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曝光甘肅酒泉監獄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二日】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甘肅武威監獄將二十幾名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秘密押送到酒泉監獄。這是甘肅省監獄管理局有目地、有計劃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升級。整個冬天,酒泉監獄上下全面投入到迫害法輪功學員上,監獄首惡梁秋明和韓全禮、馬佔明、馬文相、王東風、方向等親自操縱指揮各監區、各分監區進行系統的邪惡迫害。

法輪功學員分別被關在各小號,全部隔離起來,每人由四個刑事犯人包夾,完全失去自由,不准和任何人說話,連上廁所也有人在廁所包夾。同時有十二個刑事犯人二十四小時三班倒,白天黑夜不停的連續播放九九年、二千年殃視誹謗大法、誹謗大法師父的邪惡謊言,不准睡覺,不准坐。惡警在幕後指揮,利用惡習滿身,道德低下,良知喪盡,偷、搶、奸、賭、毒、殺甚麼惡事都幹的人渣--刑事犯輪番折磨法輪功學員,粗暴辱罵,拳打腳踢,打嘴巴,爐條抽,帶到豬圈、羊圈、打麥場等沒人的地方毒打。在五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石進祥的褲子裏放進活兔子折磨他。用文革中的喊口號、罵粗話、髒話進行所謂「幫教」,狂呼「三天」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

一件件、一樁樁觸目驚心的罪惡在酒泉監獄有組織、有計劃的進行著。在瘋狂的迫害和高壓下,法輪功學員身心受到巨大的傷害,身體留下了殘疾,多人出現了疾病和心理障礙。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劉永春被酒泉監獄迫害致死,監獄方卻無恥抵賴,說是糖尿病不吃藥而死。王文忠抵制邪惡的迫害,被關禁閉,被惡警寧唯馨毒打,打急了,受不了,被迫從禁閉室二樓跳下去,摔斷了胳膊;盛世榮絕食抗議邪惡迫害,受到更殘酷的迫害。

永昌縣的農民大法弟子張延榮被迫害成直腸癌。二零零七年六月,邪惡害怕他死在監獄,為了推卸責任才將放回家。兩個月後,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張延榮終於含冤而逝。

這就是所謂「三天要轉化法輪功」的黑幕。二零零六年酒泉監獄上報它的上司說「法輪功全部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最邪惡的六監區被評為「全國先進集體」。主管幹警「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獎勵一千多元。人渣牢頭獄霸、刑事犯人因為集邪惡之大全迫害法輪功學員受到獎勵,給予獎分,給予減刑、提前釋放。

原六監區邪惡的獄警方向調到七監區沒幾天,動用超時加班,嚴重體罰、打罵等邪惡手段加劇迫害,造成二零零七年五月連續發生二起服毒自殺事件。如果不是把人逼上了絕路,超出了人的承受極限,誰願意自殺?當然法輪功學員是絕對不能自殺的,因為法輪大法法理明確規定自殺是有罪的,但這也從另一方面反映出了酒泉監獄對大法弟子迫害的邪惡、令人髮指,完全超出了人的想像和承受能力。在邪惡的黑窩,法輪功學員的生命時時都受到威脅,他們連最基本的維持生命的權利都被野蠻的剝奪、踐踏!

惡行被曝光後,惡警、惡人驚慌害怕,不敢承認是它們幹的,耍流氓抵賴,詆毀明慧網在造謠,說這是日本人、國民黨才能幹的!殊不知中共的監獄比國民黨監獄更壞得多,比日本人殘害中國人使用的招數更多得多。

惡人榜
王忠明:甘肅省監獄管理局局長
梁秋明:前任酒泉監獄長,現調甘肅省監獄管理局
韓全禮:二零零六年任酒泉監獄長至今
馬佔明:酒泉監獄副監獄長,長期主管迫害法輪功
馬文相:原六監區教導員,二零零七年調任教育科科長,長期迫害法輪功
王東風:一監區教導員,長期迫害法輪功
寧唯馨、黃學軍、方向:極其邪惡的獄警
邢曉娟:教育科總編,在《昇華報》長期刊登詆毀、誣陷、迫害法輪功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