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歲董連太被長林子勞教所迫害致死(圖)


法輪大法學員董連太


董連太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二日】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四、五個警察,隨車將被摧殘的生命垂危的董連太,急匆匆送回其所屬的雙城市單城鎮。回家只八天時間,年僅四十五歲的董連太於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晚六點四十分,在腹腔內高燒、疼痛難忍的情況下含冤離開人世。

在送回董連太之前,一個勞教所管教說:趕快放你回家,今天晚上怕你都活不過去。

董連太回家後腹腔內燒、整個五臟六腑及背部急劇疼痛,咳嗽吐出的不是痰,而是類似潰爛的肺葉狀物,氣味難聞。從董連太反映的症狀判斷:董連太有可能被勞教所惡徒灌入或注射有毒物質發作而死亡。

董連太,男,雙城市單城鎮政久村農民,自煉法輪功「真、善、忍」以來,身體獲得了健康,在當地是公認的大好人。曾經兩次進京上訪說明真相,兩次被非法拘留、勞教。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日晚七點左右,騎自行車往回趕路,被單城鎮趙炮屯中共惡黨村頭何偉、村幹趙文華攔路拽住不放、惡毒舉報,遭到單城鎮派出所民警范子民及鎮政法委書記陳超武非法抄家、綁架,被劫持至雙城市公安局刑訊逼供、致使其臉部受傷。邪黨人員在將他打蒙的情況下,拽起他的手在寫好的假狀子「一百張法輪功傳單」上按上了手印,後將他投入到雙城市看守所。


董連太曾經幸福的一家

七月七日,據稱從哈爾濱來的專門人員對董連太非法審訊。董連太義正詞嚴的說;我沒有犯罪,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我信仰法輪功是我個人的權利,我騎自行車往回趕路被何偉攔路劫持,在這過程中連自行車都沒下,根本談不上擾亂社會治安。

審訊人聲稱:憑一百張法輪功傳單足以勞教兩年。董連太說:這手印是在把我打暈的情況下警察強行拽著我手按上的,我不承認,即使是我帶的,你看法輪功傳單上的內容了嗎?那是救人的,是告訴人們在劫難來臨時如何保性命。 (因為貧窮,99年前當地許多農民沒錢看病而走入法輪功修煉者的行列,99年後有許多農民因惡黨政府迫害而嚇得不敢煉法輪功。)

審訊人員又說:國家不讓煉,你為甚麼跟國家作對。董連太說:因為我身患多種疾病,沒錢治癒,我煉法輪功疾病不治而癒,身體健康了,而且按真、善、忍做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這沒有錯,警察非法抓捕、毆打、關押才是錯。

隨後,雙城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非法把董連太劫持到萬家勞教所所謂的「集訓」十天後,關押到長林子勞教所。勞教所惡警使用暴力與酷刑逼迫董連太放棄修煉法輪大法,他們曾強迫他上老虎凳、插管灌芥末油、灌濃鹽水折磨。在一次灌鹽水時,董連太請求獄醫少放點鹽,他的胃和食管已經被鹽水刺激的無法承受了,獄醫不但沒少放,抓起一把鹽又放入灌的鹽水中,折磨的董連太加劇咳嗽,晝夜難眠,腹部、胸腔內高燒、昏迷。


遭受迫害之後的董連太

短短的兩、三個月,不到八十天,董連太就被酷刑折磨致生命垂危,勞教所惡警怕他死在裏面,就急匆匆的用車把董連太送到鎮政府交給家人。在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那天,勞教所打來三次電話,第一次打電話說讓在鎮開證明接人,第二次打電話告訴中秋節前將人送回,沒過一小時又來電話說把人已經給送回,當時把人送到單城鎮。僅八天,董連太含冤離世。

董連太被勞教所送回時以及後來幾天的症狀,與雙城市韓甸鎮柳權國在長林子勞教所被迫害致死前的症狀很相似,高燒、咳嗽不止,吐出的肺葉狀物氣味難聞。當時長林子勞教所惡警趙爽在釋放柳權國之前也說:你出去就得死。柳權國回來後咳嗽加劇,高燒不止、打針吃藥都無濟於事,沒多長時間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九歲。再追溯雙城大法學員岳保學、佟文成被長林子勞教所迫害致死時的情況,和董連太的症狀大致相同。

由於董連太多次遭受邪黨惡徒的迫害,家庭生活很貧困,現在孤兒寡母將如何生活?破舊的房舍、籬笆圍成的院落,讓人擔心母女倆日後會不會餓肚子?

長林子勞教所惡警、獄醫是迫害致死董連太的直接兇手,同時參與惡意舉報的雙城市單城鎮的何偉、趙文華,綁架他的派出所民警范子民、鎮政法委書記陳超武,以及非法關押他的雙城市公安局國保大隊佟會群、看守所金婉智等罪責難逃。


長林子勞教所所長:史英白 手機:13703606789
哈爾濱市市長熱線電話:0451──84612345
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省勞教局)電話:0451──86342139
地址:哈爾濱市南崗區漢廣街79號 郵編:150080
黑龍江省公安廳客服電話:0451──82696094

單城鎮政法委書記 陳超武
電話:13030035558 13206649000
單城鎮派出所民警:范子民、陳福彬、
惡意舉報人:
政興村書記 趙文華
電話:0451--53286543(宅)手機:13100956088
趙炮屯村頭 何偉
電話:(宅)0451--53286618 手機:13100880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