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六年資料點工作的風雨歷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今年四月,明慧網發表了《由七年的資料點生活談我的修煉心路歷程》這篇心得交流文章,仿佛讓我看到了自己和曾經參與各個資料點工作的同修的影子。在正法修煉的今天,大陸資料點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起著重要的作用。另外空間的邪惡也虎視眈眈,處心積慮的鑽做資料同修修煉中的漏,導致許多同修被相繼迫害,有的同修在人間被迫害的已經永遠的離開了我們。幾年來一直是前面的同修倒下了,後面又有人接著做,前仆後繼,驚天地,泣鬼神。回顧這段充滿艱辛和血淚的歷程,留下歷史的見證。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學員,修煉已有十年時間了,由於自己執著心比較多,這些年修煉並不精進,覺得沒甚麼好寫的。前兩天,看了明慧網上一位同修的交流文章,該同修開始和我有相似的想法,但他後來認識到,這想法出自於為私。偉大的大法在度我們,救度著宇宙的眾生,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煉中做正的每一步,都是在證實法,都是給未來留下的參照,為甚麼不珍惜師父賜予我們這寶貴的機緣,真實的記錄下正法修煉的閃光足跡呢?

今年四月,明慧網發表了《由七年的資料點生活談我的修煉心路歷程》這篇心得交流文章,仿佛讓我看到了自己和曾經參與各個資料點工作的同修的影子。在正法修煉的今天,在大陸這種嚴酷的高壓迫害下,資料點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起著重要的作用。另外空間的邪惡也虎視眈眈,處心積慮的鑽做資料同修修煉中的漏,導致許多同修被相繼迫害,有的同修在人間被迫害的已經永遠的離開了我們。幾年來一直是前面的同修倒下了,後面又有人接著做,前仆後繼,驚天地,泣鬼神。回顧這段充滿艱辛和血淚的歷程,留下歷史的見證。

正念闖出勞教所

我得法時比較年輕,由於得法前在常人中經歷過感情的磨難,得法後,我選擇了單身生活。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大法以後,由於色慾方面的執著,以及求魔難的心,讓邪惡鑽了空子,被當地邪惡劫持到勞教所迫害。在邪惡的魔窟,由於人心凡重,執著太強,正念不足,曾遭受了嚴重的迫害。後來,和裏面一些堅定的同修互相鼓勵,通過背法不斷的堅定正念,從魔窟中闖了出來。

情關

由於我一直忽視修掉自己的色慾之心,自己以為已經在這些方面去得很好了,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出現常人中的干擾。我從勞教所回到家以後,以前分手的初戀情人已經跟別人結婚了,但一再的打電話到家裏要跟我見面,被我拒絕了。自己以為往事早已化雲煙了,再不會因他而起任何漣漪。我們兩家挨的很近,隔著一條馬路,從窗戶可以對望。一時間,過去的愛恨情仇一幕幕的湧上心頭,令我輾轉難眠。後來,他又多次打電話到家裏來,把我父母惹火了。我悟到,是否迴避他也是一種情?既然今生與他有過短暫的緣份,是否該跟他講清真相,救度他們夫妻。

我不顧家人的反對,還是跟他見了面。他在常人社會的大染缸中變得市儈而現實,受變異思想的污染,表示過去一直很喜歡我,要和我繼續交往下去,不管自己妻子怎麼想。我向他表示,那段情早已在我的心中煙消雲散了,我是個修煉的人,決不會去傷害一個無辜的女人和即將出世的孩子,我和他之間的差距是天淵之別,不可能再在一起。最後,他從心裏佩服我是一個很好的人,並打消了邪念,但他對大法還存有誤解,比較反對他母親修煉。後來,當地邪惡以我在勞教所沒轉化為由,妄想再次綁架我,我被迫流離失所。在外漂泊的日子,我也找機會給他打電話,跟他講真相,他不再反對大法,也不干涉他母親修煉了。

先行者的悲壯足跡

我去到一個陌生的城市,以前在勞教所非法關押在一起的同修為我安排了住宿。在當地曾經有大型的資料點,一位經濟上比較富有的同修投入了大量的財力,購買了各種印刷設備,做出的資料不但供應當地的同修,還送往省內許多地區。最後,這個資料點遭到當地惡警與外地惡警的聯手破壞,資料點的同修全部被綁架,多人被判重刑。

很快,新的資料點又組建起來了,一位在家的同修負責上網下載資料,有時幫忙維護資料點的電腦,偶爾才到點上一趟,另外五位全是當地和外地流離失所的中老年女同修,長駐資料點參與具體的工作。一次,其中兩位同修在集體講真相時遭惡人舉報,被綁架,並很快被非法勞教,另有兩位同修在去外地維修打印機和辦事時失蹤,資料點僅剩下一位平時負責做輔助工作不會電腦的阿姨,資料點陷於癱瘓。

臨危受命 重建資料點

同修們看不到明慧網上師父的新經文和交流文章,都很著急。我就在心裏對師父發願,弟子不怕危險,願擔當這個重任。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我到了資料點,和那位阿姨同修一起克服了重重困難,買來電腦和激光打印機。由於這之前我對電腦幾乎是一竅不通,那位阿姨也不懂,我常常廢寢忘食的趴在資料點的小屋子裏鑽研技術。在師父的點悟下,我在很短的時間內神奇般的學會了電腦操作、打印、排版、以及給硒鼓加粉等各方面的技術,並教會了阿姨。

我們除了為同修製作師父的新經文、大法書籍、交流材料、真相資料、真相光盤、真相卡片,逢年過節還自己設計真相明信片。我們擔當著為幾百位同修製作資料,我主要負責採購耗材、紙張,編輯排版,打印,送資料,阿姨輔助做裝訂,買菜做飯。

整體配合 營救被綁架的資料點同修

我們一直打聽失蹤的兩位同修的消息,由於她們是被特務秘密綁架的,邪惡嚴密的封鎖消息,外界對她們的情況一無所知。大概兩個月之後,其中一位同修被邪惡迫害致死了,邪惡通知了該同修的單位,只向其單位領導和親人出示了一張該同修的照片,並威脅同修的親人不許對外透露消息,就匆匆的將遺體火化了。噩耗傳來,大家的內心都無比悲痛。我在電腦上打字寫揭露迫害的文章,望著同修的照片,常常淚水不由自主的流下來。回憶起最後與同修在一起的情景,沒想到卻成了永訣。

另一位被綁架的同修的母親已經年近八旬了,也是大法弟子,萬分擔憂女兒的安危,數次去往她們出事的城市打探親人的下落,都沒有結果。後來,我在明慧網揭露迫害的文章中,看到有和該同修關押在一起的同修寫的揭露迫害的文章,稱該同修在失蹤那座城市的看守所被迫害的已經精神失常了,生活不能自理,全靠獄中的同修照顧。大家覺得要儘快將該同修營救出來,需要一位同修陪著那位傷心欲絕的老媽媽去落實同修的下落。

要去魔窟面對邪惡要人,在當時,許多同修生出了顧慮心和怕心,沒有人願意同去。一位協調人建議讓我陪老媽媽去,遭到負責上網同修的反對,他認為我現在從事的工作應該高度保密,不應拋頭露面暴露自己。我思考之後,決定陪同修去營救親人,決心下定之後,胸中縈繞著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悲壯情懷。去之前,我們和當地的同修約定好,大家高密度為我們發正念。

我和老媽媽長途跋涉,在陌生城市的公安局、勞教委、信訪辦、看守所、同修所在地派出所、單位之間奔波。邪惡上下串通一氣,掩蓋被迫害同修的情況。在看守所的接待處,我將同修的姓名、工作單位等情況寫在紙條上遞到窗口,那位中年婦女模樣的胖警察草草的看了一下,說沒有這個人。我和老媽媽坐在大廳裏發正念,我向那些圍著我們兜售日用品的小販講真相。小販很同情我們,說那得趕快想辦法將人弄出來。

我再次將紙條遞給另一個窗口的一位年輕男警察,他很耐心的在電腦上查找,最後將同修被非法關押的監室號寫在那張紙條上給了我。我問警察是否可以送些日用品進去,警察說可以。我們在看守所旁邊的小食店吃午飯,我以第三者的口吻向店主和顧客講真相,說我大姨是一個多麼好的人,出差就失蹤了,抓了人也不通知家屬一聲,害的我們擔驚受怕了幾個月,她們的一起的同伴已經被害死了,現在我大姨被害的精神失常了,他們還關著她不放人,這是甚麼世道!大家都很同情我們的遭遇。看守所旁邊有個律師事務所,我們進去諮詢,順便跟律師講真相。律師用筆記本記錄下大概情況後,說他不敢接這個案子,法輪功的案子很特殊。

我們到旁邊的小賣部買了棉衣、棉褲和日用品,我將身上的毛衣脫了一件下來,一起給同修送了進去。天上飄起了雪花,刺骨的寒風幾乎將我凍僵,一路攙扶著老媽媽,我們登上了歸途。

回來後,我將找尋同修的經過寫成揭露迫害的文章,發往明慧網,曝光邪惡。後來,在同修的共同努力下,借助常人的法律途徑,同修被成功營救出來了。同修全身長滿了疥瘡,原來的一頭黑髮幾乎全白了,視力模糊,神智時而清醒時而不清醒,清醒的時候反覆敘述她們遭綁架和酷刑折磨的經過。

以一當百挑重擔

後來,那位阿姨因為要回原單位辦理退休手續,離開了資料點,資料點所有工作都落在我一個人肩上。為了保證資料點的安全,一般情況協調人不到我這裏來,由我負責將資料送出去,我與當地其他的同修幾乎是隔絕的。我常常忙的顧不上吃飯和上廁所,有時從早到晚才吃了一頓飯。我將門窗緊閉,從早到晚不停的打印資料,加碳粉、打印、裝訂、睡覺都在幾平方米的臥室裏。特別是夏天,電腦、激光打印機和封塑機一起運行,密室裏悶熱異常。我就打印一會兒,稍歇一會兒,將臥室的門打開透一下氣,然後接著幹,常常弄的滿身滿臉的碳粉,咯出的痰都是黑黑的,十多天才有空洗一次澡。曾有到過點上來的同修說他在那屋裏呆兩分鐘都受不了,可我長年累月已經習以為常了。由於太忙,常常是起早貪黑的忙上一個星期,才能抽出空來學法。

學法跟不上,人心會泛起,埋藏的很深的色慾之心被另外空間的邪惡鑽空子,初戀的一幕幕如放電影般在腦海裏閃現。有時,自己還會沉浸在其中不願自拔。我才深深的體會師父在講法中說的:「難耐的寂寞是人最大的一個危險,也是修煉中最大的一個難」(《北美首屆法會講法》)。由於自己色慾方面的執著不去,出現在人中的干擾,就是有的未婚的男同修想跟我交朋友。自己在這方面並沒有從法上提高昇華上去,而是怕談戀愛和結婚影響自己修煉提高,怕掉下去,死死的用人心抗拒著。另一方面,又憧憬著能遇到一位各方面符合自己觀念,同時在修煉方面比較精進的男同修相伴左右,浪漫但不過常人的生活,又不影響修煉多好啊。我這種隱蔽很深的對常人美好生活的嚮往,也成了邪惡鑽空子的地方。後來,發展到有的協調人、其它一些資料點的同修,甚至賣耗材的商家都主動要為我介紹男朋友,我都委婉的拒絕了。同修佩服我修得好,這麼年輕居然不想交男朋友,自己也認為自己的色慾之心不是那麼太強了吧,內心還有點沾沾自喜。

幾年裏,我所認識的各地區做資料的同修,絕大多數是年輕同修,許多同修到了成婚的年齡,由於邪惡的迫害,失去了安定的生活,被迫流離失所,有的在色慾方面的執著長期不去,被舊勢力放大,有的在男女關係上犯了錯,許多資料點的同修被迫害跟色慾方面的執著太強有關。師父告誡我們:「我說舊勢力的干擾,你們想沒想過?這也是這種牽制的因素啊!舊勢力、舊的宇宙把甚麼東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間的不檢點,這個東西看的最重。」(《洛杉磯市法會講法》)所有參與資料點工作的同修,一定要重視修去自己的色慾之心。

學上明慧網

看到明慧網上倡議資料點遍地開花,希望大家都來學上網,我萌生了學習上網的念頭,就跟負責下載資料的同修說。同修卻認為沒那個必要,他比較精通網絡,由他給我下載資料又安全又省事。我的出租屋一室一廳總面積才十餘平方米,而且臥室堆滿了機器設備和耗材,根本不能讓通訊公司的人進去。於是,我跟一位協調人商量,把寬帶網安在她家裏,這樣既隱蔽,又能保證資料點的安全,她還可以學上網。她反覆幾次之後,最終同意了。我們添置了一台電腦,由下載資料的同修通宵熬夜給安裝好系統,同修答應下個週末來教我上網。幾天之後,該同修在一次大庭廣眾之下講真相時遭惡人舉報,被綁架,並被非法勞教。

我從來沒上過網,據說上明慧網只要雙擊一個鴿子圖標的自由門軟件就行。我嘗試著打開了明慧網,但不會下載文件,經常是費了半天勁,下了一大堆資料,點開之後甚麼都沒有,看著資料卻下不下來,我急的不行。後來,慢慢的我會下載資料了。

不能形成整體是一個很大的漏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當地一些同修陸陸續續建立了一些資料點,由於不注意安全等各種原因,常常有資料點被邪惡破壞,同修被綁架的事件發生。當時,自己人為的給自己畫了個框框,想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自己在技術方面比較有特長,就負責技術工作吧,協調工作還是讓別的有這方面特長的同修擔當吧。殊不知這正是邪惡鑽空子的地方。誰敢於在家裏存放真相資料誰就是協調人,幾乎成了當地一個墨守成規的慣例了。一些協調人的修煉狀態欠佳,有的甚至人心凡重,跟不上正法進程,協調人互相之間以及與同修之間矛盾重重,嚴重的內耗。當地同修整體上比較散,很少整體配合講真相,講真相還是三三兩兩或者獨個同修自發的做,時不時有同修因發資料或講真相遭迫害。我一直盼望著有一個修煉精進的同修出現,帶動大家精進起來,卻忘卻了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員,同樣有責任使整體昇華提高。也正因為我在這些方面的認識不足,在後來推動資料點遍地開花過程中困難重重,不盡人意。

推廣技術的艱辛之路

從開始參與資料點工作以來的幾年時間,對於各方面技術,我基本上是靠自學,其中有師父的慈悲啟悟,將我這些方面的智慧開啟,也有自己廢寢忘食的投入,有時為弄懂一個技術上的問題,甚至通宵達旦,付出了巨大的艱辛。對於我來說,學習技術有一種緊迫感,希望自己儘快的能獨當一面,能教會更多的同修,讓當地能形成資料點遍地開花的局面,避免少數做資料的同修長期陷於忙忙碌碌的狀態中,一次次的讓邪惡鑽空子。當地也屬於經濟比較發達的地區吧,許多同修家都有電腦,精通電腦的同修也大有人在,但這部份同修卻沒能邁出小圈子,把技術教給更多的同修,起的作用往往陷於自己的家庭資料點或小範圍內。

我找到一些具備做資料條件的同修,跟他們交流,希望他們能參與進來,為做資料的同修減輕壓力。有幾位同修最後同意參與。我忙著為各個點購買電腦、打印機等必需的設備,為了保密,都是我一人打出租車將這些設備運到各個點上,晚上抱著幾個紙箱爬黑黑的樓梯,不注意摔在梯子上,當時的感覺就一個字──「累」。接下來,就是馬不停蹄的到各個點上教打印等基本技術。這些同修雖然形式上參與了資料點的工作,但依賴性都比較強,聲稱他們不方便購買紙張等,要我幫他們買。

我知道資料點遍地開花的意義不在於多了幾個資料點這種形式,各個資料點的獨立運作對於保障資料點的安全也是很重要的一環。我寬容的想,暫時我幫他們一段時間,相信同修在法上提高之後就會想到自己想辦法解決這些困難。那段時間可以說是忙的恨不能分身有術,各個點上的同修遇到技術上的問題,都要放在那等我去解決,打印機出故障了,硒鼓有問題了,噴墨打印機的連供有甚麼問題等等,經常是剛從一個資料點上解決完問題,又要趕往另一個點,甚至深更半夜還騎著自行車餓著肚子在趕路。我跟有的同修說,你學一下拆裝硒鼓吧,以後硒鼓有問題了可以自己解決。同修表示我不想學,有你弄多好啊。明慧網上有同修的交流文章中提到,希望大家珍惜做技術工作的同修,不要大小事都依賴技術同修,讓同修長期忙忙碌碌,不能靜心學法,最終被邪惡鑽空子迫害。我所認識的做技術工作的同修,大多狀態不太好,與大家過份的依賴技術同修有關。

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奇蹟

這幾年,我曾不止一次身陷險境,在資料點被惡警包圍,或孤身在外,提著大包小包的耗材遭遇特務的跟蹤,但憑著對師父和大法的堅信,哪怕最後一刻也不放棄正念,使我一次次從魔掌中化險為夷。有的做資料的同修,遇到設備有故障了喜歡找技術同修解決,其實,很多技術上的問題是修煉當中的問題反映在設備上,只要靜心向內找,正念解體邪惡,自己是有能力解決的,雖然同修設備有問題了愛找我,總想讓我用人的辦法給弄弄。一般情況,同修叫了我我都會去,弄得自己很忙。但我自己的設備出故障,許多時候是靠正念解決的,回憶自己最近有甚麼執著心翻出來了,是否沒有引起重視,找到執著,決心一定做好,一切就好了。有時候,找不到原因,我就想到求助師父,有幾次都是眼看不行了,不得不送維修部了,在求過師父之後,設備立即恢復了正常。

編輯揭露當地邪惡的真相資料

明慧網先後兩次發表了師父對學員文章《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的評語,我認識到揭露當地邪惡,解體當地另外空間支撐惡警、惡人的邪惡因素,制止惡人行惡的重要性,開始學著編輯當地的真相資料。剛開始的時候,技術上不太熟練,都是將明慧網上下載的真相資料,去掉其中的一篇報導,換上當地的揭露迫害的文章。後來,我注意收集網上各地區同修編輯的地方真相資料,琢磨同修是怎樣編輯構思的。慢慢的,我可以自己構思組合材料了,在明慧同修的無私圓容下,資料編排的越來越美觀,不但有單張資料,還有小冊子,針對營救同修的特刊等。當地的洗腦班存在幾年時間了,裏面的惡人喪心病狂的迫害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有同修被毆打成重傷,有的被強迫注射毒針留下嚴重後遺症。於是,我在一期小冊子裏深入詳細的揭露了當地洗腦班幾年來的罪惡,在當地廣泛散發。一位曾在洗腦班參與迫害的惡警看到小冊子後,對同修說你們把我弄上惡人榜了,後來,經過同修對其講清真相,該警察和家人都退出了惡黨組織。

我發現,省內一些比較大的城市還沒有當地的真相資料,於是,在明慧網上倡議這些地區資料點的同修重視編輯自己當地的真相資料。看到明慧網上的倡議,有的地區的同修開始編輯當地真相資料了,從發表的資料來看,技術上很嫻熟,完全有能力編輯當地真相資料,只是同修原先沒有重視而已。還有的地區一直遲遲沒有動靜,我就主動的為這些地區編輯真相資料,到明慧網上收集那些地區的迫害情況,編輯成一期期的地方真相資料,經明慧網的同修把關之後,絕大多數都發表了。我沒有寬帶網,是用的無線網卡上網,網速是比較慢的。我記得以往發一個幾十KB的附件都很困難,在我開始編輯真相資料之後,單頁資料一般都有幾百KB大小吧,有時候小冊子裏的插圖太多的話,一個壓縮文件會超過一MB,但都能成功的將郵件發送到明慧編輯信箱裏。有時候,另外空間的邪惡干擾,郵件發不出去,我就在心中呼喚師父,請師父加持,很快就能發過去。

回顧這些年,自己表面上忙忙碌碌的做了不少事,由於法學的少,很多時候陷於一種常人做事的狀態中,使很多事情做起來並不神聖,事倍功半。當另外空間的邪惡利用著人心凡重的同修在同修間製造間隔,致使少數同修對我產生誤解,無端的指責、造謠時,自己沒有做到以一個修煉人的心態平靜的面對,像師父教導的那樣遇事向內找,而是委屈、憤怒、怨恨、針鋒相對等等人心泛起,一次次失去了提高昇華的機會,使整體失去了走向成熟的機會。自身久久不能放下的執著,被另外空間的邪惡利用著,放大著,令自己信心受挫。一天晚上,我夢到自己和另一位資料點的同修一起往下掉,我在夢中大聲的呼喚師父,一種力量托著我們向上升。我一次次在心裏對師父說,弟子一定能做好,一定不辜負師尊為度弟子所付出的一切,一定要向師尊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有同修稱,寫心得文章的過程,是放下觀念昇華的過程。正法修煉的這些年,自己在證實法的道路上雖然經歷了很多風雨,但一旦要寫的時候,卻覺得無從寫起,大腦空洞洞的感覺,詞不達意,邪惡干擾的很厲害,將電腦系統弄壞了。我將系統從新恢復了,接下來的兩天,越寫越明朗,回顧過去,是為了找出不足,總結經驗教訓,使今後證實法的路上少走彎路。

感謝師尊的慈悲呵護和苦度!感謝明慧網給了我這樣的機會找到自己的不足,使自己在未來的修煉道路上更加精進。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