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煉中去掉嫉妒心的問題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這一兩年來,我在參與證實法項目時,不斷與參與項目的同修或輔導員發生矛盾,有時為一些問題與同修或輔導員爭論不休,有時還很激烈。雖說自己也意識到不好,可是衝突一直不斷,一直苦於不知到底是甚麼執著心造成的,直到師父兩次點化我,我才意識到這裏面有很強的嫉妒心在起作用。

最早時,我在做一些項目時老與項目協調人或輔導員意見相左,發生矛盾。原因一般是我覺的某些事應該這麼做最簡單最快,我覺的答案不是顯而易見的嗎,你們怎麼不這麼做,還花費時間討論或為甚麼那麼做?或者心裏認為項目協調人或輔導員能力不足以勝任此項目,使大家事倍功半,浪費時間精力等等,最後我消極被動的做或者讓同修按他自己的想法做吧,我也講累了幫累了,不摻和了,我點到為止,能幫我就幫一點,不能幫你們愛怎麼做怎麼做。對同修冷嘲熱諷。

這種狀態持續了一段時間沒有突破,直到有一天讀《轉法輪》第七講「妒嫉心」時師父點化我別做「申公豹」為止。我慚愧萬分,修煉這麼多年,我從沒想到自己竟然也和「申公豹」一樣,自認為某些同修「又老又沒本事」(語言差,辦事慢,年紀大,學歷低,說話囉嗦,脾氣大等等),又沒叫有能力的同修(可能是其他人,也可能是自己)「去封神」,就「妒嫉的不行,老跟姜子牙搗亂。」師父點化我這一點後,對這方面我就比較注意了。

後來我再做事時對同修指手劃腳少了,與他人意見相左,發生矛盾的情況也有所改觀。但在做事時,同修對我「指手劃腳」或給我提建議時,我還是不太痛快,尤其當他是與我一樣的普通學員(非項目協調人或非輔導員),或者他是不參與此項目或不願參與此項目的學員給我提建議,心裏就「憤憤不平」:「你也可以做呀?!」「你也可以學著做呀,又不難!」「你為甚麼就不能提高提高?」 「我已經很忙了,你又不動,還沒完沒了」,「自己不做還沒完沒了的指揮我」或者「我還哪有時間精力管那個呀」……這次師父點化我更多了,還是「平均主義」、「妒嫉心」做怪。

師父又進一步點化我「妒嫉心」如何使我不能與其他同修配合協調好,為甚麼原先會覺的我講累了幫累了並且會消極怠工,最後撂挑子,就因為大家整體做一件事時沒按照我期望的去做。就因為我「老是覺的自己應該恰如其份的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轉法輪》第七講),最後自己關過不去,碰壁碰趴下了,還不找自己的問題,還覺的別人都不理解我。

師父還點化我,與同修整體配合協調去做證實法的項目時也要隨其自然,不能當常人,不能太執著自己的東西,不能別人都贊同你,你就認為自己的東西好,就放不下。一切都有老師的法身在管的,要信師信法 ,不要藉口證實法項目,就不去自己的執著心和利益之心。

這裏我對「利益」有了進一步的理解,我認識到「利益」並不一定像原先我認為的侷限於物質,對修煉人來說,「利益」也可包含「名」和「情」,不合你的意了,不如你的願了,事情未達到你的理想結果了等等。個人理解,只要是「為私為我的」都可稱其為不同層次的「利益」,都要去。

師父還點化我和同修們平時修煉時出現的妒嫉心的表現,為甚麼有時不能修口,為甚麼同修間會有間隔,提醒我們不要因為不服氣和妒嫉心最後被邪惡、舊勢力和共產邪靈鑽了空子。師父還點化我要虛心,不要輕視新學員的意見擺老資格,學員的意見都要聽。

師父還點我為甚麼平時在學員集體交流時會對有的學員的修煉體會不耐煩。對不同的學員的修煉心得體會或悟到的不同層次的理都要珍惜聽,不能輕視,不管自己喜好如何。

師父還告訴我修煉中也不能爭強好勝。

我一直以來都認為自己不是一個愛妒嫉的人,實際不是這麼回事。到這裏,我才有些明白這一段時間為甚麼自己覺的心性提高不上去了,正如師父所說:「今天我跟煉功人講,你可不要這樣執迷不悟,你想要達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層次上修煉,妒嫉心必須要去掉。所以我們把它拿出來單講。」(《轉法輪》第七講)

希望和同修共勉,修去妒嫉心。個人認識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