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觀眾:介紹六百人購買新年晚會票(圖)

米茲曼:了解歷史是每個人的權利 了解非西方歷史在美國是一個機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大衛.米茲曼(David Mitzman)先生去年觀看了全球華人新年晚會,被晚會的美麗壯觀和深刻的精神內涵深深打動。自此不遺餘力向自己的朋友、客戶推薦晚會。因為大衛的努力,有六百多人購買了二零零八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票。大衛說他希望能讓二千人來買票。記者一月十日採訪了他,以下是採訪實錄。


大衛.米茲曼(David Mitzman)已介紹六百多人購買了二零零八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票。

問:請介紹一下自己

我叫大衛.米茲曼,在舊金山長大,在那裏上大學。畢業後在旅館業幹了十多年。之後開始自己的旅遊生意,現在我已經做了二十八年了。

問:你怎麼知道這個晚會的,印象如何?

答:我一生中從來沒有看過這種演出。我在「show trade」展銷會上碰巧遇見傑奎琳.徐。她向我走來。她後面的女士們都穿著很漂亮的服裝。她向我介紹晚會,我看了資料和錄像短片,真是令人吃驚。那麼色彩絢麗,那麼藝術、美麗。

我女兒當時正在學校學中文,我想她或許會想看,了解中國的歷史和文化。我從事旅遊業,有一些客戶,我也與他們聯繫。最後在二零零七年的一月演出時,我女兒學校有大概十五人,還有我和我的太太和我一些朋友觀看了演出。

問:印象如何?

答:我看過很多演出,很多舞蹈,去過很多劇院。但對這個晚會,我真是不想讓她結束。我看啊、看啊、看啊,我被深深的吸引住了。那些美麗的服裝,壯麗(magnificent)的舞蹈,不可思議的背景天幕,所有的場景。我覺得我整個人都融進去了。還有音樂、演唱、武術。我被緊緊的抓住了。還有那些翻譯可以讓那些不懂中文的觀眾閱讀,讓我們有機會更深的了解舞台上展現的一切。這是我看到的最好的演出。

我對中國文化不了解。我知道那是很古老的文化。但直到我觀看晚會之前,我對這個文化知之甚少。對我來說,那就像五千年的歷史栩栩如生的展現出來了,我看到了令人驚嘆的景象,我想讓我的客戶都來看。

問:看晚會有甚麼文化上的障礙嗎?

答:我不把那說成是障礙,我把那稱作一種領悟(awakening)。我真正的看到了另外一種我不知道的文化。

就文化來講,是一種深深的寧靜(great peace)極大的善意(great kindness)。似乎很集中(very focus and very central)。當我觀看時我覺得很平靜、很放鬆。那種浮動,就像是看海,潮起潮落,很寧靜,很放鬆。她讓你自動的就進入到演出所營造的氛圍中去了,我完全忘記了我自己。這就是為甚麼當演出結束時,我覺得悲哀。當他們說演出到此結束時,我真是想讓演出繼續下去。我看到的東西是如此吸引我,我覺得我和她有聯繫。我對那些如此投入呈現出這樣一種獨特藝術的人充滿感激。我覺得那是他們的生活,當他們演出時他們在演他們的生活、很生動。

問:你剛才提到看過很多演出,與你看過的相比,晚會有甚麼不同?

答:不同的是其他演出都是西方文明,這是一個新的文化,我很喜歡,因為這種文化對我是新的。語言不同,場景不同,時代不同,我一無所知,我覺得很美,視覺上很美。

問:距去年的演出已經一年了,你還記得最喜歡哪個節目嗎?

答:我不記得名字了,我想有兩個。一個是所有的舞蹈演員一起出來,她們那麼優雅,手的移動如此流暢,所有演員在一起優雅極了。另外一個是我從未見過的兩根弦樂器(記者告訴他叫二胡)。我無法想像那樣的音樂可以從如此有限的樂器上流淌出來。我拉大提琴很多年了,那是四根弦。我當時閉著眼睛,我就那麼吸收著,太美了。

問:我知道你把晚會介紹給很多人,你為甚麼這麼做?

答:我這麼做是因為我覺得太美了,我希望和那些以前從未看過這種演出的人分享。所以我就開始和我的客戶,旅遊公司、巴士公司聯繫。給他們有關的資料。我希望他們也有機會向他們的客戶介紹。因為這個演出一年只來洛杉磯一次。這是觀看歷史,觀看文化,真正體驗你從未體驗過的演出的黃金機會。

通過我的介紹,有六百多人已買了二零零八年在諾基亞上演的新年晚會的票,我希望我能推出二千張票。很遺憾我有我自己的工作,推票只是業餘做。我的印象是最好的廣告是口碑。我知道今年一月十八日到二十日人們看完在諾基亞的新年晚會後,他們會再來。他們會帶著他們的朋友來,那時的人數會翻倍。

問:你對今年的演出有甚麼期待?

答:如果今年的演出風格與去年相像,再加上又有現場樂隊伴奏,會吸引一倍的人。我期待著一個迷人的夜晚。

問:你還有其它的要講嗎?

答:大概是在去年的十月,我參加一個「show trade」展,我有一個機會在二十-三十人面前介紹華人新年晚會,我給他們看了演出的短片,然後我就講了話。我講完話後,至少有二十個團體到我這來說要買票。

我當時沒有講我剛才講的那些話。我說這個演出給人衝擊最大的是你可以看到幾千年前唐朝發生的事情,但遺憾的是據我所知這個演出卻不能在中國上演。她在世界各地上演,唯獨中國不行。在場的人簡直不能相信中共政權投入那麼大的精力,施加那麼大的壓力在反對如此美麗的一個演出上,並且阻止自己的人民去觀看她,中國人不能觀看這是一個悲劇。我講完後人們就開始鼓掌,每個人都說我要去看。

問:中共駐外領館到處寫一些不敢署名的信件給美國的政府官員,最近洛杉磯時報和橙縣記事報都披露了洛杉磯中共領事館寫信脅迫橙縣縣政委員會主席克里斯.諾比(Chris Norby)不要支持和觀看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消息。你怎麼看這件事?

答:我認為這是錯的,他們正在幹他們對中國人民所幹的。我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有機會觀看演出,因為觀看歷史是每個人的權利,而在這個國家,觀看非西方的歷史,這是一個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