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用林曝光中領館密件 揭中共海外滲透迫害法輪功(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二日】前中共駐澳大利亞悉尼領事館外交官陳用林,近日將數份中共駐悉尼總領館內部的秘密文件曝光。這些文件詳細記述了中領館配合中共在海外進行仇恨宣傳、向海外輸出迫害法輪功的具體安排和分工。

高精度圖片
陳用林所披露的這份名為「反法輪功涉外鬥爭專門小組分工表」的密文,是2001年2月7日由中共駐悉尼總領館制定的。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2001年2月23日的名為「專門小組會記錄」的文件中,各部門在總結所做工作裏,詳細的記錄了各個專門小組如何具體實施任務,迫害法輪功落實到位的情況。

這些秘密文件揭露了中共在海外通過使領館,從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等不同領域,操控和影響當地華人及政府,散布詆毀法輪功的宣傳,是中共在海外迫害法輪功的證據。

* 中共使領館系統參與迫害法輪功文件首次曝光

陳用林所披露的這份名為「反法輪功涉外鬥爭專門小組分工表」的密文是二零零一年二月七日由中共駐悉尼總領館制定的。這是自從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在海外系統輸出迫害的秘密文件再次曝光。

整個文件內容以分工表格的形式,非常詳細、系統、有計劃性的在各個方面部署了澳洲總領館內政研部、文化部、簽證處、僑領部、商務和教育部如何通過各種渠道和方式在海外打壓法輪功,延伸中共在國內鎮壓法輪功的政策。每一個部門都有具體的負責人及具體的分工安排。

該密件也顯示,中共在海外輸出迫害的主要手段是仇恨宣傳,以栽贓和詆毀作為包裝,向西方主流社會、媒體、政要等灌輸對法輪功的仇恨。並利用扶植留學生會、親共社團特務組織把仇恨散布到華人社會。

而在另一份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三日的名為「專門小組會記錄」的文件中,各部門在總結所做工作裏,則詳細的記錄了各個專門小組如何具體實施任務、落實到位的情況。文件右上方有施副總領事二月二十六日閱,廖總領事於當日簽字:「閱示」並批示請小組成員閱。

* 操縱留學生參與迫害法輪功


在2002年年初胡錦濤到華盛頓DC訪問,法輪功學員抗議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一些被中共操控的中國留學生用旗幟擋住法輪功的橫幅

密件詳細記述了中共利用留學生會作為特務組織幫助其實現政治目的,打壓法輪功的情況。近日國際社會正在對中共利用中國留學生組織充當特務機構,打壓異議人士、進行海外滲透越來越關注。

在悉尼中領館制定的小組分工表中,由安鈺峰分管的教育部工作任務裏明確要求向留學生宣傳污衊法輪功的材料。其中第六條寫著:「物色幾名可靠的留學生幫我們了解情況。」第七條:「如可行,在一些特殊的日子中,發動留學生搞針鋒相對的鬥爭,唱對台戲,可協助其餘華僑華人一起製作條幅、揭批法輪功展示牌等。」

不久前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的大陸留學生在電子郵件網絡裏,質疑該校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是否具有特務性質時,該學生會前主席徐斌在七月十六日的回覆中說:「聯誼會是中國學生學者的一個民間組織,中國政府給予我個人以及這個組織一定的經濟資助,是為了更好地開展活動,以團結,動員當地的中國學生學者,在日常生活之餘向各種錯誤及反動思想做鬥爭……」

在小組會記錄中第七點裏記錄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二十一日總領館教育組均派人查看新洲大學和悉尼大學新年入學儀式中,是否有法輪功學員的活動。

在中共駐澳大利亞大使館網站上,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一日發表的題為「二零零五年昆士蘭州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工作會議順利召開」的文章中,參贊張雙鼓表揚了昆士蘭大學學聯會協助使館處理突發事件的工作,同時希望各學聯會在必要時候協助迎送並安排國內重要團組在學校當地的訪問活動……

陳用林揭露,類似的中國留學生聯誼會在澳洲及世界很多大學裏都有。他們會監視民運、法輪功及其他異議人士在大學裏所開展的所有活動,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報導給中共駐外使、領館。

* 利益誘控華文媒體

用利益收買華文媒體、拉攏西方政要一直是中共在海外打壓法輪功團體的另一種方式。

在小組分工表裏,由阮姓外交官負責政研部門的具體分工欄中,第二條:編改寫中英文揭批法輪功問題材料,向華文媒體推薦人民日報、新華社等刊登的揭批法輪功文章。

在小組會記錄裏,總領館兩週彙報工作的內容,其中第二條:二月八日施副總(副總領事)在館內見澳洲新報吳承歡總經理和吳惠權總編,就該報刊登法輪功廣告事宜做工作,他們表示將慎重處理,並表示將刊出我推薦的有關文章。第三條:向華文媒體推薦了十多篇人民日報和新華社揭批文章。

陳用林披露中共在海外操控中文媒體的方式。第一是資助和贊助,體現在讓海外的中資公司在廣告或其它項目上照顧這些媒體。

他舉例,《澳洲新報》的經理在中資公司撤銷頭版大廣告後,和領館妥協,不登法輪功活動的廣告,刊登反法輪功的文章,並向類似這樣的中文媒體推薦人民日報等中共官方媒體的文章。

陳用林介紹,第二是開媒體窗口,直接和媒體合作。比如上海的「新民晚報」和澳洲的《星島日報》合作辦專版。《星島日報》直接引用「新民晚報」的文章,其實就是相當於新華社的消息。

* 滲透西方政要

在小組分工表裏,政研部門的具體分工欄中第一條就要求做州市政府和主流媒體工作,包括起草發送總領事有關信函、新聞公報等;推動政府官員、議員等訪華。

在小組會記錄裏,兩週彙報工作的內容的第一條就是:廖總(總領事)宴請、拜會新州總理、副總理、……南悉尼市長、萊德市長,伺機就法輪功問題做工作。

陳用林說,對西方政府的滲透主要有兩點,第一是給那些高級官員好處,比如到中國去免費旅遊。第二是利用文化交流項目,給加拿大高級官員的孩子留學生獎學金的名額,但不是公開招收和評估,讓那些國會議員的孩子免費留學中國並提供生活費。

他說:「沒有任何的公開競爭,實際上就是賄賂、行賄的行為。」

陳用林還指出中共對西方官員使用「施壓」手段。他曾針對六月份公布的一份名為「關於增列涉及法輪功問題內控名單請示表」說:「對於那些幫助異議人士的西方官員,中共會打著破壞兩國關係理由記錄在案,如果哪一天他們要去中國,就會特殊審批,或是拒絕給予簽證。」

* 操控華人社區

在小組分工欄裏,領僑部門的具體分工欄中,第一條要求要向華人社團散發所謂的揭批材料,推動華僑華人舉行污衊法輪功座談會、新聞發布會或發表聲明、澄清啟事等。第二條,推動華僑華人向新州及地方政府、議會寫信,污衊法輪功。第三條:如可行,在一些特殊的日子裏,發動華僑華人搞針鋒相對的鬥爭。

陳用林說:「控制華人社區是中共在海外的一貫政策,真的是幾十年來的‘苦心經營’,已經有一定的規模,就是金字塔似的結構和體制。它們以‘團結海外華人’為題來操控華人。」

陳用林介紹,澳洲、歐洲及其它各國都會有這樣的團體,一個叫華人團體聯合會,或是華人團體總會,另一個叫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還有專業人士協會,這些都是中共在背後操縱成立的團體。

二零零一年,加拿大華聯會曾在多倫多中國城組織了一個誣蔑法輪功的公開座談會。共同主席伍卓生主持了這次活動,華聯會執行主席陳丙丁和當時的中領館總領事周興寶是主要發言人。

另外在二零零一年,華聯會曾寫信給當時的加國總理克雷蒂安要求他阻止法輪功修煉者在中領館外舉行的無聲的抗議活動。信中稱這種抗議損害了中加友誼。

陳用林表示,其實這封信是中領館起草的,並轉發到了其它國家的中領館,包括當時他任職的悉尼領館。

* 密件制定時值中共製造「自焚」事件

陳用林曝光的這份中領館密件的制定時間適逢二零零一年初,在中國北京剛剛發生了由中共一手導演的「天安門自焚」案。中共在國內和海外同時開動國家機器宣傳和散播仇恨,凸顯兩個事件的關聯。

據悉,在中共江羅集團鎮壓法輪功的初期,迫害政策不但沒有民意,連中共政治局內多數人都反對。所以儘管江羅在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零年間開動媒體造謠和栽贓,民間和高層抵制鎮壓的聲音很大,迫害政策難以為繼。

在策劃了「自焚」案,並在喉舌媒體強力宣傳下,中共在中國掀起一個仇恨法輪功的高潮,使迫害得以延續,進一步擴大到海外。

* 仇恨宣傳助中共江羅集團海內外升級迫害

在仇恨宣傳的協助下,中共在二零零一年開始在海內外加大了迫害的程度。據明慧網報導,獲得證實的遭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在二零零一年開始迅速增加。江××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等滅絕政策相繼出爐。

據追查國際等披露的消息,中共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慘案,也是從二零零一年開始大面積出現。中國大陸器官移植的數量也大量增長。

與此同時在海外,法輪功學員受到中共騷擾和攻擊也大量增加。其中有中共直接派遣和雇佣的流氓特務,也有受中共仇恨宣傳而不明真相的人所為。

另外,二零零一年以後的幾年間,國際媒體大量報導了在中共黨魁出訪西方國家時,中共向出訪國提供法輪功學員的「黑名單」,並向主流社會散布誣蔑法輪功的信息,使得和平抗議的法輪功學員受到不公正對待。這一切都與中共在海外媒體、主流社會、華人社區的造謠栽贓有直接關係。

* 中共洗腦教育 中領館多數人員不明真相

在中領館的密件中,充滿了誣蔑和詆毀文字。對此,陳用林表示,其實在中共領館內部,很多實施打壓法輪功的官員們,他們並不了解法輪功,也不清楚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甚至連二零零一年由中共栽贓和誣蔑法輪功而導演的「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相也不清楚。

陳用林說:「和現在的很多中國人一樣,領事館裏的官員們也是典型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他們的冷漠和漠不關心造成他們沒有辦法了解到法輪功遭受迫害的真相,甚至習慣聽信共產黨的謊言宣傳。」

陳用林強調,共產黨的體制是造成這種狀況的根本原因,它使得整個中華民族文化精神都被毀掉了。在長期共產黨黨文化、無神論、唯物主義、鬥爭哲學的洗腦教育下,人們變的很自私,只顧自己的利益,不會關心他人的安危。

他說,海外中使、領館的官員們對待法輪功問題的態度也是這種體現,但那也是個人要走的路,好和壞也都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轉載自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