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集中營對我動用十種刑罰殘酷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日】我是遼寧省義縣的一名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九月,我被義縣惡警綁架進馬三家教養院,關在那裏兩年四個月,我在那裏受盡酷刑折磨。為了迫使我放棄修煉大法,惡警在我身上動用的酷刑多達十種以上。

二零零一年八月,因為堅持修煉大法,我先是被義縣公安局惡警綁架到縣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我堅決不配合邪惡的迫害,絕食九天,後被放回。回家剛十七天,九月二十八日,又被義縣公安局惡警綁架,二十九日惡警非法的把我劫持到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

到那第四天,惡警就開始對我用刑。他們在我身上挖空心思,絞盡腦汁,採用了世上最陰損的、最狠毒的招數,動用了最殘忍、最下流的十多種刑罰,迫害我長達二年零四個月。我的身體落下了殘疾,精神遭受了摧殘。下面是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對我慘無人道迫害所動用的十種手段:

1,坐鐵凳子:讓我坐在鐵凳子上,把我的兩隻手臂死死的扣在凳子兩邊,不能動彈。要站站不起來,要蹲蹲不下,只能坐在冰冷的鐵凳子上,一坐就是十五天。

2,兩隻手臂扣在暖氣片上,人蹶著:暖氣上共有五片暖氣片,1-2、4-5暖氣片中間有兩個固定暖氣片用的鐵鉤兒,兩隻手一邊一個扣在鉤子上,坐也坐不下,站又站不起來。非常難受,只能蹶著呆著,到後來,兩隻手臂都呈現出黑紫色。這一蹶就是兩個月。

3,背扣在暖氣片鉤子上兩月,不讓睡覺:這個姿式一迫害就是兩個月。整晚不讓睡覺有人看著,一閉眼或困的摔倒了就遭人打。兩條腿都站腫了,手腕子都勒出了血印子,至今還留有痕跡。

4,兩手反扣在暖氣回水管子上:把握得兩手反扣在暖氣回水管上,我只能坐在幼兒園小朋友坐的那樣小的小凳上。兩條腿只能支著,時間一長,手臂青紫色,腿發軟,疼痛鑽心。我被扣在小凳上數天。後來小凳子拿掉,只能坐水泥地上。

5,手腳同時扣在床上:將我的四肢扣在床的四角,整個人呈大字形,一點都動彈不得,時間一長,渾身疼痛難忍,一扣就是數天。期間不讓上廁所。

6,扣在三角屋凳子上三個多月:馬三家有一個三角屋,是蓋樓時隔斷房間時留下的,是否是故意留的不得而知,反正是專門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用的。內有一長的帶有矮靠背的窄凳。我被雙手反扣在凳子的靠背立柱上,站不起來也躺不下,前後三個多月。

7,兩隻手臂同時扣在走廊暖氣的立管鉤子上:此勾高度比人高一點,兩隻腳必須得踮起來,人才能呆住。此鉤子可能專門為迫害法輪功學員設置的。上下兩頭抻,時間一長,人真的受不了。這個姿式扣了我一個星期。

8,扣在最冷的走廊暖氣片上:只讓穿一條單褲,扣在最冷的走廊暖氣片上,坐在水泥地上。整夜不讓睡覺。水泥地冰的鑽心透骨,後來就失去知覺了。我被扣在那裏十天。

9,背扣:所謂背扣就是將兩手一前一後扣到背後去,前邊還用繩子從脖子連到腳上,不讓你抬頭,這個姿式任何人也承受不了,說是剜心透骨一點也不過份。四十多分鐘我就大汗淋漓,心臟開始不行了,邪惡一看我真的不行了才作罷。

10,用繩子綁:惡警用繩子把我盤著的腿給綁起來,手臂也五花大綁起來,脖子和盤著的腿之間也用一條手巾連上,目地是不讓你抬頭。惡警惡狠狠的喊:我讓你盤腿。不讓上廁所。一個惡警還把老師的書撕碎,把老師像扯壞,讓我坐在上面。把老師的書撕成條往我臉上貼,嘴裏還不停的罵:「就收拾你這大法徒」。一個惡警還用皮鞋踩我盤著的腿,用腳踹我腦袋。惡警還色迷迷的躺在我旁邊。真是下流至極,流氓到了極點。此時用「筋斷骨折」來形容都有過之而無不及。被綁七個多小時。兩條腿都成了黑紫色了,不能動彈了。從此我全身幾乎都已失去知覺,生活不能自理。後來我母親去了,護理了我一個多月才逐漸恢復。直至現在,手腕和腿都留有後遺症。

以上是我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而遭受迫害的部份事實。這也是邪黨惡警對法輪功學員所犯下的罪惡的見證。

直接參與迫害的人員:蘇境、王乃民、王曉峰、黃海燕、本溪幫教團人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