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杞縣大法弟子張明同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河南省杞縣大法弟子張明同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多次被邪黨綁架、非法關押、非法勞教、非法判刑,受到種種的酷刑折磨,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從勞教所被接回時全身癱瘓,不省人事。在邪黨人員騷擾與恐嚇下,於二零零八年十月二日下午含冤離開了人世,終年54歲,兩個兒女還未成年。

親友、鄉鄰無不為他的早走而難過,嘆息、落淚,村民議論紛紛,有的說:「多麼好的一個人呢,就這樣被邪黨活活折磨死,這年頭不流行好人呢。」有的說:「那麼多當官的貪污腐敗沒有人管,黑社會橫行沒有人問,人家煉法輪功修煉真、善、忍做好人,卻遭這麼大的迫害,真是沒有天理啦。」

大法弟子張明同,是杞縣沙沃鄉沙沃北村村民,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之前,身患多種疾病,特別是腦梗塞,相當嚴重,久治無效。他脾氣很不好,有名的「老槓頭」,好喝酒,好賭博,經常與別人吵架。家庭不和睦,和妻子經常爭吵,用他自己的話講:是一個很差勁的人。修煉大法後不長時間,滿身疾病奇蹟般的消失了,惡習改了,脾氣也好了,有名的「老槓頭」變得忠厚老實。他處處以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對人真誠、寬容、先他後我,與人不爭吵,助人為樂,事事為他人著想,家庭和睦。了解他的人都說:「張明同修煉了法輪大法真是脫胎換骨,像換個新人。」

由於他的巨大變化影響下,與沙沃鄉鄰近的幾個鄉如:湖崗鄉,蘇木鄉,葛崗鄉等多個鄉村的村民上千人走上了修煉真、善、忍的道路,好人好事層出不窮。張明同和當地的法輪功學員每年交公糧都是把最好的麥子曬乾、撿淨,交給國家,這是有目共睹的,鐵的事實,包括沙沃鄉政府很多部門也是不能不承認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惡黨江澤民集團非法取締了法輪功,利用殘酷卑鄙的手段,動用全部宣傳機器造謠、誣陷、謾罵法輪功。張明同為了給法輪大法討公道,為了講清大法真相,為了國家,為了民族的未來,幾次上訪,遭到種種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去省城上訪證實大法,被縣公安局用車拉回,非法關進縣看守所,遭到酷刑迫害,如:蹲馬步、背銬、戴重腳鐐、打耳光,非法關押一個多月才放回。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張明同去北京上訪,被杞縣「610」(江氏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和公安非法從北京劫持回杞縣,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受盡酷刑折磨,如:殺繩、背銬、遭犯人每天的毒打。大冷天惡警把張明同扒光衣服,拉到公安局頂樓大會議室,打開了門窗,打開風扇,凍了長達3個多小時。張明同為了反迫害,絕食多天,才被放回。

二零零零年五月,張明同又一次去北京上訪,又一次被杞縣「610」和公安從北京非法劫持回,非法關押在杞縣看守所幾個月後被批捕。由於肉體和精神受盡了酷刑折磨,得了高度貧血症,只剩下幾克血,生命垂危,被暫時放回家。在他身體稍有好轉後,又被縣「610」和公安綁架到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到密縣監獄關押。

刑滿回來時,張明同身體極度虛弱。經過在家學法煉功,身體才逐漸恢復了健康。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二日,邪黨以快開奧運為由綁架了很多大法弟子,張明同是其中的一個。八月十二日夜裏一點左右,杞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原大隊長劉洪濤伙同沙沃鄉派出所原所長李向陽等幾個惡警竄到張明同家中,沒有出示任何證件,也沒有任何理由把正在睡覺的張明同強行綁架,非法關押在杞縣看守所迫害,幾天後勞教一年零九個月,送到臭名遠揚的河南省許昌勞教所迫害。

在勞教所裏,張明同吃盡了苦頭,身心受到很大摧殘:強行洗腦,不放棄修煉不讓睡覺,遭到吸毒犯人的毒打,惡警的酷刑折磨,強制加班,超負荷勞動,吃不飽飯。張明同被折磨得血壓升高,腳手麻木,生活不能自理,但勞教所仍不放人。直到全身癱瘓,不會說話,不省人事,於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才讓家人接回。

回來後,經過家人的精心調養,張明同有了好轉,腳手會動,也能說話了,也能學法了,還能煉功。通過張明同不斷的學法,煉功,身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自己能下床,拄著拐杖走路,自己能上廁所,自己能吃飯,生活基本能夠自理。但是邪黨迫害法輪功沒有停止,快開奧運時,當地派出所,受縣「610」和公安局的指使,多次去張明同家裏騷擾,恐嚇,說甚麼「你還信法輪功嗎?你既不能學,也不能煉,也不能信,否則還把你抓走。」

有一次幾個惡警闖進他家,見張明同躺在床上看書,上前就奪並恐嚇說:「你還看呢,還得把你抓走關進去。」眼看,通過學法煉功身體慢慢好轉的張明同,因多次受到惡人的騷擾、恐嚇,精神一天不如一天,病情逐漸的惡化,於二零零八年十月二日含冤離開了人世。

一個處處為他人著想的善良農民,由於不放棄自己的信仰,在邪黨長達近十年的迫害和恐怖中,最終被奪走了寶貴的生命,過早的離開了人世,原本好端端的一個家庭破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