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會《轉法輪》中「真正」二字的法理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我一九九八年得法,至今已九年多,也算是個老弟子。可是由於自己執著心多,悟性差,提高很慢,身體也總處在一種消業狀態,總有一種無可奈何的心情。同修交流時說:「你應該在法上好好悟一悟」。這句話對我震動很大。開始覺的有點委屈,自認為有文化、退休在家時間多、學法抓得緊,法理也知道不少,怎麼能說沒在法上悟呢?雖然一時想不明白,但覺的同修提出來,肯定是自己這方面做的不好。要找到問題的關鍵所在,只有好好學大法才能解決。怎麼學法?還像以往那樣一遍一遍地讀嗎?《明慧週刊》上有關眾弟子背《轉法輪》而收穫非淺的文章,大大的啟發了我,於是下決心開始背《轉法輪》。

我今年已近七十歲,自己感覺確實記憶力差了。太長記不住,那我就採取背一句話的意思,也就是背一個句號。具體方法是:一句話重複念,重複記,直到背熟為止。我雖然過去已通讀大法幾十遍,但多數是一讀而過,沒有認真地對照自己和周圍的人、事、理去思考,多數是字面上的理解。這一背書就大不一樣了,覺的有一種過去不曾知道的理自己突然理解到了,收穫很大。

在通讀《轉法輪》時雖多次看到過「真正」二字,但從沒有引起我的注意,沒感到這兩個字的分量。雖然現在剛剛背到《轉法輪》第四講,可是在腦子裏出現最多、印象最深、和自己與周圍的人、事、理聯繫最多的也就是「真正」二字這一法理。我把自己在現有這個層次中粗淺認識寫出來與同修切磋,不當之處請批評指正,以得到真正提高。

一、「真正」二字的分量

師尊在《轉法輪》一書中,在關鍵的法理上都加上「真正」二字。我體會到這兩個字重千斤、重萬斤!因為「真正」二字做到還是沒做到,就是人神之別,做事結果的好壞之分、成敗之因。要「真正」的,也就是決不能是「假」的、「自欺欺人」的、「敷衍」的、「虛偽」的、「心不在焉」的、「馬虎」的對待修煉中的每一件事。師父講:「修煉可不是兒戲,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嚴肅,不是想當然的」(《精進要旨》)。下邊我把師父在《轉法輪》前幾頁中提到「真正」這一法理的部份句子列舉出來,我們共同體悟一下:

師尊講:「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煉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那麼真正修煉,對學員的心性要求也就要高了。我們坐在這裏的人,是來學大法的,那麼你就得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煉功人坐在這裏,你就得放棄執著心。」(第二頁)

「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第二頁)

「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這一念就最珍貴,因為他想返本歸真,想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第四頁)

「要從根本上解決這些問題,我們就必須把大家當作真正修煉的人才能這樣做的」。(第七頁)

「真正傳功要講法、要說道的。在十堂課中,我要把高層次的理都闡述出來,你才能夠修煉;不然的話,根本就無法修煉的。」(第七頁)

同修,我們共同學習了師尊以上幾段講法後,會對「真正」二字在我們修煉中的分量有很深的印象吧?當我們沒做到真正按照師尊的法理去做時,我們就不會真正達到師尊的要求,也就不會出現神跡,也就不會成為真修弟子。同修,讓我們真正共同精進吧!真正放下那個病,真正放下生死,真正放下名、利、情,圓滿隨師還。

二、真正信師信法

回憶我一九九八年得法以來的修煉過程,大大小小的關過得不少。哪些關過去了?哪些關過的不好,跌跌撞撞的?哪些關沒過去,摔倒了?總結起來真是教訓良多。我感到問題的關鍵是:有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有沒有真正的信師信法。如果真正能做到師父講的:「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無存〉),那任何關、任何難都擋不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開始瘋狂鎮壓法輪功,到處抓捕大法學員,強行辦各種洗腦班。由於自己學法少,人心多,怕心作怪,沒有把自己當作真正的煉功人,沒有真正信師信法,在邪惡的壓力下違心地寫了「三書」,向邪惡妥協,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不可抹掉的污點。雖然後來寫了從新修煉的聲明,但也是在修煉中走了彎路,造成終身遺憾!我們要牢記真正信師信法,才能走正修煉的路。

下邊說一說我周圍有兩個同修分別過的病業大關,由於信師信法成度不同而造成的迥然不同後果:

學員甲,年齡不到五十歲,二零零三年被醫院確診為乳腺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她修煉還挺不錯的。七二零以後,由於邪惡的殘酷鎮壓,社會、單位、家庭的多重壓力使她不能正常學法、煉功,也很少與同修接觸和交流,師父讓做的三件事也沒有真正去做。所以大病業一出現就害怕了,守不住心性。表現為一會想學法,一會想到醫院,一會又向常人說自己是煉法輪功的,想以此來證實自己沒有怕心。由於沒有真正放下那個病,沒有真正信師信法,病情持續惡化,承受不住,去了醫院。就這樣幾進幾出醫院地折騰,結果不到一年,於二零零四年去世了。她的死給周圍的同修和常人都造成很不好的影響。

學員乙,是位八十七歲的老人,她年齡雖大,卻始終堅持學法、煉功,並嚴格要求自己,為大法做力所能及的事。在一次大的病業中,她滴尿不止,胃也不好,幾乎不能進食,折騰幾天後,已無力再下床,只好在床上拉屎、撒尿。家人知道她是修煉人,但看她很痛苦,年齡又大,怕有生命危險,就徵求她的意見:是送你去醫院?還是信師信法,闖過病業關?老同修在關鍵時刻守住了心性,主動表示決不去醫院,去留由師父安排。這正念一出,神跡出現了!當晚夢中師父給她消業,第二天不滴尿了,也能吃東西了,當天就能下床了。真正放下生死,真正信師信法,闖過了病業大關。是師父救了她,大法救了她,現在她仍在精進實修。

師父是在真正的往高層上帶人,我們要真正信師信法,要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圓滿隨師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