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酒泉監獄對我的殘酷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於二零零三年四月因講真相救度世人被惡人舉報而遭邪惡綁架迫害,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甘肅省蘭州大沙坪監獄受迫害三個月,又轉送當地監獄迫害至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又被秘密轉送酒泉監獄進一步遭受滅絕人性的迫害。

我們二十多位大法弟子被送到酒泉監獄,被分配到各監區。首先感受到的是這裏比任何地方都恐怖、邪惡。當天,晚飯吃了一半時,就被傳去進行所謂的「轉化」,也就是他們自己所稱的「感化」。當偽善的手段未能得逞時,惡警兇相畢露,直接命令刑事犯:要不惜一切代價進行「轉化」。一個號室的人不行,全大隊的人一起上。

每轉化一個「法輪功」,獄方給刑事犯加七十五分,即減刑二十五天。在這種利益的誘惑下,全大隊的刑事犯一窩蜂似的一起上,輪番對我們進行暴打。

後來我們大法弟子又被拖到後面的豬圈內,仍然二十四小時輪番遭毒打。惡人有的掐著我的脖子,有的捂著我的嘴,使我長時間不能呼吸。他們把我打的渾身沒有一塊好地方,脖子腫得比平時大一倍多,滿嘴的牙齒都被打鬆動,根本無法吃東西。就這樣我在豬圈裏被慘無人道的迫害了四個晝夜,未喝一滴水,未合一次眼,感覺到了生命的極限。由於意志不夠堅定,含著淚向邪惡妥協了。從豬圈裏出來我已經不能行走,不能吃飯,只能用水泡饃慢慢送進口中。

這些邪惡者還有更惡毒的一招,每當有大法弟子被迫害妥協,他們便召開大會,強迫被迫妥協的大法弟子當眾發言表態。當發言者符合他們的要求時,當場給記一個大功,即減刑六個月,另加七十五分。邪惡在零六年元月八日舉行了所謂的「全監慶功大會」,全體大法弟子被迫參加,每人後面跟著六個邪惡信任的刑事犯,並強迫每個大法弟子(除不識字者)事先寫好 「揭批發言稿」。

惡警一開始找我談話,讓轉變思想。我嚴詞拒絕。我說:「是大法祛除了我一身病,使我從一個滿身業力的常人,徹底改變了人生觀,世界觀;更使我明白了,人除了吃飯穿衣之享受人生外,還有更美好的去處,那就是返本歸真,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邪惡一看軟的不行,就來硬的。邪惡之徒大隊長方向,教導員馬文相,副大隊長宋平操縱、命令刑事犯:不惜一切代價……。刑事犯對我們進行毒打,惡警們是幕後指揮者。惡警時不時的將這些暴徒找去向他們彙報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以便施以進一步迫害。

酒泉監獄最邪惡的數第六監區,最邪惡者有十七分隊長於學明(音),十八分隊趙福英(音),楊浩軍(音)。他們採用的老虎凳,是用一根三角鐵做成的板凳,把大法弟子銬在老虎凳上,使角鐵稜正頂在屁股溝,雙手銬在凳子上,根本動不了。出工時也扛著凳子,到工地上繼續坐著。

當我被迫違心妥協後,被調到養殖場。惡警私下裏讓我們謊報養殖死亡數字,實際上將養殖的動物帶回家。當我們每天當著別人報數字,死亡幾個幾個,他們卻邪惡的說:你們怎麼不死?

在中國監獄,警察和罪犯們相互利用,狼狽為奸,共同對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進行邪惡的迫害,他們所犯下的滔天大罪是永遠都無法償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