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為師 解體邪惡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曾在某企業機關工作,單位效益比較好。在幾年的證實法過程中,摔摔打打,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走到了今天。在證實法過程中,由於我們對法的認識不足、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因此都遭到邪惡不同程度的各種迫害。看到我周邊的年輕同修幾乎都被單位開除,在被迫害的同時,邪惡又藉機向家屬勒索錢財,使飽受痛苦的親屬又雪上加霜,同時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給救度世人造成了障礙。每當想起這些,我都感到非常的痛心。

我走出魔窟回家後,就堂堂正正直接到單位上班。幾天後,公司領導召開經理辦公會議,並一直認為我人品好、工作好、同意我還在原來的處室工作。表面上看來,是我平時的為人、品德以及工作作風給他們留下好的印象。現在看來,實質上是因為當時正念正行、根本就沒有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因為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非常感謝明慧為大陸大法弟子提供的交流平台,使大陸大法弟子在特殊的環境下,有機會和同修們交流自己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心得體會。同時我也非常榮幸自己能助師正法,成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今天主要從以下幾方面交流一下自己的點滴體會。

一、正念正行 否定舊勢力的經濟迫害

我於一九九六年有幸得法。是偉大的師尊把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使我這個業力滿身的人,幾乎是不能自理的人成為一名身體健康、走在神的路上、堂堂正正的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師尊的佛恩浩蕩,用盡人間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弟子對師尊的無限感激!

我曾在某企業機關工作,單位效益比較好。在幾年的證實法過程中,摔摔打打,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走到了今天。在證實法過程中,由於我們對法的認識不足、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因此都遭到邪惡不同程度的各種迫害。看到我周邊的年輕同修幾乎都被單位開除,在被迫害的同時,邪惡又藉機向家屬勒索錢財,使飽受痛苦的親屬又雪上加霜,同時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給救度世人造成了障礙。每當想起這些,我都感到非常的痛心。

一段時間以來,由於忽視了學法,有放不下的執著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看到有些同修已被單位非法開除沒有了經濟來源,給自己以及家庭的生活都帶來了困難。沒有被開除的同修,也認為出去後會被單位開除,還在打算做個甚麼生意。這個問題,當時在法理上我並不明白,但我從沒想過我會失去工作。當我走出魔窟回家後,正趕上「五一」放假。放假結束我就堂堂正正直接到單位上班,並到公司各位領導辦公室告訴他們我回來了。在此之前有些領導的辦公室從來我就沒去過。到單位之前,家裏親人很擔心我會在精神上有壓力,其實我們根本就沒有錯,只不過是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在履行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

幾天後,公司領導召開經理辦公會議,並一直認為我人品好、工作好、同意我還在原來的處室工作。表面上看來,是我平時的為人、品德以及工作作風給他們留下好的印象。現在看來,實質上是因為當時正念正行、根本就沒有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因為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儘管安排我還在原來的工作崗位,但是,每月的獎金不發給我,工資也是最低崗位的標準,因我不在崗的時候,崗位不能空著。儘管如此,但我並沒有絲毫的怨言,還像以往一樣,「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轉法輪》)在與同事的交往中,「不說些搬弄是非的話,不講些不好的話。」(《轉法輪》)時刻用師父的法嚴格要求自己,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是法中的一個粒子,我們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法,也在證實著法。

舊勢力迫害開始,大魔頭就叫囂:要經濟上搞垮。因此邪惡就利用開除大法弟子廠職、扣發工資、勒索錢財等經濟迫害的手段以達到最終毀滅眾生的目地。可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救度眾生都需要資金,而許多大法弟子因為邪惡的迫害又失去了工作,沒有了經濟來源,給證實法救度眾生以及家庭生活造成了困難。不明真相的常人看到大法弟子這種狀況,對救度他們也造成了不同程度的障礙。

師父這次正法,是宇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那麼我們的修煉也絕對不是過去那種修煉方式要一貧如洗,我們修的是這顆心,我們不執著於錢,但並不等於我們沒有錢。通過學法我認識到,不否定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經濟迫害,就是沒有走師父安排的路。開始我以最高崗位的勞動付出拿最低工資收入,還以為是自己看淡名利的表現,孰不知這就是變相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所以,邪惡對大法弟子開除廠職、扣發工資、勒索錢財,就包括單位扣發每月的獎金以及我拿最低崗的工資收入都是舊勢力對我們的經濟迫害。因此,對舊勢力的迫害必須全盤否定!

師父說:「其實我告訴大家,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有了上述對法理的認識之後,突然有一天,領導找我填表,填寫發放二級崗工資表,接著工資收入每月上調一百五十元。一個月後,領導又找我填表,發放一級崗工資。就這樣,不到一年時間,工資連調兩次達到最高崗工資。其實,當我們在法上提高認識後,放下了執著,一切都隨著發生了變化,因為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幾年來,邪惡迫害大法弟子,靠的是甚麼?強大的經濟來源。每當所謂的敏感時期、敏感日、尤其是奧運期間,除了瘋狂的綁架大法弟子,而且每個在冊的大法弟子都安排最少一至兩人蹲坑監視,靠的是經濟來源。因此必須截斷邪黨的經濟來源。

因為我們有了充足的經濟來源,為救度眾生打下了經濟基礎。當我知道同修做真相資料那麼辛苦,我很想為同修分擔一部份,以減輕同修的工作量。當時我已經購買了電腦,而且也會操作電腦。同修知道了我的想法後,就幫我建立了小資料點,並教我從上網、下載、到排版、打印全都學會,就這樣萬朵花叢中的一朵小花從二零零六年起一直運轉到現在,保證著部份同修救度眾生所需要的真相資料。後來為了更方便的做真相資料,又購買了筆記本,以保證同修及時所需。以前,都是在資料點需要錢的時候,我們就自己拿出一部份。現在,有了較好的經濟基礎,隨時需要隨時買,而且,從購買設備到耗材,都是用自己的積蓄,不需要用同修的錢。

二、整體配合 解體邪惡迫害

自「七﹒二零」以後,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訪證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都不同程度的遭到了邪惡的迫害,那時,一聽說誰被非法關押、勞教或判刑,都是一種無可奈何的感覺,認為是他自己沒做好、有漏。人為的把我們的整體間隔開來,不自覺的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使邪惡有機可乘,給救度眾生帶來了很大的損失。

師父告誡我們:「你們是同門弟子,大家都在為宇宙正法在盡心盡力,所以互相之間要配合好」;「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通過學習師父的講法,看到自己的問題所在,並決心按師父的法嚴格要求自己。

有一天晚上,一位老年同修出去發真相被綁架。當我知道此消息後,立即發出正念,絕不允許邪惡迫害!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迫害他就是迫害我。經過不間斷的發正念,第二天這位同修回來了。從那以後,每當聽到同修被邪惡迫害,首先配合同修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迫害,而不再管同修自己是甚麼狀態,就是無條件的配合。

一天傍晚到同修家,孩子哭著說:我媽讓派出所的警察帶走了。我說孩子別怕,有師父保護,你媽一定會回來的。此刻我求師父加持,發出強大的正念,絕不允許邪惡迫害!並立即將大法書籍轉移,接著與另一同修再次去轉移資料,就在我裝上資料剛要出門時,就有人來敲門,原來是警察搜查來了。資料太多,轉移已來不及,我告訴孩子,有師父保護沒事。孩子讓我趕快離開,她堅守著。返回後整個晚上沒有休息,不間斷的發正念,並正告邪惡:大法真相資料是救度眾生的法器,絕不允許邪惡以任何理由和藉口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在師父的加持下發出的正念無比強大,無所不能。第二天,我又到同修住宅附近繼續發正念,清除邪惡,結果兩天後同修堂堂正正出來了。原來孩子在家阻擋惡人搜查,使那些真相資料完好無損,大法弟子的孩子真了不起。同修也一直在給派出所的人講真相,正念很強。師父說:「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在證實法中協調一致法力會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所以當我們整體配合協調一致時,師父早已將魔難化解。

奧運前夕,一位同修的刻錄機突然發生故障不能工作了。當我們知道後,大家都在向內找,覺得最近狀態不好,學法跟不上,三件事做的不好。找完了好像沒事似的,真相光盤也不做了,直到將近兩個月又有新的真相光盤需要做,才感到問題的嚴重。此刻的機器仍然沒有反應。於是,大家分頭行動,有的清洗機器;有的去找專業人員諮詢;有的去找維修點。而且,專業人員告訴說:這樣的問題經常有,將機器拿來修修看。

說也奇怪,當我們準備要送去維修的時候,再打開機器一切都正常了。沒想到大家只是齊心協力的去做,奇蹟就出現了。

我在寫整體配合內容的時候,邪惡的干擾很明顯。上週寫了一部份,好幾天怎麼再也拿不起筆來。這時同修轉告說:明天某市邪惡要非法開庭審判大法弟子,讓我們發正念解體邪惡迫害。接到這個消息後我就開始發正念,第二天整個上午不間斷的發正念,決不允許邪惡以任何理由和藉口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是來救度眾生的,決不是來受迫害的。因為這是師父的法中已經定好了的。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和配合,最後使邪惡的非法審判解體,沒有結果,不了了之。

三、向內找 解體邪惡干擾

學法這麼多年,有時遇到實際問題的時候,還不能向內找,經常去指責別人,願意聽好話,不願意聽不好的話,在家裏這樣,在與同修之間有時也有所表現。

一次,我的打印機出現故障不能工作了,當時心裏很急,同修還等著拿真相資料,怎麼辦?我仔細查閱了說明書,並進行了故障排除,還是找不到原因。沒辦法,只好找同修來幫忙解決。同修邊看機器邊對我說:這是邪惡干擾,遇到問題你要向內找。聽後有點不是滋味,心想明明是機器的問題,我向內找甚麼呀?經過同修的仔細查找,還是沒有解決,最後只好送維修點。維修人員將機器拆開,發現哪裏也沒問題,可就是墨車不動,整整忙了一個上午最後才發現,原來是一塊小鐵片不動了,用手撥一下,一切恢復正常。這時,我對同修說:看,就是機器的故障。其實是太強調自我、對同修讓我向內找而不服氣的掩蓋。

晚上學習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師父說:「修煉就是向內找,對與不對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我認識到,那就是無條件向內找。以前每學到此我就想:不對找自己,對怎麼還找自己?今天我明白了為甚麼。就像這次機器故障,表面上確實是機器故障,實際上是我有一顆不願意向內找不願意聽同修的意見那顆不平的心,才被邪惡干擾鑽了空子。否則,這次故障就絕不會出現。從此以後,我牢記師父的教誨,對與不對都找自己。可是在實際工作生活環境中,有時在被邪惡干擾後才知道向內找,因此而走了一段彎路,說明自己還是沒有嚴格按法中的要求去做。

今年春天,一位老年同修接任了兒子辦的股份投資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原本以為掛個名並不影響做三件事。可是這名一掛上麻煩事就來了:上年度利潤分配不均、財務賬不能交接等一系列官司把個同修忙的不可開交,跑官司、找律師,根本沒有時間做三件事。看到同修的狀態我便答應在沒找到人之前先幫一下忙。可是幹了幾天就有點吃不消,心裏感到非常累。不但不能做三件事,連做資料也要耽誤了,怎麼辦?為了同修暫時不受到傷害,我就用「善意的謊言」離開了廠。

有一天,小組學完法在去市場購買耗材回家的路上,突然肚子疼的不行,我沒有在意,忍著疼騎著車子往家趕,可是越疼越厲害。我想是餓了吧,急忙吃了點東西,可還是疼痛難忍。就感到心臟部位像被甚麼拼命要揪出來似的。我突然警覺了,是邪惡干擾,解體它!可還是疼痛難忍。得法以前,甚麼樣的病疼我都經歷過,可是這個疼我無法形容。這時我想,我為甚麼不向內找呢?於是,我回想這幾天所言所行:是不是我應該從法理上告訴老年同修,這是邪惡的干擾迫害;是不是不應該繞圈子、應該直截了當的告訴同修我不能在這廠幹了,因為我們有救度眾生的使命。想到此,突然感覺心臟部位有個東西「嗖」的一聲剎那間遛了,接著一股清流流入心田。此刻我的肚子一點疼的感覺也沒有了,就像從沒發生過此事一樣。我知道,是偉大的師尊又一次將迫害我的邪惡瞬間解體了,我站在師父的法像前,雙手合十,止不住的淚水往下流,恨自己不爭氣,讓師父操盡了心。

這次教訓讓我刻骨銘心,只有牢記師父的法向內找,才能不被邪惡干擾,更好的救度眾生。向內找真是個法寶。

本來,還準備在大力度使用真相幣救度眾生方面交流一下自己的心得體會,可是法會投稿截止日期已近,時間已經來不及。這都是平時不嚴格要求自己、不精進的表現,可我沒有主動的衝破它。一次在小組集體學法時,一位同修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在徵稿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多月的情況下,終於使我拿起筆來寫下了證實法過程中的點滴體會,在此感謝給我鼓勵的同修。

以上是近幾年來修煉的點滴體會,如有不當,敬請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