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牡丹江勞教所準女隊迫害大法學員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三日】黑龍江省牡丹江勞教所準女隊位於四道村村西高牆電網內,牡丹江勞教所北樓的三樓,於二零零零年六月開始關押綁架來的牡丹江地區女法輪功學員,並專門購進了二十把鐵椅子、寬膠帶、綁腿帶等刑具。在大法學員抵制迫害下,女隊很快解散,前後共非法關押了二十名法輪功學員。

女隊惡警對大法學員的迫害不分白天黑夜,經常是整夜或半夜的摧殘迫害。幾天就把大法學員的床鋪、物品搜一遍,多次強迫脫光衣服搜身。一次惡警把八名大法學員綁在鐵床上,用繩子把嘴勒住再用膠帶把臉全纏上,給錄像。

勞教所女隊惡警經常把監舍門鎖上,單個屋對大法學員毒打迫害,惡警管教劉秀芬、張曉光扇大法學員嘴巴子,摁住頭往鐵床上撞,往牆上撞,往鐵欄杆上撞,把整盆水到在學員身上、床上,用拖地的拖把蘸水在大法學員頭上、臉上、身上拖,甚至坐到學員身上施暴。

惡警還會在監舍走廊放大錄音機的音量,又吃、又喝、又跳,強迫大法學員看污衊誹謗大法的電視錄像,用電棍電大法學員全身。

女隊行惡責任人有:牡丹江市六一零頭子李長青、牡丹江勞教所所長孫樹田、副所長趙冠英、隊長張學鳳、教導員馬麗、女管教十二名。

以下是大法學員被迫害的事實:

張芬榮被毆打 朱豔被注射不明藥物

大法學員張芬榮,39歲,牡丹江市興隆鎮人,惡警經常把大法學員手、腳都綁上固定住,嘴用寬膠帶勒住,打罵迫害。有一次張芬榮被綁住後,趙冠英用隨身帶的公文包抽打她,張芬榮被打的滿嘴流血,多日不能進食。

還有一次,惡警把張芬榮、侯麗華分別關起來綁在鐵椅子上,綁住手、腳,把嘴用膠帶纏住,不但女惡警輪番打,還叫來男惡警一起對她倆進行毒打。朱豔看不下去,上前抵制,被惡警單關起來,給她打針之後,很多日子左胳膊都是麻木的。

商秀芳、程玉環被膠帶封嘴 幾乎窒息

惡警經常在監舍走廊罰大法學員,用膠帶封住大法學員的嘴,拳打腳踢。一次在大法學員只能用鼻孔喘氣的情況下,惡警張曉光用塑料瓶裝上水對著學員的臉部鼻子潑水,因嗆水,程玉環、商秀芳被嗆得幾乎窒息過去。

商秀芳,寧安市衛生防疫站職員,女,41歲,依法進京上訪,2000年2月10日被非法勞教1年,拒絕所謂的「轉化」,又被超期關押3個月,其中在牡丹江勞教所女隊非法關押2個月,其餘均在寧安看守所非法羈押。

侯麗華因大法書被沒收,多次要管教不給,侯麗華絕食。多名管教摁住侯麗華的身體各部位,用鐵鉗子掐住她的舌頭,野蠻灌食,在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舌頭都是麻木的。

沈景娥被迫害致死

沈景娥,二零零零年四月在體育場參加集體煉功,被穆稜市公安局政保科孔慶增、王永安等人綁架,被送往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臨走時,孔慶增向家人索要一千伍佰元錢)勞教所拒絕接收她們。六月二十七日惡警孔慶增又將她們送進牡丹江四道勞教所。在勞教所,她們齊聲背師父的法,惡警就用膠帶將她們的嘴封上;打她們;拿電棍電她們;將她們手腳綁在椅子上。沈景娥住的寢室對面是男寢室,她在寢室煉動功,正煉抱輪時,惡警不讓煉,她仍堅持,惡警將她褲子扒下。她在床上打坐煉功時,惡警用冷水往她身上潑;拽開衣領往裏倒冷水。打她、罵她、侮辱她的事每天屢見不鮮。

兩個月後,由於她絕食反迫害,勞教所將其退回。她堅持修煉講真相,又被判刑非法關押在哈爾濱監獄。熬過了漫長的日日夜夜,承受住了三年半的百般摧殘,二零零五年五月,她終於回到家鄉。但她的身體已極度的虛弱,每天只有少量進食,精神上的折磨,使她心力十分衰竭;中共惡黨控制下的相關部門不給退休金,生活得不到應有的保障;整天生活在恐懼的陰影中。沈景娥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離開人世,時年四十五歲。

潘豔華被迫害精神失常

惡警張曉光、劉秀芬掐潘豔華大腿裏側、掐嘴,潘豔華的嘴、大腿裏子經常被掐得青一塊、紫一塊、黑一塊的。

在一次,隊長張學鳳把潘豔華關單間迫害,大法學員絕食抵制,惡警把潘豔華拽到樓下男隊,讓男惡警毒打折磨潘豔華,因為潘豔華長期受到管教對她精神與身體的雙重迫害和摧殘,她出現了神志不清和語言反常,最後被送進精神病院。

張豔芹、金鳳英被毆打

惡警把張豔芹、金鳳英單個關起來毆打迫害。管教張曉光問她還煉不煉,張豔芹說煉,就拳腳相加,嘴被打的起一個大黑包。一連多日不消。把張豔芹、金鳳英綁在鐵床上,還扎腳心。參與人:趙冠英、獄醫劉某某、張曉光、劉秀芬等多人。管教馬麗有一次扇金鳳英嘴巴子,一連幾十下的扇,滿走廊都能聽見。

流氓女惡警

惡警劉秀芬強行扒侯麗華、沈景娥的褲子,並把她往對著的男監舍的窗台上推。惡警劉秀芬甚至揪住六十多歲大法學員宋老太的乳頭調戲、說髒話。

惡警張曉光把大法學員吳秀岩用手銬銬在廁所裏毒打,把姜玉梅銬在廁所水箱上,拽開褲子往裏灌水折磨迫害。

有一次,惡警對大法學員進行一夜的迫害,為了抵制邪惡的迫害,大法學員整體絕食,並上書勞教所及上級相關部門揭露並要求停止迫害,追查違法管教的責任。惡獄警強行對大法學員分開一個屋一個屋插管灌食。

趙冠英找多名學員談話,實際是恐嚇阻撓大法學員揭露他們的犯罪惡行,害怕惡警的犯罪行為被曝光。在大法學員的堅持下,對負有直接責任的惡警馬麗、張曉光、劉秀芬象徵性的做了批評處理。

由於大法學員的共同抵制,邪惡的壞人想迫害大法學員陰謀徹底破滅了,這些惡警並沒有拿到所謂「轉化的成績」,在牡丹江勞教所建立女隊的計劃徹底的破產了。女隊很快就解散,除少數被邪惡的壞人綁架到外市迫害外,其他女大法學員都闖出了這個魔窟。

但這些實施犯罪行為的女惡警並未得到應有的懲罰,打人兇手趙冠英本人,後由副所長升為勞教所的所長,張曉光由一名管教升到教育幹事兼內部電視台的廣播員。

這是牡丹江勞教所迫害大法學員的一部份事例。奉勸那些至今對大法、對大法師父沒有正念,而且還在參與迫害的惡人,大法的慈悲與威嚴同在,去惡從善,才是明智的選擇。

相關惡人:

牡丹江的六一零頭子李長青(男)
牡丹江勞教所原所長孫樹田(男)
主抓迫害法輪功的副所長(現任所長)趙貫英(男)

教導員馬麗(女),所長孫書田的小姨子,後調升到生活衛生科當科員。
惡獄警張曉光(女),家住市公園東門華威開發的陽明三區,由於迫害大法被升到教育科當科員,兼任廣播和內部電視台的廣播員,多次和另外一個惡警許縱海(音)(牡丹江勞教所內部刊物的編輯)組織材料詆毀大法

惡警:王力,現任四大隊當隊長。

牡丹江勞教所地址:黑龍江省牡丹江市鐵嶺河鎮四道村牡丹江勞教所
牡丹江勞教所郵編:157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