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救度更多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日】我地區雖然真相資料幾年中也不斷的在發送,可是在近兩年的講真相、勸退中發現:知道真相的人也只有百分之三、四。這說明我們的真相盲區死角還很多,只是發好發的地方,資料在反覆的覆蓋。面對陌生人的講真相、勸退還是我地區的薄弱之處。我們任重而道遠。

明慧《大片發真相資料反饋》一文在我地也有類似現象,沒有門衛和沒有電子門的居民樓區和一些臨街小店鋪資料不斷。另外因大家都是在晚上發,很多資料都被一些早起的老年人拿了,一些人根本不看,甚至交居委會、派出所了。

現在新型小區越來越多,但是電子門單元裏真相痕跡卻極少見到。幾年前,我改變了發真相資料的方式:白天去有電子門的小區發放。我利用星期一至星期五中午、星期六、日、節假日白天的時間去發。這些時間許多門是開的,有時隨學生進入。有的小區雖裝有許多電子眼,也只是表面上嚴,這種小區門反而開的多。在這時間段進小區發放資料,會讓不同類型的人拿走。樓道裏也比較乾淨,加上我們漂亮的包裝。有時我白天也到一些單位公司機關去發,幾個單位共用的辦公樓更好發放。其實有些管理嚴格的政府機關,大法弟子只要想去。進入並不難。桌子上、宣傳欄、窗台、門把手……都可以放資料。此文重點講在勸「三退」中的點滴體會。

放下自我,救度更多眾生

過去我也是利用生活、工作之便有選擇的去講,後來有時也和同修一起去講。一次勸退三五個,七八個的,覺得很難突破了。看了明慧《信師信法 雲遊搶救眾生》和《不入低層思維》後,給我的觸動很大,看到了差距的懸殊。大法弟子面臨那麼多等待救度的眾生,可現今被邪黨毒害深重的世人,如果靠他們能自己主動去退還真難。可是勸退呢,則退一個,就救一個生命,還遠不止是一個生命!

檢查自己為甚麼做不好。主要原因還是一個「私」沒有真正丟棄,沒有把眾生真正裝在心裏,也就沒有救眾生的純淨一念。在這值千金的時刻,沒有完全做到正念去努力救人,帶著人心去救人做事又怎麼能做好呢?甚至修煉了許多年的《神通加持法》,卻沒有做到用師父賦予我們的神通去救人。自己太差了!

認識到了自己問題所在,於是告誡自己,在今後的講真相勸退中放下人心觀念,放下自己,完全用正念----神念,運用師父賦予的神通。即使我還看不到,體會不到,相信只要持之以恆的正念錘煉,一定會展現奇蹟。

當我能放下自己,用正念智慧的勸退時,就有了突破--三個小時勸退二十五人。接著和同修配合去工地給農民工講真相,也勸退了三十七人。其間利用空閒及時交流找不足,加強正念。

聆聽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的教誨,師父對我們語重深長的囑咐向內找。我們只有不斷地向內找,真正放下自我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才能更好的證實大法。

怎樣能救更多的眾生?我重點選擇了大中專院校,這裏幾乎人人都是團員,黨員也很多,是一個龐大而集中需要救度群體。可是他們中知道真相的卻很少。對這樣一個比較超前快節奏,既現實又物質的群體怎麼去救呢?

我想,在勸退中我們首先用正念,神念統領、調動抑制對方,讓其聽我們的。結合常人容易接受的方法來善用,目地是把人救了。講的當中無論出現甚麼變化,都始終保持正念。過程中要根據對方的反應、態度、執著正念智慧的隨機而行。

在講的過程中要注意「自然」,避免畏畏縮縮、神秘叨叨;語氣不急不緩,聲音適中,關切坦然。講得自然,讓對方聽得也自然(當其聽到天要滅中共也不驚,順其自然),退的也輕鬆自然。無論對方甚麼反應都始終保持祥和自然的心態。有的人對真相一無所知,但卻有時間聽,對此我把真相和「三退」一次講到位(有時也因時間而異)。為避免誤解嚇跑對方,我把大法真相放中間講,天滅中共放後面,讓對方感到天滅中共也是自然中的必然。

勸退四步

我勸退分四步:1、請正神將有緣人引來聽真相,選擇目標發正念。2、前幾句話要吸引住對方。3、為甚麼要退。4、勸退。比如給大學生講:「同學們,你們好!聽說三退了嗎?」絕大多數會問「甚麼三退?」我說「三退保平安,也是保命。你們光埋頭讀書,這大事都不知道!每天都有二至四萬人退。你如能上一些網會大吃一驚,兩年就退了三千萬了。大陸人一到香港台灣,那裏的市民就會勸你快退出保命。很多聰明的官員都在悄悄退。」對方會問「為甚麼退?」我說:「都知道中國沒有人權,沒有民主,據統計四九年至今有八千萬正直善良的中國人喪生在共產黨的專制暴政下,特別是震驚世界的『六四』對愛國學生的屠殺。假如那時尊重學生的訴求,就不會有今天中共的全面腐敗了。」這時過渡到迫害法輪功,從天安門自焚展開,大法世界洪傳盛況、嚴格按「真善忍」做人的善良群體受到一貫靠謊言暴力流氓政黨的殘酷迫害,特別是活體摘取器官牟暴利的獸行,天理不容!正如中外著名預言揭示:天滅中共!歷史的教訓將再現。我們決不可是它的一份子,做了它的殉葬品。趕快退出!

針對不同的人用適合他們的語言方式講

我體會對不同職業的人,最好採用不同的適合他們的不同語言方式去講,可能效果會更好。比如和農民講:「流氓黨對人民從來都是騙。過去依靠農民奪取了政權,說農民是國家的主人。實際上農民一直是三等公民,生活在社會最下層,生活在貧困線上,有病沒錢看,孩子不能念書,很多地區甚至吃穿都成問題。煽動仇恨打土豪分田地,說農民才是土地的主人,可直到今天也沒有一寸土地真正屬於農民自己的。看今天的村長村書記,一層層的中共官員卻成為真正的大土豪惡霸了。中國百姓念錯了經,錯把魔鬼當作救世主供養著。」接著講大法真相,貴州平塘的「石破天驚」,天要滅中共,快退。做它的陪葬太冤了。

再比如和工人講:工人是被流氓黨搞得最慘了。它用你時則給你戴高帽,讓你為它賣命。甚麼無產階級先鋒隊,工人階級領導一切,國家工廠的主人。不用你的時候你比甚麼都臭。等工廠讓貪官貪敗時,工廠的一片瓦也沒你的,你一無所有。給中共打一輩子長工,你連個住房也買不起,可這些官員們送二奶一套大房子就像送包煙一樣隨便。流氓政黨只是為自己謀福利,它是不管人民死活的。人民上訪它就鎮壓,「非典」發生時它極力掩蓋,造成「非典」全國蔓延。再講整人運動,迫害法輪功,天滅中共。

向檢察、司法(新聞出版稍作變化)可以這樣說:你們的職業在民主國家最受人尊重,代表人民的權利至高無上,是正義的化身。可是在司法(新聞媒體)不能獨立的中國,你們真不容易,你們許多時候卻不能維護法律和自己的尊嚴,不得不承受中共特權的壓力,還要受百姓的唾罵;不得不違心的幫助製造冤假錯案,到平反昭雪之時,為了黨的利益,為它賣命忠於它又成為它的犧牲品、替罪羊。十年浩劫後期就是典型的例子。講迫害大法真相,當年對基督教對耶穌的迫害導致的……。

向政府機關人員、公安、軍人講:大家都知道現在中國的一派繁榮只是假相。現在社會已無道德可言,中共貪污腐敗已無藥可治,中共坐在火山口上危機四伏,正搖搖欲墜,敗象大顯。一些信息靈通的官員早跑國外了,很多有權有勢的官員將子女親屬定居國外,錢放外國銀行,身上備好外國護照,他知道中共靠不住了。中外著名預言預言到中共的末日到了,大難將至,這也是必然!它把馬列腐朽專制的流氓暴力文化強行取代了我們中華民族博大精深的五千年燦爛文化──我們的祖宗文化,用黨性消滅取代做人之本──傳統文明、人性。在它幾十年的肆意奴化下,製造了多少人間慘劇,我們民主文明的大倒退,民族文化的喪失,我們民族精神的死亡,他已將我們中華民族引至毀滅的邊緣。

中共幾十年的維持政權依然靠的謊言和暴力。人民供養著它,它則不間斷的迫害著它的衣食父母,殺人整人運動不斷。建政以來,八千萬正直善良的中國人喪生於其國家恐怖主義的暴政之下;震驚中外的「六四」對愛國學生的血腥屠殺;對堅守「真善忍」法輪功群體的殘酷迫害,上萬人被迫害致死,幾十萬人關進勞教所、監獄。特別從多方面揭示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和一些政治犯器官牟取暴利,中國近幾年中成為世界換器官大市場。這惡貫滿盈令人神共憤的獸行,當年納粹也比之遜色,天地震怒!天法不容!天要滅中共!趕快脫離它,切不可因是其一份子做它的殉葬品,多不值啊!

為了安全,以前我只是校外勸退,當放下自己,為對方的便利安全著想,我也能在校園內坦然地不斷去找人講了,當女生單獨面對我時,也會放心坦然地聽我講了,而且在校園內也比較好勸退。

切不可錯過有緣人

從學法中、同修的體會中,讓我也重視到切不可錯過那些等聽真相等救度的人。有些人的確是來聽真相的,三言五言就退了。有一次和同修從一工地勸退剛出大門,一輛拉貨的小貨車就到面前問路,雖然也未能滿足他,當問到他是黨員,簡單講了真相,幾句話他就高興的退了。

一次經過校園外的飯店門口時,一個男大學生在門口徘徊,我想:他是不是等聽真相呢?我回頭去和他講的當中知道他也入了黨,高興的用真名退了,並給他一些資料讓他傳同學朋友看,我差點錯過這個生命。

還一次一位戴眼鏡的女大學生朝我方向走來,那時在校外不向單獨的女生講,這次我有講的念頭。我迎前幾步,講的當中發現她很耐心也很願意聽。她是候補黨員高興的退了,並拿了光盤給同學去看。

丟棄觀念救人

過去我不太願和別的宗教人員去講,覺得費力費時間,我地區回教的人特別多。一次在和兩個大學生講完勸退時,其中一人猶豫了,想走時又說:「我們也有信仰。」當我知道他們是回民時,我說:「如果你們認為你們信的也是神的話,你們就不能這邊信著神,那邊又去反對神、詆毀神的,是不是?再說你們看南亞海嘯、唐山大地震、非典之時,你說你是回民能行嗎?」最後他們都退了。以後我又陸續退了許多回民學生,後來反而覺得回民好退了。其實這也是我要修的,丟棄觀念提高認識。

還有一次迎面五個學生,準備講前,同修認為人多不行,但結果五個人都退了,這讓同修也改變了觀念。後來我單獨遇到七個學生時,沒此觀念,七個學生也就很快退了。

對一些時間有限或趕路的人勸退時,主動熱情地搭上話(或向他詢問個甚麼)三言兩語了解到他是黨團員後說「看你也是飽經風霜的人(或是個善良的人;是位閱歷很深的人),現在是多事之秋,大難之前我給你個忠告(或我向你進一良言),把黨團退了保個平安,天要滅惡黨,咱不要受連累。你是個聰明人,我也不用講那麼透了。我們修行之人,以慈悲救人為大,你將來心裏也定會感激我這一面之緣之人的。」

在勸退實修環境中精進

師父清楚的告訴我們:「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在勸退中對那些被邪黨欺騙過深的人,不管其信不信聽不聽,但他從你的祥和心態話語中會感到我們對政治沒有圖謀。除了風險我們沒任何所圖,如果有也只是圖他平安。加上我們的正念,他怎麼會有壞念頭呢?

勸退中也不斷的暴露著自己的人心、觀念和不足。有些自認為已修去或很弱了的執著心也會不時返出,這是好事,讓我能及時發現它,抑制並去除它。有時我也和一些同修有同樣的想法--自己怎麼就修不出慈悲心呢?修出大慈悲心救人就容易了。後來在勸退中認識到,當我們完全放下自我,只存救人的純淨一念時,這不就是對眾生的最大慈悲之心嗎?也有的同修想等我們學好法,才能更安全更好的去救人。是!我們過去曾有許多教訓都是因為我們在法上認識不足,做事基點和心態沒到位,做事和修煉脫節。但是「七﹒二零」以來,大法弟子就是一邊學法一邊實踐(講真相,證實大法),大法弟子的腳步從沒有停止。今天眾生最危急之時,時間不等人,我們不能等學好了法再去救人,況且在家閉門學也未必能學好法,很多法理是在實修中才能認識證悟到的。

有的同修對自己缺乏信心,這也是不同程度在信師信法上打了折扣。師父把這最後樹立威德的機會留給我們,在錘煉我們,我們決不可一次次失去機會。過去的我也是個笨嘴笨舌表達力極差的人,大法修煉改變了我。有幾次在大學內勸退時,還被對方誤認為是學校老師呢,其實我只是十年浩劫時的初中生。

其實勸退並不難,是去執著心難。只要自信堅定的向前邁出步子,就會「柳暗花明又一村」。只要能放棄人心、觀念,用正念智慧的去講,就會越做越容易。「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們有搶救人的心,同時付之行動,師父就會幫我們,其實也都是師父在做。

在面對形形色色的世人,在這複雜多變的勸退實修環境中進一步去認識法,進一步暴露自身的不足,嚴格的在一思一念中不斷修正自己,不斷地檢驗、加深我們信師信法的成度,不斷地充實正念同化大法,實現我們既修好自己又救眾生、證實大法的願望,兌現我們史前誓約。

同修們,我們積極行動起來,抓緊這瞬間即逝的時間,搶救出更多的眾生,不給自己留下太大的遺憾!

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