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抓緊機會開口講真相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六日】

重視向西人講真相

一段時間以來,我出門遇到華人就講三退,儘量不放過華人,但是看到西人就滑過去。前段時間,每天傍晚推著孩子在住家附近散步。因為我家附近很少有華人,都是西人,所以就很少有開口的機會。自己覺的每天散步那麼長時間,卻講不了真相時間浪費了很可惜。我從前一直有個障礙,因為看到每次大法活動過後,地上都會留下許多英文傳單,而且感覺西人很多也不知道法輪功是啥,糊裏糊塗接過來也不知道珍惜(因為我感覺華人有的一聽是法輪功或者三退資料就不肯接,所以接的應該就不會浪費),如果亂扔掉多可惜。所以我一直就以這個藉口不向西人發傳單,總覺的在遊行中發可能對方對法輪功印象深刻就會珍惜些吧。其實仔細想想覺的自己這種顧慮也不對啊,傳單印出來就是發的,怎能因為怕被丟掉就不發了呢。

於是從前幾天開始,就一邊推著孩子走一邊發傳單,說句「請了解法輪功真相」,大部份人都接過去,很多人都邊走邊看。我感覺就因為我動了打算一路發資料的簡單一念,另外空間就有所不同,與大法有緣的人都聚集過來。從前沒有動念給西人講真相的時候,我帶孩子去沙灘玩兒,遇到的印巴人很少主動和我說話。那天則好幾人主動和我說話,我也因此藉機講真相。在回家路上,在某個小路口遇到兩個白人,我就態度非常熱情地和她們打招呼,她們也態度非常熱情地回應,像是對待熟人一樣,我還納悶是否我態度太熱情了,讓對方以為遇到熟人了。我遞過去資料,她們也接了。後來其中一人對另一人介紹說「她(指我)住在某個樓」我正奇怪她如何知道的時候,她又加上一句說「她是我的鄰居」。我這才想起來,因為很難碰到,我對白人的面孔又不敏感,所以我沒認出來。因為我的熱情打招呼,所以她也完全不知道我沒認出來她。

第二天遇到兩個白人老太太,她們各自接了一份資料。其中一人看了高興的說,這就是我女兒給我介紹過的,她非常感興趣,一再感謝我。

這兩天徵簽,效果也很好,很多人看的非常仔細,簽名過後我還給他們一份傳單,我想他們簽名過後拿到傳單也許會更重視。即使說不了解情況不肯簽名的,幾乎也都願意拿傳單了解了解。我還問了一下願意簽名的人是否聽說過法輪功被迫害的事情,發現絕大多數都聽說過。不過自己一有人的念頭就會碰壁,遇到有的人很喜歡逗孩子玩兒的,我本以為他們應該更容易講,因為氣氛已經很融洽了,沒想到他們還真的一口回絕了,因為這本來就不是人的情面上的事情。

突破心理障礙在商場講真相

我從前還有一個障礙,就是在商場裏遇到華人時開不了口,總覺的害怕打擾別人,又害怕違反商場規定。後來想想真是奇怪呀,在地鐵、公交車、戶外、景點、學校裏面遇到華人時候我上去講三退的事感覺沒有障礙,心裏也不覺的是打擾了誰,我知道地鐵裏有不讓發傳單的規定,所以我都是私下裏個別給對方,所以從未遇到麻煩,自己也不覺的違反了規定。但是一到商場我就變成啞巴了,遇到很多好機會都因為心理障礙錯過了。後來我想,為何我在景點講真相不覺的是打擾了別人的旅遊興致,在商場卻害怕打攪了別人的購物興致呢?何況我去的還是大的商場(Mall),在一家家的店鋪之外還有很多公眾休息地帶。其實這些還是自己找的藉口,根本原因還是我自己潛意識中有不想講的心,所以有個藉口就可以不開口了。其實我從前在商場裏面也發過很多新唐人晚會的傳單,感覺心態挺自然的,但一改成講三退就怕打攪別人。甚至擔心會不會被不明真相的華人告發說違反商場規定。根本上還是對於講三退是救人沒有認同,理上知道,但自己卻沒有同感,正念不足,所以顧慮才多。後來和同修交流中,大家達成共識,感覺在商場自然不能像在大街上一樣逢人就發材料,但是可以智慧的私下裏講,機會也多,畢竟很多人逛一陣休息一陣,遞個材料或聊天都是很好的機會。

昨天總算突破了這個很久以來的障礙。看到休息的人就去徵簽,效果很好。遇到了三個溜達中的華人,就上去講三退。因為畢竟是第一次在商場講,所以又對別人的態度很在意,很怕受到挫折,似乎又回到從前在外面剛開始講的心態一樣。有一個人帶著兒子和女兒,兩個孩子都不到十歲,那人態度冷漠地打發我走,我又有些受挫感,心裏升起了感覺自己很不識趣兒的念頭,但是兩個孩子都對我非常友善,主動搭話,接過材料仔細看,最後還爭著和我再見,孩子明白的一面似乎知道我在幹啥,這對我真是鼓勵。

面對華人慈悲心最重要

我發現自己的問題是,對於常人中的華人,我潛在總是有種對立的心態。沒有感覺到對方是自己救度的對像,也沒感到和對方親近,反而有種很疏遠、很排斥、很看不慣和不喜歡的潛在感覺,我總是沒能將這種不對勁兒的心態去掉。我知道這種心態的根源是由於很多華人因為聽信了共產黨的謠言而對大法有仇視和對立的心態,所以我也就因此而產生和他們的對立心態。而且這種心態已經形成了一種根深蒂固的感覺,似乎溶入了血液中一樣很難去掉。最初開口講三退感覺怕心和緊張的心態最需要突破,後來則感覺這種對立和排斥對方的心態是無法產生慈悲和無法救度對方的根源。雖然敢於開口講了,但是一直講多退少,而自己雖然每次都維持表面的友好和禮貌,但是對於對方的不良反應卻很是介意,很多時候都心裏不平靜。

最近聽說一個親戚撕碎了我寄去的九評時,我心裏馬上聯想到她過去在常人中的種種不良表現,我一直感覺她的性格很「麻煩」,這次就想如果不是為了給你講真相,我根本就不屑於和你這種人來往。對她厭煩的想法不時往上冒,我不得不隨時調整自己來壓制和排斥這類念頭。

所以雖然在外勸三退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是總感覺自己心性沒有根本提高,就是卡在慈悲心出不來這一點,就常常覺的自己是在勉強自己而為之。記的有一次,因為暫時克制了和親戚講真相的爭鬥心和氣恨心等,心性提高了一點點,出門遇到一個華人,當時就狀態很好,感覺自己說話時候都滿心滿臉的善意和真誠,自己感覺可能還沒到慈悲的程度吧,但是比自己一向的心態都純淨很多,就感覺很明顯的那個華人就被我的真誠和善意的場所感動,她真的非常被我帶動,開始時態度一般,到後來越來越好,最後退的很痛快。不過更多時候,我都沒有這樣好的心態。

上週六,我出門打算參加在唐人街的退黨集會。正要上地鐵就發現鞋壞了,只好打電話等家人送鞋來才能繼續走。當時正巧地鐵附近修路,所以等車的人都從站裏面挪到了外面,而且非常集中,我看到有很多華人,當時就意識到其實這是一個很好的聊天勸退的機會,平時等車人群分散,遠沒有這麼好。但是剛開始心裏還是埋怨鞋這時候壞了,害我集會要遲到,而且也不大有心思去抓住這個好機會。心裏雖然也明白在哪裏都是講真相,但是還是似乎沒準備好面對這個突然的變化(潛在地感覺獨自面對這些華人要比去參加退黨集會更難)。後來調整了一下心態,還是決定講。就在等家人送鞋的過程中前後和三個人搭話聊天,勸退了一人,另外兩人一個拿了我的資料,另一個不願意拿資料,也聽我說了很多。

前一陣子,我的狀態本來很差,思想業很大,越來越覺的自己不是修煉的材料,懷疑自己是否是真的修煉了,是否真的相信大法了還是只是抱著有求之心的修煉隊伍中的「混混」。很多的負面想法及思想業力都揮之不去,自己就非常的沒信心和不振作,幹甚麼都提不起勁兒來。這樣的狀態下,出門我都懷疑我還要不要講真相,還能不能講真相,這麼差的狀態講的好嗎。最差的一天,出門我都不能多想,就感覺就堅持講吧,想到師父講法中說的「能夠對大法充滿信心、又在實踐中這樣做的,這樣的生命就珍貴」(《美國首都講法》),當時自己主要記的是「又在實踐中這樣做的」這幾個字,也就是被這幾個字鼓勵著去做。記的剛開始心情都是灰暗的,剛徵簽了一個人就變天,像是要下雨的樣子,我覺的可能連舊勢力都感覺我這狀態不配去講真相吧,所以給我製造障礙,後來繼續簽時天居然又晴了。第二天狀態就好多了,正念也恢復了很多。

我感覺慈悲心最重要,「好壞出自人的一念」,不然境界不提高做再多都是白做。很想聽聽同修面對華人怎樣修出慈悲心的體會和經驗,我覺的自己一直都誤在這裏很長時間了,希望能借鑑同修的經驗有所突破。

以上是我近期的一些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