帶上警車,很快一車滿了,送往天安門派出所。在派出所裏我看到許許多多的大法弟子在站排登記、照相。有許多同修輕聲的背《洪吟》、《論語》,毫無懼怕,充滿慈悲和威嚴。下午,警察把關押在這裏的大法弟子陸陸續續的送往豐台體育館。在那裏呆到午夜時分。豐台體育館裏有各個省市的分布圖,我坐在遼寧的牌子下,環顧四周幾千人不同年齡、不同口音、不同職業都為了一個目地──證實大法好,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而走到這裏。看管警察身穿軍大衣,手持步槍,站在寒風中瑟瑟發抖,我們這些大法弟子身上衣服單薄,腹內空空,已經一天滴水未進了,可我們仍保持著慈悲祥和的心態向著他們洪法。

十月二十九日,駐京辦事處的警察把我們送回本市拘留所,在那裏被以擾亂公共秩序的「罪名」關押了十五天。後來,我進京上訪的念頭還有,片警看著我,不讓走,怕受株連,又把我送回拘留所,在那裏被關押十五天。後來我被送到鎮裏辦的「洗腦班」進行非法限制自由。總共是四進四出拘留所,強行關押了五次洗腦班。

三、講真相,救眾生

二零零一年六月份師父《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中告訴我們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我看完經文後就開始從親朋好友講起,講大法的美好,講自身的神奇變化。有的願意聽也很相信,有的不願意聽,也不相信,寧可相信電視裏的不實的宣傳,也不相信我這個活生生的例子。面對複雜的人心,我有時灰心,有時替他們著急。但學完法後,認識到自己要有慈悲心,神不能被人帶動,就這樣在法中歸正自己,努力抓住機緣多講真相,多救眾生。

每天不僅講還要發傳單、小冊子、貼粘貼等多種形式證實法,剛開始我怕心很重,心突突的亂跳,每次發材料都不知道還能不能回家,有時買點水果拎著做掩護,就這種狀態持續幾個月後,怕心逐漸小了,慢慢的在法上昇華後,心態平和了,自然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關關闖過來了,跌跌撞撞的往前走著。在講真相、證實法的過程中修去了我許多執著心:怕心、色慾心、歡喜心、妒嫉心、顯示心、爭鬥心等等。逐漸放下人的東西,看淡人世間的一切,《轉法輪》中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

只要我有救人這一念,師父就會安排有緣人與我見面,我利用買菜、逛街、坐車、洗澡等機會,有便利條件就講,沒有便利條件就把大法的美好和慈悲展示出來,讓眾人受益。

有一次,我在市場買西瓜,當時有四個小伙子在打撲克,我問這西瓜多少錢一斤?老闆說:五毛錢一斤。我說實際上一個西瓜不夠一丸藥錢。賣西瓜的老闆說,真是!老太太,我給你開一個瓜看看,好的拿走,不好的算我的。我說,那不行,我得為別人著想,你賣瓜也不容易。老闆說:「你老有信仰吧?」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是修真善忍,師父告訴我們做甚麼事要為對方著想。」這時座位上一位小伙子馬上站起來,跟我大聲說:「(如果)法輪功這麼好,為甚麼國家打壓,不讓煉呢?」我說:「都是江××一手策劃的,修煉法輪功的人在七年之中發展到一億多人,共產黨才六千萬,遠遠超過了他的信眾,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所以他不遺餘力的動用軍警特抓捕法輪功學員,採用古今中外最殘酷的手段來迫害法輪功學員。可是他想錯了,法輪功學員是修煉人,是不求世間得失的,是要超脫凡世間一切的,誰稀罕世間的一切呢?江××萬萬沒想到,他想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不但沒得逞,大法反而洪揚了全世界,現在海外八十多個國家設有法輪大法的煉功點,上至總統下至百姓都歡迎具有普世道德價值的‘真善忍’,只有江××邪惡政權才容不下,利用老百姓不明真相的一面來助紂為虐,這是對整個人類犯罪呀!」最後這幾個小伙子都不吱聲,也不說舉報等話了,我告訴他們,你不煉可以,但千萬不要反對法輪功,反對佛法是要下地獄的。心中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美好的未來。這幾個小伙子點點頭都笑了。在師父的加持下,邪惡因素徹底解體了。人在真理面前只會心悅誠服。

就這樣,我每天不間斷的講真相,不論嚴寒酷暑,都風雨無阻。從二零零一年五月份開始到二零零四年底,我講真相傳萬家一萬五千多人次,撒各種材料不計其數,儘管這樣,我覺的還有無數芸芸眾生被江魔頭的謊言毒害,我深感責任重大。

四、傳九評,救人急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末,正法又推向新的進程。發《九評》,促三退。我也先從家人、親朋好友退起。有的容易做,有的幾次才退成功一個。剛開始我地區包片發《九評》,我起初發幾本還有怕心,漸漸的十幾本,幾十本到上百本,一次都發出去,一樓不落的發,發過的做好記號,避免重複和浪費,為了更好的更深入的推廣《九評》,我們地區幾次召開交流會,進行切磋,眾人獻計獻策,拿出最好的辦法,讓眾生醒悟,儘快認清邪黨,脫離邪黨。市內發完了,我就走出去到附近的農村發,白天不方便,我就晚上去,有時天黑路滑、狗叫,經常跌跌撞撞的,遇到難處求師父加持、幫助,經常回到家後大汗淋漓,滿臉通紅,就好像剛洗完桑拿一樣,雖然身體累,但想到是為了救度眾生,「助師世間行」,心裏還是甜的。直到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順利發《九評》超過五千多本。

每年全國中考是在六月二十八、九日這兩天進行,我孫子這次參加中考在我家逗留兩天,我的心全陷入常人之中:為孫子考試的事而牽扯的翻江倒海。三十日那天,我想中考結束了,我得去發真相小冊子,當時天下著下雨,我打著傘冒雨出發了。我走到一個小區剛發完兩本,就被一個便衣發現了,我怎麼給他講真相都無濟於事,最後他把警察叫來,把我送往附近的派出所。在派出所裏警察輪番錄我的口供、做筆錄,可我當時病狀反映很嚴重,不停的嘔吐,甚麼都不知道了,腦袋裏空空的,結果他們甚麼也沒寫成。晚上十一點多鐘把我送往本地看守所非法關押。在那裏,我一天也沒消停過,不是國保大隊的就是刑警大隊的,還有檢察院的工作人員他們換班的問,追查材料的來源,誰和我聯繫等等。我甚麼也沒說,甚麼也不知道,就是衝著他們發正念,最後這些警察個個氣的歇斯底里、咬牙切齒的要判我刑。我心裏想:你們說的不算。在監號裏我發完正念就給同監號裏的在押人員講真相、做三退,效果很好。她們明白真相後,都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我的病狀反映很嚴重,每天只能吃一口東西,喝一小袋豆奶粉。我靜下來查找根源,做的是最正的事,為甚麼還被迫害?「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我最後找到原因是執著情,讓邪惡鑽了空子。平時覺的自己修的很好,甚麼都放下了,可是在實踐中,還是做的不好,被常人之心帶動,被世間的情牽掛,認識到了,我就馬上立掌發正念清理自身的空間場。即使我有漏也不許邪惡迫害,我是李洪志大師的弟子,我就走師尊安排的路,這裏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就這樣我每天背法發正念,惡警對我也不那麼兇了。

我把自己看成一個頂天獨尊的正神,誰也動不了我,就這樣我被非法關押二十四天,闖出了魔窟。出來後才知道家人、同修和海外同修對我這件事都很重視,都伸出援助之手,讓我備受感動,我深知這次遇難若不是師尊呵護,不是眾多同修們的整體力量的配合,我是不會這麼順利就回家的。邪惡對我虎視眈眈,即使放我回家仍不甘心。後來,過了不長時間,檢察院打電話讓我去,還想繼續迫害。我臨危不懼發正念解體邪惡,我的病狀反映致使檢察長也埋怨公安局,這樣的人還往這兒送幹啥?趕緊回家。我回到家後知道師尊再一次化解了這次魔難,讓我在魔難的過程中,繼續溶入正法行列中來。

二零零七年的初秋,我家賣房子,這又涉及了金錢,動了利益之心。心裏想買房子要少花錢,賣房子要高點價。總之,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是不計世間得失的,最後摔跟頭之後才悟到,是我的東西不丟,不是我的也爭不來。事情雖然過去一年多了,但當時那種剜心透骨的卡在關口處時那麼難熬。有時真的被執著心牽著走,最後,我學法對照自己,簡直差勁透了,還不如一個常人了,為甚麼理論上認識挺高,反映到實際那麼狹隘呢?我深挖自己還是被世間的幻象所迷,忘了自己真正的家了。現在我知道每一關每一難都是因為自己的執著心招來的,並不是平白無故出現的。

五、修煉得金體

我當初冒著天膽下來同化大法,助師正法。今天怎麼忘了自己是誰呢?這萬古機緣不能錯過,更不能虛度師尊給眾生得救延長來的時間。我多次在夢中夢到自己是一個世界的主滿載著希望來到人間。如今我是一個得了法的生命有法輪護體,證實大法,洪揚大法,眾生得救是我必須完成的重大責任。

再次感謝師尊的慈悲呵護!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