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根上去掉執著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一隻小鳥從敞開著門飛進我的房間,它站在一個窗台上,因為窗戶裝有固定的防蚊紗窗,使它無法飛出去。

小鳥開始尋找其它出路,它開始啄第一個窗戶旁的另一個窗戶玻璃,我見此情況,便打開它右邊的窗戶,希望它飛出去,但是它並沒有借此機會取得自由,反而繼續啄著原來的玻璃,於是我打開那個它正在啄的玻璃窗,它便飛走了。

我心想:為甚麼我一開始不去打開它正在啄的玻璃窗呢?為甚麼我要讓它從另一個窗戶出去呢?為甚麼我要它走我為它選的路,而且依照我所理解的去做呢?我是用人的想法,那就是我提供一條我習慣打開的窗戶讓它出去。

師父在《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不要用人的想法去解決事情。在《轉法輪》中師父說:「過去有許多人,特別是禪宗,一直保持著這樣一種偏見和極端錯誤的認識。不教你,怎麼指導去煉,如何去煉,如何去修啊?」

我問我自己:如果在修煉中,我們繼依照舊的觀念生活,那麼真理如何顯現?那不正是改變我們傳統想法的時候嗎?我對我自己說:的確,正是時候。

魔性的根

不久前,以色列大法佛學會來拜訪我們當地這組學員,他們想要改善各組之間的溝通,在會面中,他們建議我們經常向內找,並且再讀一遍《九評共產黨》。

因為我們這組學員已經讀過幾次《九評》,我有些困惑,為甚麼我們要再讀一遍?我們還有甚麼沒有去掉的呢?但是因為修煉人應該向內找,而不是向外求,所以我開始深思此問題。

在學法的過程中,我們必須去掉各種不同的執著,而且要去掉我們的魔性,我經常想要與這組同修討論魔性的問題,但是當機會來時我卻忘了,我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

因此通過我們的小組中出現矛盾,師父幫助我了解我的魔性的邪惡根源,那個矛盾讓我了解了我內心的魔性,它活生生的存在我心中。

那個矛盾發生在其他兩個學員之間,與我無關,所以我的心並未為之所動,但是當我在幾個小時之後去想它時,我了解到其中一位學員的行為不符法理,因為我遇上了這個矛盾,所以我應該讓她知道,現在我的心已經介入其中,我等待隔天早上將我的理解告訴這位學員,但是她並沒有出現在煉功點,再更深入的思考,我悟到那個矛盾可能是兩位學員之間以前因緣所生的結果,或許讓他們之間自己去解決就好了。我向後退了一步並且穩下心來。

關於這個問題,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說:「冷靜的、平和的從這個矛盾中退出來看這個矛盾,那才能真正解決。」「遇到甚麼事情都能這樣,最起碼你能夠找到解決問題的途徑。否則的話你怎麼解決啊?」

然而數小時後我又再次想起來,心裏又再次受到干擾,為何會如此?師父幫助我看到了我的根本魔性,我明白這是我在共產國家長大時就埋在內心深處的魔性,而我仍然受到這種持續反抗與報復的共產主義思想意識的干擾,這樣的理解震驚了我。

師父幫助我們明白我們的空子,並且指引我們如何排除它們。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也說:「正法正覺的修煉就是讓大家抑制魔性、去掉魔性。過去在佛教中修煉就是抑制,抑制魔性、充份發揮佛性。最後抑制力很強了,那魔性根本就不起作用了,像鎖住了一樣。」

師父的法幫助我明白了以下三件事:

第一個明白的事是:當我看到倆位同修間發生矛盾,即使我的心沒有被觸動,我也要向內找。然而如果沒有觸動到我,我如何向內找?我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找到答案。「大家都能向內去找,很多問題都會解決,也就沒有那麼多矛盾,也不會有那麼激烈的反應。」

第二個明白的事是:為甚麼在我用師父的法在指導自己該如何做時,我沒能提高心性。師父在《精進要旨》〈再認識〉中說:「佛性與魔性的問題,我已經講的再明白不過了。其實,你們所過的關,就是在去你們的魔性啊!可是你們一次一次的用各種藉口或用大法掩蓋過去了,心性沒得到提高,機會一次一次的錯過了。」

在我這個層次中,我明白了弟子唯有在順應所處的情境中,遵照大法去做(當我向後退一步時的做法,這就是在法上認識法。師父也在《轉法輪》第九講中說:「我們說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

尊敬的大法弟子,請慈悲指正不足之處。

(第六屆以色列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