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大法弟子於真潔遭迫害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牡丹江大法弟子於真潔在邪黨迫害法輪功的八年中,遭殘酷迫害,曾被多次綁架、非法勞教,遭受過酷刑折磨和非人虐待;於真潔的弟弟、弟媳、妹妹都被非法判刑;她的女兒也曾被非法勞教;丈夫在於真潔出獄後就和她離了婚。以下是於真潔自述幾年來遭迫害的經歷。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後身體發生很大變化,深深體會到師父時刻在看護著弟子。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發生後,我到北京證實大法三個多月,十月末,我和幾位同修被綁架、送回,非法關押在牡丹江看守所。

九九年末,我被牡丹江「六一零」和國保大隊非法判勞教三年,先被非法關押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經常遭惡警打罵,從早到晚每天都被強制勞役。有一次,我們幾個同修拒絕配合惡警要求,被除去外衣在冰天雪地裏冷凍,被凍的渾身僵死、失去知覺。

我堅修大法、拒絕「轉化」,被勞教所轉到臭名昭著的哈爾濱黑龍江女子戒毒中心。在那裏,大法弟子被惡警殘忍的暴力折磨,我曾經被整天整夜酷刑電擊折磨,臉部都被電的處處皮開肉綻,邪惡至極的惡警稱之為「迸爆米花」,可見他們已人性全無。我被迫害致身體極度虛弱、全身無知覺、不能自理時,才被送回家。

二零零三年,我和同修在資料點做資料救度眾生,後被人出賣,再遭牡丹江國保警察綁架,同修王明柱和他妹妹被非法判刑,我在師父呵護下走脫,但不得不流離失所,有家難歸。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中旬,我在家中被牡丹江國保及荷槍實彈的武裝警察再次綁架,他們搶走了我的私人電腦、大法書、真相資料等物品。惡警野蠻暴力導致我的身體失去知覺、不能動,幾人惡警像綁票一樣用東西把我包裹起來,強行抬走,非法關入看守所。

我絕食抗議,要求釋放,然而在我四肢不能動的情況下,惡警仍對我野蠻灌食。後來我被抬到市公安醫院。在家屬的要求下,我才被抬回家中。

通過學法和同修的正念加持,不到一個月,我的身體就恢復了,但被迫再一次流離失所。

後來知道,那次和我同時被綁架的同修有近二十人,包括年近七十的老人都被綁架,二名同修被非法判刑、勞教,一名大法弟子家屬也被非法判刑,其餘同修都在關押迫害後被勒索不等錢財、甚至有的被勒索好幾萬元才放回。

二零零七年八月,牡丹江國保大隊伙同分局、派出所又一次對大法弟子大面積綁架,至今仍有好幾位同修被非法關押。

正告那些參與迫害的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黑龍江女子戒毒中心、牡丹江六一零成員、牡丹江國保大隊警察、牡丹江國安局成員、各分局派出所警察,尤其是曾參與綁架迫害過我的女子戒毒中心寧立新、牡丹江國保警察李富、彭福明、楊丹蓓等人,立即停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善惡有報的天理是不變的。天滅中共是必然,神在衡定著一切生命的所為,當你們參與綁架、虐待大法弟子、勒索大法弟子錢財的時候,那一筆筆帳就會記錄在案。不知悔改,那就是你們一根根奪命索,甚至更慘。這不是危言聳聽,惡報的事例已是層出不窮,牡丹江六一零頭子李長青遭惡報死亡事實應該作為前車之鑑。思考一下吧。願我的勸諫能讓你們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