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法輪功學員洪法講真相故事(圖/音)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法輪大法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在很多國家的人們是通過其他法輪功學員的介紹,或是通過互聯網、媒體上的報導開始認識法輪功的。但歐洲瑞典的法輪功學員不同,一九九五年李洪志先生曾來到瑞典,開設了為期七天的法輪功學習班,上百人因此而知道、了解了法輪功,並真正開始修煉。以下是瑞典學員如何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以及在法輪功遭到中共迫害這八年來向人們講述真相的故事。


瑞典法輪功學員在斯德哥爾摩市的議會廣場(Mynttorget)進行洪法講真相活動。學員們演示祥和的五套功法,並舉辦揭露迫害的圖片展。許多人停下來觀看,並了解更進一步的信息。


首都斯德哥爾摩市中心國王花園(kungstradgarden)舉辦真善忍美展,吸引許多民眾駐足觀看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市中心國會(Riksdag)旁邊的錢幣廣場(Mynttorget),瑞典的人權組織SHRIC(Supporting Human Right in China),舉行聲援九百萬人退出中共活動,並抗議中共虐殺法輪功學員、活體盜取器官、焚屍滅跡的暴行。

在二零零七年六月六日瑞典國慶節的時候,一位年輕人就在國王花園裏揮手高呼同伴:「YANNY你快點過來啊,這個事情很重要的!」他所說的重要的事情,就是幫助制止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花園裏他收到了法輪功學員發送的法輪功真相材料,隨即在反迫害徵簽表上簽了名,如他所願,女友Yanny也和他一樣簽了名。

和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一樣,瑞典的法輪功學員常常在週末、節假日的時候,放棄自己的休息時間,上街徵集簽名,向路人講述法輪功的真相,揭露中共八年來迫害法輪功、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以上的情景正是法輪功學員在首都斯德哥爾摩著名的國王花園徵簽時遇到的一幕。到國慶節那一天,這樣的簽名已經持續了十多天了,很多瑞典人都像那位年輕人一樣通過簽名表示自己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支持。

不僅僅是普通的路人,瑞典各界人士都公開表示要制止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並牟取暴利的罪行被曝光後,瑞典六個黨派的國會議員在二零零六年九月曾發表聯合聲明,題目為「中共必須停止盜取器官」。

* 通過學習班認識法輪功

純樸善良的瑞典人很早就得到了法輪大法的福音。與很多其它國家不同,很多瑞典法輪功學員是通過參加法輪功學習班開始認識了解法輪功,並開始修煉的。一九九五年四月六日,法輪大法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來到了瑞典,先舉辦了五場講法報告會,四月十四日至二十日,李先生在哥德堡的Nordgarden舉辦了第二次海外法輪功學習班也是最後一次面授班。當時參加的人絕大多數是西人;他們來自不同的城市,有教授、醫生、護士、工人以及管理人員等。人數之多大大超出了王女士的預料。一九九五年,王女士邀請正在法國辦法輪功學習班的李先生來瑞典講法時,還曾經擔心參加者太少。

她談到:「當我得知李老師在法國講法我就趕緊和法國聯繫,問老師能不能來瑞典,老師同意了。我特別高興,趕緊就開始準備,但是又不知道怎麼準備。如在找翻譯上吧,就必須有人了解法輪功,這又沒有人了解法輪功,對氣功哪,也很少人知道。所以就是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做。我就想告訴所有我的朋友,所有我的病人,所有能知道的路子吧,也發出了廣告。但是心裏沒數老是嘀咕,我記的有一天給老師打電話,就是我心想在國內都有六千人來參加學習班,到這的話有多少人參加,我心裏一點數都沒有。當時我就把這個想法跟老師說了,老師說:「趕緊睡覺去吧,只要有一個人能真正得法,我去都是值得的」。這時我心裏一塊石頭落地了。實際上我發現,當時辦班的時候出乎我的意料,來了一百多人。我們租的場地是可以容七十多人的地方,來的人都擠滿了,門都擠不進去了。後來我們辦班的時候就換了,換了一個能裝一百多人的地方。我的印象就是,在哥德堡就是有三次,因為要讓別人了解法輪功,先是在哥德堡辦的,一次比一次人多,第一次七十多人,然後是在圖書館辦了一次,還在Vaxenskolan成人學校辦了一次,最後一次人最多,另外還到udvalla辦了一次報告會,還到斯德哥爾摩舉辦了一次報告會,所以一共有五場報告會。」(錄音1

在中國大陸辦班時,有時為了減輕學員的負擔,李先生將九天的課在七至八天內講完。瑞典的這次學習班也一樣。

「老師來的時候是四月六號,就是復活節前夕。在復活節開始的時候我們就開始辦學習班,老師說九天班對這裏的國外的人來說可能有一定的困難,最少最少是七天班。這樣的話哪,幾天用的是復活節的日子,另外幾天是工作日。我就用晚上的時間,復活節我們用的是白天的時間。」(錄音2

* 言傳身教,處處為學員著想

在講課的時候,李先生也處處為學員著想,盡可能的讓學員能聽清楚,真正的明白。

「就是在辦學習班期間吧,當時也特別擔心翻譯的問題,老師解釋的特別清楚,特別照顧怕外國學員聽不懂,解釋啊,有時還畫畫圖。在煉功上,當時讓我在台上做動作,老師在下面一個一個的給糾正。所以花了很長時間,而且每次開班之前,學員自願的提前來,有機會糾正一下動作。老師每次都是提前來的,學習班每次老師都是特別遵守時間,都是準時開始的。所以老師特別強調學員一定要準時到。還有老師那種勤儉吧,剛一來的時候下飛機,我印象挺深的當時老師手裏提著一箱方便麵。」(錄音3

在大陸辦班時,李先生在各地奔波,就長期靠吃方便麵充飢。除了生活上的節儉,李先生處處都在言傳身教,給學員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王女士介紹說:「由於當時的人手少,自己脾氣就有點急躁不耐煩,回答學員的一些問題時,就帶點不耐煩的勁。有一天吃飯的時候,老師就把我叫到一邊說要跟我說一點事。老師給我提出來說,對於這些學員哪,你一定要好好對待他們。給人感覺老師一點架子也沒有,特別隨和,有甚麼吃甚麼,從來也不挑,在生活上沒有任何要求。甚麼他都可以,很隨便的。每次講課老師都是穿的整整齊齊乾乾淨淨的,給我感覺,處處都是為別人著想,對自己要求特別嚴格。老師在講課的時候特別耐心哪,一遍一遍的教,有些人的動作吧,糾正一遍,待會兒他的動作又回來了,老師又去糾正,有些時候老師要糾正好幾遍,就那一個人的動作呀。老師特別特別的耐心。我們參加的人是一百多人。」(錄音4

當時參加過學習班的護士小姐芘爾優回憶起當時參加學習班的快樂時說:「我記的第一次在學習班上,李老師進屋時,我見到他很高興,他看起來也非常高興。就是他攜帶的能量令我很開心。他講了很多很多很好的東西,做一個好人的重要性以及為甚麼要做一個好人。我記的他非常溫暖祥和。他本身就散射著他教的東西──真善忍。無論我們提了多少問題,他都非常有耐心的給我們一一解答,儘管許多問題重複提出多次,他也會很耐心的解答。」(錄音5

不同的語言,全然不同的文化背景,對這些瑞典學員而言都不是限制。舞蹈老師莉昆瑪說:「不需要語言,我們用心交流。聽不懂中文沒有關係,我們用心去聽,絲毫沒有障礙。」(錄音6

* 修煉就是修心性,同化真善忍

「修煉」這個蘊含東方神秘色彩的名詞對很多西方人而言依然陌生,很多西人學員通過在日常生活中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個好人,越來越清楚甚麼是修煉。

在一九九五年聽過李老師講課的斯萬(Sven)談到:「一開始真是不明白修煉這個詞中具體說的是甚麼,甚麼是法輪功?通過老師在哥德堡三次學習班的講解以及通過七天的法輪功教功班學習,我進一步了解了甚麼是修煉,明白了修煉的內涵就是要修心性。隨後我在日常生活中,在工作環境中隨時隨地的試著去修煉自己,真不是那麼容易的。在工作中,當擺在你面前有一大堆的工作時,就會有壓力,就容易急躁,那個『忍』字修的就不好。當工作中發生一些事情的時候我特別容易急躁。有的時候也會被提醒。記的有一次,跟我在一起工作的一位年輕人叫馬德烈,他這樣說:「你『真』也有,『善』也有,就是沒有『忍』。」我聽後暗自笑道,是誰在用他的嘴這樣提醒我哪。事後我認真的向內找,他這樣提醒我真不錯。

在我們的工作中又冷又髒又緊張,有時需要大聲的呼喊,有的同事會說一些髒話,要想做到『忍』還真覺的很難。有的時候做到了,覺的挺高興。有的時候沒做到,沒做到的時候就試著向內找準備下一次做好。其實我們心裏是怎麼想的,一思一念都是非常重要的。他們都像鏡子一樣把我們的心照的清清楚楚,看你是否真的明白了。如何修煉,自己越來越明確了。一開始我們沒有很多的資料,但是我明白他的核心就是真、善、忍。明白這個是最重要的。」(錄音7

* 為了讓更多人知道法輪功

在李老師離開瑞典後,為了讓更多人也能在法輪大法中受益,這些在修煉法輪大法中受益的法輪功學員除了每週日堅持在煉功點煉功外,還多次舉辦九天講法錄像學習班,一直堅持了幾年。參加的人越來越多,大家都想有一本瑞典文的《轉法輪》。為了滿足大家的需要,一些瑞典學員開始自己翻譯。當時英文版《轉法輪》還沒完稿,他們就請中國大陸的學員幫忙翻譯成英文,然後他們再從英文翻譯成瑞典文。在翻譯過程中他們一絲不苟,第一遍不行,又翻譯第二遍;就這樣瑞典文《轉法輪》在一九九七年十月正式出版。

同時這些在修煉法輪大法中受益的法輪功學員還到附近的國家去洪法,向更多人介紹法輪功。瑪麗雅(Marja)回到了家鄉芬蘭,舉辦芬蘭語的九天學法教功班,與當地的學員一起看李老師的講法錄像,並一起翻譯芬蘭語的《轉法輪》。

Sven則跑遍了周圍所有的國家,每星期他都會開車三、四個小時去丹麥,和丹麥同修一起煉功。

就這樣,瑞典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各國的法輪功學員一樣,一起煉功,互相交流,共同在心性上提高。但是這段平和的時光在一九九九年被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打斷了。

* 制止迫害,講真相救眾生

法輪功學員無法理解,中共為甚麼要迫害這些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的人。Sven談到自己當時的感受時說:「我真的不相信我的眼睛、我的耳朵,我不明白這到底是為甚麼?為甚麼要迫害那麼善良的人們?那些為了健康,為了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這些事情是我一生中從未聽說過的。同時在這迫害之前,我到過中國許多次,中國有多少人在煉法輪功啊?!那真是要多少有多少啊!在公園裏,到處都是煉法輪功的人們。為甚麼要處罰,要迫害那麼美好而善良的人們哪!我認識他們中的很多人,他們那麼善良!我不明白?!」(錄音8

當時大量的西方媒體不了解法輪功,在報導中轉載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誣蔑之詞。法輪功學員從對迫害的不解到開始給自己身邊的人談自己的經歷,告訴人們法輪功是一門教人以「真善忍」做個好人,給人帶來身心健康的修煉方法。中共迫害法輪功是錯的。

Sven談到:「就連我上班的地方,那些同事都看報上的宣傳,很多都是直接從中共報紙上翻譯過來的。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的詞彙,一開始我只是笑他們這麼愚蠢的做法,後來我感到這肯定是有原因的,我們如何讓他們知道真相,如何去救那些被中共矇騙了的人們,不要相信中共的宣傳。一開始不是很容易的,很多人都覺的我們很危險,一些中國人他們很害怕。就這樣,我們一步一步的、一年一年的給政府部門、政治家們,以及過路的人們講著真相。」(錄音9

除了給瑞典的民眾、政治家講真相,Sven還走遍了近三十五個國家,他去過日本、韓國、台灣、新加坡、澳大利亞、新西蘭、南非、埃及、以色列等等。他常常一連上好幾天班,擠出休息時間,花費自己的積蓄,到世界各地去講真相。他所做的這一切就是為了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讓人們明白法輪功真相,不再受中共的矇騙。

其他的瑞典法輪功學員也通過各種方式讓更多的人了解真正的法輪功。他們上街設立真相資料的攤位,演示五套緩慢圓的功法,告訴人們法輪功是如此祥和的功法。他們展出各種從中國國內輾轉送出的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照片,通過真人模擬的反酷刑展讓人們知道,法輪功學員正在中國遭受這樣的酷刑折磨,請幫助制止酷刑。

在大紀元報社論《九評共產黨》刊出後,法輪功學員也開始幫助推廣《九評》,因為《九評共產黨》系統客觀的揭示了中共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正是因為中共「假惡鬥」的本性與法輪功要求人們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是相違背的。越來越多人開始了解真相,開始用自己的方式幫助法輪功學員。

在法輪功學員的信息攤位上,很多人簽名制止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學校的開放日活動中,校長幫助法輪功學員發材料,介紹法輪功。首都斯德哥爾摩的開放電視台一個專題節目中報導了中共對高蓉蓉和其他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記者艾斯肯斯頓(Askensten)在節目中說,就對法輪功的迫害的規模和持續性而言,中共算得上是世界上最惡劣的人權侵犯者之一。節目呼籲大眾關注這場迫害並採取行動幫助制止迫害。

瑞典非政府組織「支持中國人權組織」加入了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調查團(CIPFG),並期待能一起調查更多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真相,特別是關於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

在各種各樣講真相的方式中也有各種藝術形式。「真善忍國際美展」中展出的都是法輪功學員的作品。在首都斯德哥爾摩舉辦的「真善忍美展」上,國會議員哈拉德•諾德隆德(Harald Nordlund)先生在致開幕詞中說:「我們大家都可以運用各種方法表達我們無法接受中國共產惡黨對正義、自由及人權的攻擊和誹謗。我們必須和這場迫害的受害者以及其他許多人權遭受迫害的人站在一起,為他們伸張正義。我們可以將這場迫害寫下來、告知人們這場迫害、以各類藝術形式傳遞美好的信息。」

音樂也是瑞典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的方法。他們成立了音樂小組,自己作曲填詞演唱,表達的信息非常明確:「停止迫害法輪功。」

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都有一個共同特點──不會放棄自己的信仰,他們會一直採取各種方式讓人們了解真相,共同制止這場對好人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