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志信遭折磨致殘,奧運期間被迫害離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山東省濰坊安丘市法輪功學員馬志信,遭中共邪黨迫害致殘後生活不能自理,全靠妻子和七十五歲的父母老人的精心護理。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奧運之際,妻子被惡黨警察綁架關進看守所,馬志信病情惡化,於八月二十一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九歲。

馬志信,山東濰坊安丘市趙戈鎮(原擔山鎮,已撤銷)北院莊村人,原擔山鎮農修廠副廠長兼業務科長,原來身高一點八米、體重近二百斤。一九九八年馬志信、張振芳夫妻開始修煉法輪功,自從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巨大。

自九九年「七•二零」惡黨非法鎮壓法輪功九年來,馬志信為了堅持信仰法輪大法「真、善、忍」做好人,二次進京為法輪功說明真相,多次被非法綁架、四次被關進安丘市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四月在流離失所中被非法綁架、關進安丘市看守所遭迫害致殘,妻子被非法判刑五年,家人及親戚遭株連迫害。先後被劉江、張進孝、李昇華等惡徒非法勒索人民幣共計六萬九千八百四十二元,這些錢大部份都是馬志信的親戚朋友給借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馬志信和妻子張振芳被擔山鎮惡黨政法書記劉江等不法人員非法綁架、關押在鎮洗腦班迫害。同年十月,馬志信、張振芳夫妻進京為法輪功說明真相,在天安門廣場被劉江和鎮派出所惡警凌兆全非法綁架、劫持到安丘駐京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黑窩,將馬志信身上五千七百一十元現金全部洗劫,又把他和妻子分房間進行迫害,第二天,把他們夫妻綁架到安丘看守所。

馬志信被非法關押在安丘市看守所三十天後,又被擔山鎮惡黨邪惡之徒劫持到擔山鎮關押、洗腦迫害。妻子張振芳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後,從拘留所直接劫持到看守所關押了三十天後,被擔山鎮惡徒從安丘市看守所直接劫持到擔山鎮關押、洗腦。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擔山鎮惡徒劉江從馬志信內弟身上敲詐勒索了二千元。

馬志信、張振芳夫妻此次進京上訪期間,惡警們非法洗劫了家裏的放像機一部,摩托車兩輛,其中一輛光陽一二五,價值一萬三千元,被原擔山鎮派出所惡警宋××騎夠後,又給他老婆騎著上班;一輛重慶八零,被原擔山鎮派出所司機小高騎著,二零零五年才要回,已是廢車一輛。

馬志信、張振芳夫妻被擔山鎮惡黨不法人員非法關押在該鎮期間,受盡了邪惡之徒的非人折磨。寒冬臘月,零下十五度左右,馬志信被迫睡在一間屋裏的膠合板上,妻子睡在另一間屋裏的破席上,惡人們不給被子蓋,惡徒周松山到最冷的時候晚上還故意把窗子打開,李顏伍把馬志信的水杯打碎了。每天只給吃一個他妹夫送來的火燒(燒餅)。惡徒劉江還對馬志信的兩個妹夫進行威脅恐嚇,逼迫他的兩個妹夫和其他十餘人進行輪流迫害,惡徒們見他們夫妻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大小便也不讓出屋。劉建昌還隔三差五的打罵。馬志信夫妻被擔山鎮惡黨非法關押了很長時間,臨近過年了還在遭受迫害,最後連看管的不法人員都要回家過年時,劉江向家人非法勒索四萬零一百三十二元才放馬志信、張振芳夫妻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馬志信夫妻再次進京為法輪功說明真相,在北京被安丘市惡警非法綁架到安丘市駐京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黑窩,馬志信拒不配合邪惡,惡警張金濤和凌兆全抬著馬志信從六樓到四樓,拳打腳踢,一腳踢在他的頭部,只覺得一陣頭暈,眼都黑青了。途經山東省博興縣某鎮派出所時,惡警們停車喝酒,把馬志信夫妻反銬在水泥柱上,又打又罵,直到惡警們喝完酒後,又把馬志信夫妻劫持到安丘看守所。馬志信被關進安丘市看守所後,絕食、絕水反迫害,奄奄一息時,惡人才放他們夫妻回家。回家後,原擔山鎮惡人劉江就在他家門口非法搭建了一間小屋,派十多人輪流值班,非法看管,不准離家半步。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馬志信夫妻正在農田鋤地,惡徒劉江帶著二輛車,派出所的全部惡警和其它部門的惡徒,共計二十多惡徒,到他們農田的玉米地裏,再次綁架了馬志信夫妻,把他們劫持到了安丘市拘留所,在安丘市拘留所被非法關押了十五天。

出來後,馬志信夫妻被迫流離失所。家由七十多歲的父母給看管著,女兒在安丘市一中上學,全靠父母及孩子的姑姑們照顧。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馬志信夫妻在濰坊被惡警綁架,後轉至安丘看守所關押,妻子被關進臭名昭著的山東王村勞教所勞教。馬志信絕食反迫害,被惡徒們銬在鐵椅子上,戴著手銬腳鐐叫外執犯強行灌食,灌完後管子也不拔出來。之後被非法送到昌樂勞教所勞教三年,由於身體被迫害致多種病症,勞教所拒收。

惡警們又把馬志信拉回看守所繼續關押迫害,一個月後馬志信被迫害致突然出現腦血栓症狀、半身失去了控制、手腳不能動、完全失去了自理能力,話也說不出來,眼也看不見事了。馬志信被惡警從看守所拉到安丘市人民醫院,在醫院裏,惡人張進校給馬志信的姐夫、妹夫打電話,欺騙他們說:不要馬志信了,來辦手續吧。

馬志信的姐夫、妹夫、妹妹們到了人民醫院後,也沒有見到馬志信本人,就被惡警張進孝欺騙著說:先辦完了手續後再告訴馬志信的病房。

當馬志信的姐夫、妹夫、妹妹們來到馬志信的病床前時,他們被眼前的慘境驚呆了:他們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這就是原來身高一米八、體重近二百斤的非常健康正常的馬志信嗎?現在卻成了一個神智不清、四肢不靈的殘疾人。

馬志信被迫害致殘回家後,安丘市殘疾協會給馬志信辦理了殘疾證書。惡警的魔爪又伸向了他的妻子張振芳,把他的妻子從王村勞教所拉回安丘市看守所關押,圖謀對她進行非法判刑並勒索。中共惡徒們利用馬志信身體須有人照顧為由再次進行勒索,李昇華讓交上五萬元放馬志信妻子回家,馬志信說沒有錢。過了幾天,李昇華又說交三萬元也行。為了妻子能回家照顧馬志信,親朋好友借了三萬元,馬志信內弟交給了李昇華。張進校、李昇華拿到錢後說:辦不成,錢全部退回。結果,張振芳被非法判刑五年,關進了濟南女子監獄。

得知妻子被非法判刑後,馬志信的親戚就去找張進校、李昇華要錢,要了幾回都不給,並且還威脅馬志信說:要錢可以,把你關起來,再給你妻子加刑。以後馬志信又去要了幾次,七個月後只退回了八千元,至今還欠二萬二千元。

二零零五年張振芳從監獄回家後,邪黨惡人不斷非法騷擾。二零零七年七月起,馬志信身體被摧殘的極度虛弱,生命危急,晝夜需要張振芳和母親二人的服侍,才能坐起來,處理大小便等。地裏的農活已無力顧及,任其荒置,一家人的生活極度艱難,令人心酸。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安丘惡黨以奧運為藉口,竟然非法綁架了張振芳等二十多名安丘市大法弟子,致使全靠妻子精心服侍的馬志信在極度恐嚇和精神壓力下,病情惡化,於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一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九歲。


附惡人錄
劉江,男,原安丘市擔山鎮政法書記,手機:13606473168,宅電:0536-4252918
宋雲清,男,1961年8月生,安丘市公安局副局長,九年多來,一直專管鎮壓法輪功,罪大惡極。宅:0536-4262329 辦:0536-4383905 13706469258
李昇華,男,1963年生,安丘景芝鎮大石榴村人,安丘市公安局邪惡大隊惡警,九年多來,積極迫害大法弟子、無惡不做、人面狼心,為了私利要活埋大法弟子。辦公室電話:0536-4383927手機:13153632267
張元亭,安丘市看守所管教,九年來,經常給大法學員強行灌食。宅電:0536-4261032
王繼懷,安丘市委書記,傳真:0536-4936408 辦:0536-4936407 13605369399
程淑平,男,1963年1月生,安丘市公安局副政委,在迫害進京證實大法的法輪功學員時,曾咆哮說:江澤民無能,不能代表本人無能,我就不信治不了幾個法輪功。辦0536-4383912 宅0536-4262329手機13805362668
張進校,男,原安丘市邪教大隊大隊長,在迫害不轉化的大法弟子時,曾咆哮說:不轉化就火化。辦公室電話:0536-4368610 家電:0536-4370288 手機:13805362626
張星辰,安丘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辦公室電話:0536-4383927
聶作坤,男,1965年出生,原安丘市公安局局長,任職期間,積極迫害大法弟子。辦公室電話:0536-4383901 手機:13963630388
盛萬波,男,1959年9月出生,壽光市人,二零零七年一月任安丘市公安局局長,任職以來,積極迫害大法弟子。宅:0536-5228226 手機: 13806362866
竇金光,男,1962年6月生,諸城市人,安丘市公安局政委,辦,0536-4383902家0536-4262658 手機:13706461968
王子清,安丘市六一零主任 宅:0536-4228659 辦:0536-4396617 13963631535
馬希彥,安丘市看守所副所長 宅:0536-4261799
董樹林,男,原安丘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長,任職期間,積極迫害大法弟子。
劉金來,男,原安丘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長,任職期間,積極迫害大法弟子。
凌兆全, 原安丘市擔山鎮派出所惡警,迫害馬志信責任人之一。
張金濤,原安丘市擔山鎮派出所惡警,迫害馬志信責任人之一。
高××,原安丘市擔山鎮派出所惡警,迫害馬志信責任人之一。
宋××, 原安丘市擔山鎮派出所惡警,迫害馬志信責任人之一。
葛江:安丘市公安局反××大隊惡警,老家安丘市賈戈鎮。
劉存亮,安丘市看守所大隊長,看守所電話:0536-4262953
安丘市邪惡的610辦公室電話:0536-4396609
安丘市看守所電話:0536-4262953
安丘市趙戈鎮派出所電話:0536-4710011
安丘市趙戈鎮郵編:26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