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勞教所兩年不讓上床睡覺 雙腿遭捆綁致殘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學煉法輪功的。煉功以後,身體的疾病好了,心性也得到了提高。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我也受到了嚴重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份我到北京上訪,被北京公安惡警綁架,由南關村治保主任押回到義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天,並勒索家人一千五百元後,把我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九月份,我被義縣公安局綁架,送進了遼寧瀋陽馬三家教養院非法教養二年。在這二年裏,我被馬三家教養院殘酷迫害的沒有上床睡過覺。下面我把這兩年馬三家教養院迫害我的惡行曝光。

我知道煉功對身體好,所以到馬三家教養院以後,我就要求煉功,那一大隊大隊長王乃民不讓,就把我扣在椅子上十天左右,後扣在有五片暖氣片吊在牆上的勾子上,兩隻手臂成一字形,長達二個多月。

自從馬三家蓋了新樓以後,在每個樓層有一個三角屋的地方,沒有窗戶像地下室一樣,我又被扣在了這個像地下室一樣的三角屋裏,長達有八個月之久。

在二零零二年的年底,所謂的甚麼幫教團從各個市來到馬三家,對堅強不屈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轉化」,其實就是對大法弟子進行嚴刑拷打,這一次我雙手被吊起來了,腳跟不能著地,這樣被吊了五天後轉到樓道的暖氣管上扣著,這只能站著,不讓睡覺,這樣又是一個月左右。

二零零三年的年底,所謂的幫教團又來了,這一次是把我的雙腿用繩子捆上,手背扣,脖子和腿之間也用繩子連上,這樣長達八個多小時,以後雙腿不能走路了。

以上這些都是義縣公安局、政法委、六一零惡警,特別是瀋陽馬三家教養院對我進行殘酷迫害造成的惡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