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安公園 有緣人倆倆相繼而來(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記者黃宇生台灣採訪報導)在台灣桃園的龍安公園,有一個法輪功的煉功點,煉功點的三、四十位學員老老少少不一,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有著不同的職業,但是因緣的安排,讓他們有機會在龍安公園的煉功點一同修煉法輪功。雖然他們得法時間不長,但卻都對法輪大法帶給他們生命的洗滌與重生,心懷感激與堅定。


每天集體煉功迎接晨曦,開始美好的一天


公園運動的人們駐足在真相展板前討論起來

不再貪小利 心生慈悲看事情

陳卉莉女士,今年六十歲,修煉時間約兩個多月,起初是鄰居介紹她來煉法輪功,再加上輔導員的熱誠,很快的,她也步入穩定的修煉行列。雖然才剛開始接觸法輪功,但是陳女士已經感受到身心方面的明顯轉變。

未修煉前,她很容易發脾氣,身體狀況也不佳。晚上甚至要靠鎮定劑才能安眠。沒想到才煉沒幾天,她已經能一覺到天亮。此外,陳女士表示,以前的她對事情比較冷漠、沒有慈悲心,偶爾會有貪小便宜的習慣。修煉後,她說自己比較沒有貪念,也不再殺價,有能力買就買,沒能力買就走開。

以前的她總是我行我素、不聞不問鄰里之間的事情,現在會替別人著想。譬如有一回在公園瞧見一位三四歲的小男孩跟爺爺到公園來玩,後來走失了,孩子哭著往馬路上走,她見情況危險就趕快把他帶回來。換作以前的她就不會插手管不相干的事情。還有搭乘火車來往南部時,她會讓位給沒座位的老人家,這都是修煉前不可能做的事情。修煉兩個多月,她也很驚喜自己這樣的轉變。


由左而右:吳櫻月、魏桂珠、陳卉莉、佩芬、阿筍姨

法理直指人心 每天必讀經文

吳櫻月女士,五十六歲,得法近三個月,以前她是熱愛運動的人,後來一位好朋友介紹她煉法輪功。她對朋友短時間淨化身體的改變感到不可思議,並且感受到朋友對法輪功的信心,所以她從一開始被動的體驗,到後來慢慢的喜歡上法輪功,這之間的轉變很大原因是閱讀了《轉法輪》等經書。吳女士表示,由於工作的關係(目前處於半退休狀態),平常生活步調較忙碌,但是她看過法輪功相關書籍之後,感受到大法法理的浩瀚及直指人心的力量,內心會比較容易平靜。譬如夫妻之間的矛盾或生活上不如意的事情,對照法理或翻開書本靜心閱讀,馬上就平靜下來。

因此,她無論再忙,每天一定抽出時間來看大法經文,哪怕是睡前或半夜醒來她都會去拿書來看,至今已經養成習慣。因為接觸法輪功讓她對於整個人生觀起到很大的轉變,吳女士謙虛的表示,執著心太多,要好好修才能達到美好的境界。

家人也受益 真正找到心的歸途

卓佩芬女士,今年三十歲,得法已經快半年了。每每聽到煉功音樂,心中便有親人呵護一般的感覺,所以煉功時常不自覺的掉眼淚。每次煉完功心情既輕鬆又舒暢,帶著這樣一股和諧的氣息回家,小孩子也不自覺受到感染。她有兩個小孩(兒子三歲,女兒五歲),小孩還會提醒母親要煉功,並在一旁跟著比劃。自她修煉後,孩子的感冒次數也跟著明顯的減少,孩子有時候還會用童稚的聲音提醒她說「媽媽你今天忘記煉了,來!我教你!」

笑容可掬的卓女士表示,修煉後內心很喜悅,因為知道人真正不健康的原因是心理生病了,被物慾羈絆,但是若人的心靈有個正確的方向,身心靈的疲憊就會被呵護、被撫平。她覺的能有機緣修煉法輪功得以照顧好自己的這顆心,內心真是充滿不盡的感恩。

以前,卓女士有胸悶的問題,透過中醫或跑步等手段都沒有很大的轉變,但是煉了法輪功之後,胸悶的症狀已經獲得很大的改善。卓女士表示,由於母親是佛教徒,所以,從小就有修心向善的正向陶冶,而接觸法輪功後,讓她很高興找到與心靈更契合的歸途。

身心受益 拿電話找公安說真相

楊志遠先生,修煉法輪功已經四年。他表示自己接觸法輪功有個過程,起先由母親的朋友介紹給母親,因緣際會之下,他也從別的法門真正進入法輪功修煉。修煉後,楊先生最大的改變是身體的改善。未修煉前的他,腰部、腎臟、肝臟等都有問題,對應出來的就是精神狀況不佳,還有過敏性鼻炎。修煉後他的身體強健很多,在待人處事上的態度也轉變許多。以前的他對很多事情會很計較;修煉後,看的開放的下,心情輕鬆許多。此外,在紮實的修煉中,他常有智慧靈光乍現的感受。

感念法輪功給自己帶來的轉變,楊先生會利用工作之餘打電話跟中國公安講真相、或跟可貴的中國人傳《九評共產黨》、促「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也往返香港景點講真相十多次。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早幾年法輪功真相還不是那麼普遍被了解的情況下,到香港旅遊的中國人,看到烈日下法輪功學員舉著真相展板,在車上的他們不時豎起大拇指、揮揮手或拿相機拍照。這些很令楊先生感動,人真的都有明白的一面,也都有權利知道真相。

近一兩年,真相普遍被了解,大多數的旅客面對法輪功不再有很大的反對態度,有的靜靜的聽、有的私下拿了真相資料。從中,讓楊先生感受到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局勢真的已經大不同了。此外,楊先生也常拿起電話打到大陸警政司等執法的迫害單位,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國保大隊隊長聽完真相退黨的事情。

他回憶著說,有一天晚上超過九點,他打電話也告一段落了,突然間發現還有一個手機號未撥,原本想休息的他,還是端正自己的善念,拿起電話打了過去。由於這位隊長之前接了很多通類似的電話,所以在楊先生的幾句勸退之下,對方就退出中共了。楊先生說,如果當初放棄,或感到累想休息,就會錯失救人的機會。

跟安眠藥說再見 高齡老母有依靠

陳時中先生,原本是憂鬱症患者,吃心理醫師的藥長達二十幾年,安眠藥一吃兩百多顆,幾度想自殺的他,有緣來到煉功點跟著煉功,他來煉功後兩個多禮拜,他向輔導員說,他憂鬱症的藥已經不用吃了。

還有其它徵兆包括渙散的眼神、蠟黃的臉色都獲得明顯改變,更重要的是,他已經恢復上班,在此之前,他形同廢人,如今容光煥發,不但讓出嫁的女兒驚訝爸爸的煥然一新,八十九歲的老母也有人可以依靠。

范賢女士,得法已近七、八年。修煉後很多事情比較不會和人家計較,和同事共事的時候,曾被一位同事誤解,她一點也不放在心上,反倒是在一旁的同事看不下去,認為對方欺人太甚,她們了解范女士修煉法輪功不與人爭、事事對照,大多表示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