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兒園教師和出納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四川省德陽市中江縣大東街幼兒園職工、高級教師漆小平與出納兼總務王小梅,二人因修煉法輪功,多次被騷擾、威脅、株連、非法關押,後在被送往勞教途中走脫,被迫流離失所,又於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再次被惡警綁架,關押至今。

漆小平,女,漢族,現年四十九歲,四川省德陽市中江縣大東街幼兒園高級教師,二零零零年獲德陽市骨幹教師稱號。王小梅,女,漢族,現年五十一歲,四川省德陽市中江縣大東街幼兒園任出納兼總務。她倆堅持法輪大法信仰,遭到長期迫害。下面是她倆經歷,從中我們可以看到身處當今的中國大陸,要想堅持自己的信仰,卻可能隨時面臨著失去親人、朋友、同事、工作、家庭等等的危險,要想做一個好人、或是更好的人真的很難。但是無數的法輪功學員依然在堅守著,面對強權與暴力鎮壓,他們表現出了大善、堅韌和不屈,在這善與惡的強烈對比下,我們更加看清了這場針對法輪功信仰的迫害的荒謬與邪惡。

大法修煉 道德昇華

漆小平修煉前患有嚴重的腎、脾、氣血虛症(經常虛弱浮腫)和長期的坐骨神經痛(打封閉針也不管用)、失眠等多種疾病。一九九七年七月,她開始修煉法輪功。幾個月內所有疾病不治而癒。王小梅曾患有嚴重的腦血管堵塞引發的偏頭痛、三叉神經痛,連坐車、睡覺頭上都要纏毛巾。她是九八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煉功三個月後此病不翼而飛。此後單位裏只有她們兩人整年累月沒報過一分錢醫藥費。

修煉後,她們被《轉法輪》中「真、善、忍」的法理和教人重德向善做好人、時時事事為別人著想、無私無我的法理深深吸引著。她們心態開始變得祥和,工作上發自內心的盡職盡責,無微不至的關愛班上的每個幼兒,體諒家長和同事;在家庭中盡最大努力去孝敬婆婆、體貼關心丈夫和孩子,不再計較個人得失與回報,而是按法輪功師父的要求在任何環境下都要做一個好人。王小梅任出納兼總務,煉功後做到不貪不佔、不坑國家、單位和他人,她們拒收所有家長敬送的禮品、禮金,有公務勞動和扶貧捐款,她們總是盡自己所能吃苦在前、多多付出。她們踏實的工作和真誠善良的為人,贏得了廣大家長、同事、親友和社會的一致好評;漆小平於二零零零年獲德陽市骨幹教師稱號。

堅持信仰 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日九點過,中江縣國安科許志誠、何顯田(音)來到中江縣大東街幼兒園(以下簡稱東幼),要求幼兒園領導把漆小平從正在組織幼兒活動(暑假班)的崗位上叫到辦公樓,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搜查了她的辦公桌,一無所得後又叫她跟他們到城關派出所。所長黎兵(音)到場,何顯田記錄。許志誠問漆小平:×××(正被他們關押的一名法輪功學員)家裏的電話上為甚麼有你的傳呼號?漆解釋說:我們修煉法輪功的人是按照師父教導的「真、善、忍」法理做好人,朋友之間發傳呼、打電話沒有違法……。許志誠、黎兵立即打斷漆小平的解釋說:「還在說法輪功的好處,看來也是個死硬分子。」接著他們通知了幼兒園園長李曉惠、教育局副局長吳燕,後來又陸續叫來了漆的丈夫和孩子、親屬及幼兒園其他幾個領導。

一系列株連、高壓恐嚇

黎所長當著漆小平剛參加完高考後的孩子和滿屋的親屬、單位領導大聲說道:「漆老師,按‘上面的政策’(指江××的指令),外婆煉了法輪功,外孫想當兵、上大學都搞不成。聽說你兒子今年才高考了,如果你還要堅持煉法輪功,你兒子上大學要想過我這一關就不能行。」接著吳副局長和李園長又說:「你要再堅持煉法輪功,按上面的政策,不但你的工作要受影響,你丈夫梁老師的工作和全縣教師、包括退休教師的工資、地方補貼都要受影響,還牽扯到你孩子升學和親朋好友的問題。」

緊接著教育局和幼兒園針對漆小平和王小梅煉法輪功,成立了所謂的「幫教組」,安排了具體的「幫教」日程,要求她們徹底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安排了近一個月的暑期,每天看誹謗法輪功的宣傳材料,每天必須寫一篇詆毀大法、違背事實和良心的認識,並向「幫教組」成員彙報。在這期間,教育局停了漆小平丈夫的正常工作,安排他每天在家或戶外跟蹤監視自己的妻子,限制她的自由、監督她寫「認識」。

八月二十三日下午三點多,在全園教職工返校大會上,李園長叫漆小平和王小梅做放棄煉法輪功的發言。王小梅總結了近期工作,表示今後仍按「真、善、忍」做個好人。

由於兩人不願放棄福益身心的法輪功修煉,更不願違背事實和良心順從不明真相的上司辱罵法輪功,也不願在教職工大會上做違心的發言表態、說假話,新學期開始,李園長在會上宣布:「漆老師和王老師的工作暫不安排。」於是學校取消了王小梅原任的總務、出納工作,取消了漆小平任原班的一切教務工作和教師資格,安排她們臨時工作或承擔缺勤保育員的工作。

幸福家庭遭強行拆散

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月是漆小平全家人最難熬的兩個月,全家每天都在極端痛苦和緊張中度過,真的是度日如年。江××和中共在這場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中,實行的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極端恐怖政策。面對這場迫害,漆小平不忍再眼看著家人在痛苦中煎熬,為了避免株連政策對丈夫和孩子的迫害,讓他們能正常的工作、升學,到了八月底,善良的漆小平無奈選擇了與丈夫辦理離婚手續,隻身一人帶了少許生活用品,離開了多年辛辛苦苦操持的家和孩子。一個原本和睦幸福的家庭,在江××造假迫害法輪功的一系列株連政策的威逼下,被強行拆散了。

邪惡洗腦班

九月二十三日上午九點,李園長、吳副局長、教育局「幫教組」黃全鐙連同國安科許志誠、遊中林和城關派出所黃英等,當著送幼兒入園的眾家長的面,把漆小平和王小梅從幼兒園綁架到「德陽市轉化班」,李園長說:「你們先在這裏學習一個月,這裏每人每月伙食費四百五十元,從你們的工資中扣除。」實際長達三個多月。

所謂「德陽市轉化班」,其實是德陽市收容所改掛的「德陽市崇尚科學法制學校」的另一塊招牌。在「轉化班」裏,王小梅和漆小平與其他十幾名法輪功學員成天被關在昏暗潮濕的禁閉室,限制人身自由,被強迫聽誣陷、詆毀法輪功及創始人的課,及威脅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文件。「轉化班」使盡各種招術都達不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他們就誘騙家屬給他們簽「保證」,他們還偷拍法輪功學員的照片,在他們編寫的虛假文章上作插圖,登上《德陽日報》、《四川法制報》,用來詆毀法輪功,進而粉飾「轉化班」,達到欺上瞞下、撈取政治資本和獎金的目地。

為了抵制無限期的非法關押迫害,抗議「轉化班」造假欺騙毒害世人的行為,法輪功學員分別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三日至二十五日兩次集體絕食、絕水反迫害,到十二月二十五日漆小平已連續絕食、絕水七晝夜。十二月二十五日(「轉化班」徹底解體的最後一天)李園長和許冬梅主任才與凱江、玄武派出所的人來接王小梅和漆小平,回到縣城還強迫她們到各自戶口所在地派出所辦理限制人身自由的手續。車到縣城已近中午十二點,王小梅被強行帶到凱江派出所拍照、填寫保證,她沒有配合;李園長不顧漆小平已連續絕食絕水七天瘦弱的身體,仍叫許冬梅等將她直接送到玄武派出所交給兩個值班人員,要求他們看管漆小平到下午三點辦完手續(即:拍照、填寫保證每天上下班或出門必須到所裏簽字打招呼)後,才能回家。對這一無理要求漆小平給予了拒絕,機智的提前走了。

停職、綁架與關押

二零零二年一月四日元旦節假後的第一天,也是倆人從「轉化班」回到東幼上班的第一天,李園長安排漆小平準備布置教學樓的壁畫,王小梅去聯繫購買磁性黑板,可上班不到二小時,李園長又把她倆叫到她的辦公室,告訴她們:「你們現在回家去上班,每天叫值班領導到王老師家裏來打考勤。」倆人心裏很明白,這是害怕她們向同事和家長揭露迫害真相。

二零零二年一月八日上午,幼兒園派辦公室的張老師到王小梅家叫她們倆到學校去一趟。她們到幼兒園不到半個小時,國安科許志誠、遊中林就趕到了,許志誠把漆小平帶到玄武派出所,遊中林把王小梅帶到凱江派出所,各針對一張不乾膠標語對她們進行非法審訊。在玄武派出所辦公室,許志誠拿出一張小不乾膠,他和玄武派出所的鄧小剛追問漆小平是誰寫的?漆小平告訴他們:「敢寫這些真話的人真是偉大的人。」同時聲明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二日在公安局幹警何顯田寫的有「與法輪功決裂」的記錄上被逼簽的字作廢。

整個一中午他們沒有達到目地,中午下班他們不讓漆小平回家,並叫三個大男子漢強行用手銬把她銬在門衛室的鐵窗上,直到下午五點過才解開手銬,要她上車,非法把她們送到南門外看守所。看守所的謝九週(女)要求倆人報姓名、住址作登記,倆人告訴她:「我們沒有做任何錯事,我們沒有罪,不該在這裏。」謝九週叫來一名姓修的男管教,拿著一根「狼牙棒」強逼她們用頭去頂牆,她們不服從,他就用警棍打她們的背,她們仍不服從,他馬上又叫來兩個人,拿了四副手銬,把她們強行銬在看守所壩子裏的雙槓架上成「大」字形,謝九週說「你們不服,今晚上就銬你們一晚上,凍你們一夜。」直到第二天開早飯,整整二十四小時沒讓她們進一點食水。

幾天後,謝九週要她倆配合她寫甚麼教育記錄,漆小平善意的對她說:「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在做好人,不說假話說真話,沒有錯,更沒有罪。」當問到親屬的情況時,漆小平不願親屬受牽連,不想回答她,她就有意刁難,給四個法輪功學員每人安排了一般犯人三倍有餘的奴工活,當著全號室的人宣布「到時完不成就收拾你們。」結果中途走了一名學員,少人不減工作量,謝九週乘機把法輪功學員叫到監室外,當著大壩子裏遊動的人,狠毒的分別打了她們十多警棍,同時還喘著氣說:「都說打了法輪功要遭報,我打了那麼多法輪功又沒遭報啦。」幾個法輪功學員整個腰部下方被她打腫呈血紫色,半個多月不能仰睡,不能坐板凳,但每天還必須做十二至十四小時的奴工產品,看守所非法關押她倆一個月,期間遊中林分別提審她們各兩次。

非法勞教 走脫後遭通緝 流離失所

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下午,看守所的人把漆小平和王小梅從監室分別叫到辦公室,未經任何法律程序,遊中林叫看守所辦公室的人員要求她們在「資中楠木寺」勞教一年的決定書上簽字,被她們拒絕。第二天早上八點多,謝九週通知倆人收拾東西,用一副手銬把漆小平和王小梅的左、右手連銬在一起,強行叫她們上車,要押送她們到資中楠木寺勞教所。但是說來也神奇,在高速路上駕駛員三次迷路,上不到去資中的分路車道,直到中午十一點過,在車停於加油站時,漆小平和王小梅成功走脫了。

在中共十六大前,不明真相的中江縣政法委書記胡嘉仁迫於上面的壓力,責成國安科以懸賞萬元的金額通緝倆人。為了不再縱容這種公然違反憲法的迫害;為了不讓家人再被株連;也為了不再給這些參與迫害者繼續幹這種傷天害理、害人害己之事的機會,倆人被迫離家流離失所,期間的種種艱辛與苦難這裏就不細述了。

再次遭非法綁架、關押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上午漆小平和王小梅在中江富興鎮講述法輪功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密,鎮派出所惡警將她倆非法關押約一週後,又送至中江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後被法院秘密非法審問過幾次,她倆只向法官講大法好的真相。

王小梅被非法關押後,警察曾幾次到她家去騷擾。在九月十九日上午,王小梅年近八十歲的老母親家及親戚家去了好幾輛警車,一行十多人(估計是德陽和中江的國安、國保人員)對其家進行搜查,結果甚麼也沒搜到。卻給王小梅的家人(特別是高齡的老母親)造成很大的傷害,當地的老百姓也惶惶不安,影響惡劣。

通過漆小平和王小梅遭迫害的經過,我們可以看出,中共利用著手中的權力操縱著整部國家機器對法輪功學員犯罪,教書育人的教育系統也沒能逃脫中共的魔爪,連幼兒園也沒能倖免。它已經使眾多的人在這一過程中成為行惡者,儘管其中大部份人是因為害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失而昧著良心被動的執行著迫害的政策,充當著邪惡的工具與幫兇。然而天網恢恢,善惡必報,這是天理。希望所有還不明真相的人趕快了解一下法輪功到底是怎麼樣;再看看中共又是怎樣的。現在有本風靡全球的奇書,那就是2004年底大紀元時報發表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該書從各個層面深刻揭示了中共的欺騙、暴力、邪教和流氓本性,由此引發前所未有的退黨大潮,如今已有四千多萬明白了真相的人們退出了中共這個對中華民族、對中國人民犯下太多罪惡的邪靈。希望大家能用自己的良知與智慧做出判斷,摒棄邪惡,選擇善良。人的境遇可以不同,但正義應該常在,良知應該永存。在此呼籲海內外各界正義人士伸出援手,幫助身處牢獄的漆小平和王小梅等無數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讓我們共同來抵制這場迫害、結束這場迫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