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師恩天高 讚大法神奇(圖)

我的小車與火車相撞紀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五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年底,在波蘭第一次獲知法輪大法的,四年來,我見證過很多神奇事,今天我特別講講我遇到過的一件離奇車禍。

高精度圖片


這些照片是我的朋友在現場用手機拍照的。當時因相撞太猛,起用救火車上的卷揚機,用鋼纜才將小車與火車分離。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星期二,我開小車從波蘭首都華沙出發,前往一百五十公里之外的波蘭中部城市羅茲去參加那裏的法輪功集體煉功活動。週二是我的換休日,每週二,我都會去那裏參加集體煉功。平時週二,我都是中午出發,但這次,剛好有位羅茲的商人要與我談談陶瓷生意,所以我決定提前出發。我在汽車後備箱裏裝了滿滿的一箱陶瓷樣品,連小車後排座都放滿了。早晨八點鐘左右即上路了。

華沙市區的早晨,正是人們上班的高峰時段,大路塞車很厲害,為了節省時間,我拐上了一條小路。說是小路,可路上的車一點都不少,只是紅綠燈不多,不塞車而已。很快,我來到一火車道口,這個道口沒有欄杆,至今,在記憶中也沒有看到任何信號燈顯示。我看見前面的小車慢慢的開了過去,我也放慢車速,小心翼翼過鐵道。

突然,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周圍一下變得很靜,雙向行駛的一輛又一輛的車都不見了,怎麼回事呢?車怎麼都不見了呢?我左看右看極力想找如水的車流都哪裏去了,可是甚麼都沒看到。正在我奇怪之時,一個龐然大物就像從天上掉下來一樣,一下出現在我小車左前方,並且緊貼我的小車在行駛,我實在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使勁閉了一下眼睛,再睜開一看,沒錯,這個龐然大物在向前行駛,而我的小車在向後倒退,我們緊緊貼在一起,這是個甚麼東西呀?我歪頭向上看,看不出是甚麼,再看,實在是貼的太近,這個東西又太高,我的脖子都擰酸了也沒看出這是個甚麼,我收回眼光,休息一下脖子。這時透過小車的前擋風玻璃我看見了兩條鐵軌,我一下愣住了,這不是火車道嗎?我怎麼把車開到火車道上來了?難道和火車撞上了嗎?這絕不可能!

很快,我們雙方都停下來,左門是打不開了,我從右邊車門下車一看,頓時驚呆了。這個龐然大物真是火車,三節車廂,紅顏色的還帶著藍邊。

我站在那裏是真糊塗了,我開車技術再不好,不至於分不清汽車道和火車道吧,我怎麼自己把車開進了火車道呢?而且開進來三、四十米遠自己竟然不知道,這事怎麼捉摸都想不明白。最初,我就認為是自己把車開進了火車道,所以和火車貼到一起了,那麼,我到底是怎麼把車開進來的呢?我站在那裏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頓然猛醒,這哪裏是自己開車開進了火車道,根本就是撞車了,我是被撞進來這麼遠的,是師父救了我,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我剛剛在鬼門關裏走了一趟,是師父把我拽了出來。而我卻像常人一樣,「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因為這用常人的理,是根本解釋不通的,一個火車把一個小車正面撞出去三、四十米,這力量有多大啊,我竟然就沒有一點感覺,不僅沒感覺,而且也沒有聽到任何聲音,不僅毫髮無傷,而且連驚嚇都沒有。佛法威力在這一瞬間,就是這樣靜靜地展現出來。我想起了《論語》開篇的第一句話:「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師父如此苦心呵護弟子,師父啊,我這不精進的弟子,讓您這樣替我操心,償還命債啊!

想到還債,我又驚呆了,三節車廂,至少有上百人,這是甚麼債啊,要一起來取命,我曾經做過甚麼,竟造下如此之大的業力?猛然間,幾個月前,多次做過的一個夢境顯現在我的腦中,那個極其清晰的、難以相信的夢,竟然是真的,今天發生的一切,顯然都不是偶然的,

夢境中,我匆匆走進一個大廳,這個大廳像現在的電影院一樣,一排一排的座椅由低向高排列著,座椅上坐滿了人,我顯然遲到了,剛剛進入大廳,就看見椅子上的人都站了起來,向外湧出,我一看結束了,也沒敢問甚麼,就隨著人群一起出來,出來的人都急速奔向停在地面上的一排一排戰鬥機,而且立即起飛,我也飛在空中,並很快到達目標上空,我清楚的看到炸彈在地面爆炸的火光,火球,一排一排,密集度很大,卻沒有聲音。當時,我心裏大吃一驚,這種炸法,不是連老百姓都炸了嗎,說不定還有孩子哪。一瞬間,我又坐在一位長官面前,正在談我的想法和憂慮,大概是說我可以去炸某個目標,但不能這樣大面積的普遍轟炸,這會死很多貧民百姓。誰知這位長官面無表情的聽完後,拿出一張紙,向我展示,說「這是你和我們簽的合同,你沒有選擇「。看到這個合同,我當時無話可說,只好默默離開了。隨後,我就醒了。後來我把這個夢講給朋友聽,感嘆不知我的哪一世曾經是飛行員,不知是從哪裏起飛,又轟炸了哪裏,不知造下了多大的業力……

今天看來,答案是明顯的,一個人不論轉生多少次,業力不會因此而減少一分一毫,善惡有報是天理,只是今天我有幸走進法輪大法修煉隊伍,得到了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大法,師父替我承擔了業力。我的眼淚禁不住嘩嘩的流下來。師父在《轉法輪》中還說:「我們這個宇宙中有個理叫不失不得,不能夠全部都給你拿下去,你一點不承受這是絕對不允許的。」我承受了甚麼呢?我回到汽車中坐下,在汽車鏡子中看到,在我前額正中,有一粒小小的血珠,是左側汽車玻璃被撞碎後,一個非常非常小的玻璃晶體,紮在額前,這粒小小的血珠就算我承受了,就把我歷史上造下的這個大業力都償還了。我感師恩天高,感佛恩浩蕩,千言萬語只有一句話「法輪大法好!」

救護人員到現場時,我告訴他們:
「我甚麼事也沒有……」,一句話未說完,一個堅硬的脖套迅速扣在我的脖子上。
「我甚麼事都沒有……」,車座後傾,我從坐姿變成躺倒,顯然沒人相信我說的話。
「我真的甚麼事都沒有,你們到底要做甚麼?」
「我們要把你抬出小車。」
「不用抬,我可以自己走。」
正在拆車椅的手都停了下來,我的頭上方探出一個人頭。
「你怎麼知道你可以自己走?」,
「我已經走出車外一次了」,他瞪著眼睛滿臉不相信。
「真的,不信你可以問問……問問站台上的人,請相信我……」
「不可能,這前門都打不開,你怎麼能走出來?」他們一定認為我在說胡話。
「剛才前門一點問題都沒有,我能打開前門」,我很清醒的再解釋,車座又被前傾,我坐了起來。車門真的和剛才不一樣了,勉強開了一個縫,我擠了出來。我看見站台上停著一輛救護車。我說我可以自己走,但再也沒人聽我解釋,我知道看見這個現場的人,不會相信我的身體一點問題都沒有。

當我來到醫院以後也是這樣,醫生拿著拍的X光片子左看右看,就是不相信一點問題都沒有,反覆再拍,大大小小拍了好幾張,醫生終於確認沒有搞錯,最後才同意讓我走,但又不放心的一再叮囑我,身體稍有不適,立即回來檢查,任何時間都不要耽誤。我心中清清楚楚的知道,這場車禍,因我學法輪功,出的是一個超常的結果,常人是難以置信的。

從醫院出來,我來到警察局處理後事,當時我心中充滿歉意,那麼多警察出現場,那麼多乘客耽誤上班,整個火車交通大概中斷了二、三小時。我向警察表示我的道歉,結果警察們卻說,這麼嚴重的交通事故,沒有人員傷亡,他們都替我感到慶幸。最後的結局簡單的超出我的想像,罰款四百茲羅提,當場結案,沒有給我扣分。

更神奇的是,裝在小車裏的瓷器完好無損,嚴格的說,這是一批陶器,比瓷器更容易損壞,平時搬運一不小心,就會壞幾個,今天卻奇蹟般的承受住這巨大衝力,完好無損。

更更神奇的是這個肇事後的小車在出事現場和拉到保險公司後,顯現出完全不一樣的外觀,能夠打開的車門,一個也打不開了,當時完好的前擋風玻璃和右側前後門玻璃後來都自動的碎了,車梁在後來也自動的斷裂了。我相信這才是肇事後這台小車當時就應該出現的真實面目,是慈悲的師父為確保我的安全,把它推遲變形。

兩年過去了,當時到過現場的幾位朋友,至今談起來還心有餘悸,「知道波蘭的火車前頭有個大鐵塊嗎?那個大鐵塊正好撞在前後門之間,要是提前0.1秒,就會正撞你的頭,你就沒命了,真險啊!」

我說:「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是慈悲的師父救了我。」師父為了度我,為了我能夠回到我生命產生的地方,不僅贖了我生生世世的罪,還用「真、善、忍」宇宙大法淨化我的身體,淨化我的思想,引導我走上返本歸真的登天之路。

我真慶幸自己這一世能以人身得宇宙大法,得師父親度,可這麼好的大法,在中國卻遭到以江××為首的共產邪黨無端的迫害,讓無數的中國人痛失機緣。我一直在用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從中也使我深刻的認識到應該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只有堅定的信師信法,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才能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