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敢不敢按照師父要求做」談談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七日】正法進程到了最後,還來談敢不敢按照師父要求做,似乎是很可笑。有的人會說,大法弟子哪個不是按師父要求做啊。在八年的證實大法中,大街小巷、城鎮鄉村都布滿了大法弟子講真相、救眾生的足跡,為此有的同修被抓、被迫害,甚至失去了生命,難道還不是在按照師父要求做嗎?

前些日子,明慧網上同修的一篇文章《擺正基點,從為私為我中走出來》,對我觸動很大,使我對正念正行,也就是敢不敢按師父的要求做有了新的認識。下面舉兩個身邊的例子將自己的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們切磋、交流。

玉姐一次在小學校門口發真相材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保安人員纏住,並打電話報告了當地派出所。玉姐想到背包中的九評等真相材料是大法弟子省吃儉用攢下來的錢做的,是救人法寶,不能落到這些人的手裏被毀掉。於是她衝著圍觀的人們高喊「天要滅中共,三退保性命,大家可千萬不要錯過機會呀!」又迅速的把包中的九評等真相材料拋向在場的人群。後來她無論是在派出所還是在拘留所,沒有一點怕心,把自己所到之處,當作講真相救人的場所,無論面對誰,不管是警察,還是拘留所中的犯人,都把他們看成是與自己有緣的人,是責無旁貸的救度對像,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邪黨一切組織才能保命的道理。就是警察「提審」時,她不看對方是笑臉的,還是惡臉的,一律慈悲對待,開口就是揭露惡黨對眾生犯下的滔天大罪,讓對方快快脫離它,選擇美好的未來,其它的話題一概不配合。後來她被送勞教,體檢時,她的血壓高達二百二十,嚇的勞教所說甚麼也不敢收。這樣就堂堂正正回家了。這期間,她還為一些警察和犯人做了「三退」。可見雖然同修有漏被抓,但她能坦然面對,無私無我,心裏把救度眾生當作頭等大事,沒有怕心,正念十足,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去留由師父安排。

同修小麗,參與了當地某項大法工作,由於某種原因,受到牽連被非法抓捕。這時她首先想到的是,怕人家說自己是在搞政治,怕自己遭到迫害,並在某種成度上配合了邪惡,雖然她極力的迴避了所謂的「敏感」問題,來保全自己,結果每次惡警來都打她,打的一次比一次狠,最後這個同修被打的多次吐血,不能進食。惡警將她帶到縣醫院檢查時,還不顧她的死活給她戴上了手銬腳鐐。此時恰好被當地大法弟子發現,將該同修所受到的迫害及時的在當地(縣城)曝光,大法弟子們又為她發正念,惡警才有所收斂。這個過程中她完全是用人的觀念去對待,首先想到的是尋求保護自己,結果事與願違。

據我所知,她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是大法把她從病魔的死亡線上救回來,難道她面對惡警行惡時,真的想不起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嗎?就沒有想到用正念制止行惡了嗎?大法威嚴的一面就體現不出來了嗎?後來與小麗交流時,她說想到了這一點,當時心裏也一直不停的發正念,但就是沒有甚麼效果。可見當時她頭腦清醒,但心穩不下來,抑制不住怕心,因為那需要平時嚴格要求自己,長期修煉出來的正念才能做到的。

這方面我自己有過切身的體會。二零零一年下半年,我發真相材料時,不慎被蹲坑的便衣警察抓住。當時我一下子心慌起來,雖然心裏想用神通把他們定住,以便走脫,但控制不了心慌。結果可想而知,被抓到了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師父在《正念制止行惡》中告訴弟子:「你們在正念強、沒有怕心,沒有人的執著、顧慮心與仇恨心的狀態下有效。念出即刻見效。正念過程中不驚不怕,惡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想想師父的法,再想想自己是如何做的,一個神使用自己神通除惡的時候,心怎麼能膽膽突突的呢?更何況我們是師尊的弟子,正法時期的大法徒,回想起來真是無地自容,更無臉面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後來由於自己注重了這方面修煉,分清了「怕」不是我,並不斷的發正念清除怕心,使自己在這方面提高上來了。二零零七年的一次法會被邪惡發現,散會出來時,大門口布滿了惡警,當時大多數同修被抓,自己能夠做到心不動,便正念走脫,見證了信師信法正念強的威力。

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總是認為修煉道路長著呢,所以不能從一點一滴做起,有時遇到涉及到切身根本利益的時候,明知道不對也去做,不敢按法的要求做,甚至不敢想到法,還一再原諒自己:這次就這樣吧,下次做好就行了。不敢提高上來,不敢向前走一步,怕的是甚麼?不就是怕損失自己的利益嗎,這種一手抓住人不放,一手抓住神不放,怎麼能昇華上去呢?

修煉是極其嚴肅的,在修煉的路上(無論在家裏或其它環境中)所遇到的每一個問題都不是偶然的,不管大事小事,再小的事,你沒有把握住心性,表現為常人狀態,那對一個修煉的人來講也是大事,也是失去了一個提高上來的好機會。因為修煉人就是一步步提高上來的,沒有這一步步的提高,在關鍵時刻是無法面對的。同時平時的一思一念也是檢驗我們修煉人的心性所在位置,真修大法弟子決不會放過的。

問題出現時,當你用人的觀念去對待,那你此時就是一個常人,別看你修了多少年,學法多長時間了,而是看你能不能達到法的不同層次標準要求。而你是常人,一切正神都無法幫助你,只好看著舊勢力借提高大法弟子為理由,把你「打」出正念來,來操控惡警用所謂破壞性的檢驗大法來迫害你;當你站在法的基點時,那你就是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是一個超越常人的人,是一個走在神路上的人,當然一切邪惡就遠離了你。

比如說,在救度眾生中,有的人能做到正念正行,不管白天還是晚上發真相材料,心懷慈悲,是按照師父要求做最神聖的救度眾生的大事,任何干擾都是對大法對眾生犯罪,做起來瀟洒自然,哪有甚麼怕?根本就沒有怕存在的空間。而有的學員則不然,材料總是偷偷摸摸發,不顧材料放置的位置如何,怕碰見人;講真相時,總是尋找衣著樸素點的,看到穿著好一點的就怕是惡人,怕被對方舉報,把眾生分成了等級,無意的把一些有緣人推之門外。談甚麼正念正行呢?

當然大法弟子在世間證實法,救度被惡黨迷惑的眾生,都是在常人社會環境中做,不可能沒有人心出現,但是出現人心並不可怕,只要及時用在大法中修出來的正念歸正它,解體那些來自另外空間干擾的邪惡因素,保持住我們的強大正念,萬不可以放縱它,不在乎它的反映與表現,更不能允許它在自己空間場中存留,甚至滋養,為舊勢力去加強與放大這些本來不應該存在的東西,給自己在今後證實法的路上留下隱患。

我們必須萬分珍惜現在的時間,隨著正法進程的快速向前推進,救度眾生十萬火急,已經沒有時間去慢慢提高了,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徒,肩負著歷史的重任,我們只有無條件的以最快速度同化法(因為我們有多年大法修煉基礎),遇事無條件的向內找,才能不負師父及眾生的期望,師父已經把無比偉大的榮耀與神聖美好的一切為我們準備好了,法我們天天都在學,我們沒有理由不放下在常人中的最後一點執著(儘管表面上好像有很多方面的人心干擾),從而圓容師父所要的。換個角度說,敢不敢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哪怕只是一個方面問題),從根本上來說,是一個信師信法的問題,在這一點上也是真修假修的問題,是一個能不能跟隨師父回家的問題。當然一切來自法中,正念正行靠的是法,我們認真學好法是關鍵。

回顧在八年的證實法中,在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中,我們遇到的所有問題,不可能逃避或走捷徑,必須勇敢面對,站在法的基點上認識法,路才能走的正,才是師父的真修弟子。儘管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現在我們付出的代價太大了,但事實上,無論邪惡多麼瘋狂迫害和鎮壓,都無法改變大法弟子對師對法的無比堅定信念,不管證實法的路上多麼荊棘坎坷,大法弟子能走過來靠的是法,靠的是宇宙大法的威力,而不是常人的勇敢。我們天天學法的目地,是使自己達到不同層次法的標準要求,同化那一層法,去掉一切人心和舊宇宙形成的為私為我的觀念,從而保持強大的正念,使自己提高上來,才能更好更有效的救度眾生,才能用正念制止惡人行惡。阻止暫時不明真相的人對大法犯罪。當我們的基點擺不正偏離了法,就如同常人一樣,而一個常人根本無法面對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邪惡至極的「考驗」。

總之,敢不敢按照師父要求做,真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也是每個大法弟子必須面對的。

個人層次所限,如有不對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