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的小孫孫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在2008年夏天,四川汶川大地震不久,我兒媳婦的預產期臨近了,餘震不斷,我們心急如焚,只好將兒媳送回成都醫院婦產科住院。全家人都興高采烈的陪伴著她,期盼著小寶寶的到來。

第一天過去了,第二天又過去了,總感覺時間是那麼的漫長!只聽見那牆壁上滴答滴答的鐘錶聲,卻聽不出待產房嬰兒的哭聲,一直等到第三天凌晨,聽到了小寶寶誕生的消息,我們的心才漸漸平靜下來,總算一塊石頭安全落地。

我們從內心裏都很高興,在產房門外焦急等待著,想看看寶寶剛出來的模樣,這時產房門打開了,醫護人員把嬰兒抱出來了,我們迎上前去擁抱觀察,當時發現女嬰兒身體乾瘦,臉色蒼白,我摸了摸孩子的小手,心裏很不是滋味,醫生告訴我們說:「雖然小寶寶順產下來,但情況很不樂觀,病情複雜,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你們要做好一切思想準備,誰是她家屬,請過來在病危通知書上把字簽了。」

當時使我大吃一驚,兒子在我眼前也急的團團轉,兒媳婦也痛哭起來。我冷靜回過頭去,又問了醫生,孩子到底患的是甚麼病?他們很嚴肅的對我說:「經醫院初步診斷為:一、新生嬰兒吸入性肺炎。二、缺氧缺血性腦病。三、肢端發涼,呼吸困難,擁抱反射減弱。」要馬上轉嬰兒監護病房搶救。我兒子當時眼眶也濕了,朝著我低聲的問:「爸!這孩子還要不要,搶不搶救,搶救過來今後成植物人,又怎麼辦?」我當時回答的態度很堅決,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搶救!堅決搶救!就是花多少代價也要搶救出來。大家都不要胡思亂想,順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會丟,不是你的也爭不來。

孩子被送進監護室,通過B超,彩超,照片透視等一系列檢查都沒查出結果,我們一家人的心都涼了,這該如何是好?我同妻子都是修煉大法的弟子,在這節骨眼上,怪事怎麼會出在修煉人的家裏?這不是在往自己的臉上抹黑嗎?這不嚴重損壞大法的光輝形像嗎?我當時清醒的悟到:這一關這一難是來考驗大法弟子心性的,也是看我們大法弟子的正念堅不堅定,這完全是一種假相,這是一切舊勢力的干擾,我們全盤否定。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場的黑手爛鬼邪惡靈體。從現在開始,全家人發正念:齊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孩子在監護室痛苦的熬過了三天三夜,也是我們全家人在醫院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的三天三夜,我們不能長時間住在醫院等死,要從閻王殿鬼門關把孩子搶出來,醫務人員要我們把孩子留在監護室繼續再觀察十天,並說寶寶身體虛弱,並沒有脫離生命危險,我們通過多方面的努力,在強烈的要求下,總算是讓孩子出了院。

孩子回到家裏由於身體太虛弱,雖然張嘴能吸點少量的奶水,但精神狀態很差,好像有恐怖驚嚇的感覺,從早到晚哭聲不斷,怎麼都靜不下來。

一個星期過去了,新的魔難又開始了,在孩子的左手腕上,又長出個二公分大的肉色塊,幾天過去,越長越大,去醫院拍片檢查,又診斷為:小囊腫。兒媳更不放心了,思想包袱越來越重。第三次又去大醫院請專家教授檢查診斷,結果說是:腫瘤包塊。良性惡性都還說不清楚,嬰兒還小,等堅持到滿月或四十天後再來醫院做手術。

從那以後,我們傷透了心,再不去醫院找這個門診那個專家,最後只有一個念頭:相信師父,相信大法,法能破一切,法能解一切,法能化一切。在這錯綜複雜的緊要關頭,我妻子每天把小寶寶放在懷裏讀《轉法輪》,寶寶睡著了,耳邊放上耳機讓寶寶聽師父講法,從第一講到第三講,寶寶突然拉肚子,全是又黃又酸又臭的水珠油沫,連拉帶吐,有時嘴還流出白黃泡沫,真怪嚇人的。我從內心也知道是師父在給小寶寶清理身體,孩子那幾天,骨瘦如柴,眼睛都不想睜開,我們只能每天把孩子抱在懷裏,輕輕撫摸著長包塊的地方,放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偉大慈悲的師父好。

二十天後腫塊漸漸消掉了,一個多月後,神奇的事情出現了,腫塊徹底沒有了,以上幾種頑固的病全好了。這都是大法的威力,是大法的神奇,更是偉大慈悲的師父救了小寶寶。

目前小寶寶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健康,想想前面所經過一樁又一樁的劫難,再回過頭來看看自己修煉路上所存在的問題:一、學法不精進,兒女情放不下,還執著常人中的名利情;二、怕心重,形勢緊張時,就把師父的各種書、資料藏起來,形勢寬鬆又拿出來;三、在做好三件事上講真相不大膽,不深入,不細緻,有緣份就講,沒緣份就算了。平時發正念思想不太集中,對營救大法弟子造成困難,這都是我存在的問題,沒有真正放下自己的生死,我深感內疚。

我今後一定要用大法的高標準要求自己,認真學法,放下個人的一切;踏踏實實投入到證實大法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世人與眾生中去,圓滿的完成大法弟子的責任,跟師尊回家,與同修共勉,並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