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中國學生組織人員受雇收集情報 知情者揭內幕

|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五日】(明慧記者英梓報導)紐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在中共駐紐約領館的授意下發表的、阻撓新唐人首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的徵簽信再次引發人們對海外有大陸背景的中國學生會被中使(領)館政治利用問題的關注。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曾在渥太華大學學習的張菱蒂接受記者採訪時證實,渥太華高校中,有大陸背景的中國學生會學生幹部受中使館唆使,收集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情報。

在使館直接領導下的中國學生會

六月六日,前中國駐悉尼領事館外交官陳用林在加拿大指出,在澳洲、美國和加拿大的幾乎所有高校中,有大陸背景的中國學生會,都是中國教育部門設立的,並由中國駐外機構提供基金。

據可靠消息來源,去年十一月中國駐加使館前教育處第二秘書王鵬飛被「禮貌」驅逐──加拿大外交部拒絕其外交簽證續簽申請,同其雇用渥太華大學中國學生會學生幹部收集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情報有關。

曾在渥太華大學學習的張菱蒂在接受採訪時說,二零零五年九月,她收到了自稱「渥太華大學中國學生會」副主席徐某的電子郵件,信中說,「中國學生會是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教育部直接領導下,你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的監視下。」

張菱蒂回憶說,「我想之所以收到這封信,是因為二零零五年九月胡錦濤訪問加拿大期間,渥太華大學和卡爾頓大學中國學生會的學生趕去歡迎。我當時在場,聽到大使館教育部的王鵬飛站在留學生的隊伍中,並對卡爾頓大學中國學生會的負責人說,『幹得差不多了,待會我們先去開會,然後一起吃飯。』」

張菱蒂說,「很顯然中國學生會的這些活動是有中使館的人在背後控制的。」

徐某在郵件中歷數了張菱蒂為營救在中國修煉法輪功而被綁架非法關押的父親張崑崙而召開的記者招待會等事實,並說,「根據同學們的反映和學生會幹部的調查,你依舊是法輪功練習者,……」並在郵件中「勸告」張菱蒂和法輪功學員「好自為之」。

為了證明「你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的監視下」,徐某在郵件中細節的描述了一位渥太華法輪功學員的個人和家庭情況。一知情人士指,徐某曾親口說,中使館人員招募卡爾頓大學中國學生會的人擔任秘書,每年報酬為兩至三萬加元。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溫哥華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網站上貼出換屆選舉的通知,其中招募主席一條提到,該聯誼會主席的責任包括「負責向領事館申請經費。」同一網站自曝「中國駐溫哥華總領館教育組」是該聯誼會的贊助商。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日,胡錦濤訪加期間,該聯誼會組織中國學生「歡迎」,該網站在一份通知中說,「……如果你想站在紅地毯旁見證歡迎國家元首的最高禮儀,聆聽激昂雄渾的中國國歌,仰望冉冉升起的五星紅旗,就請加入我們SFU-CSSA的留學生歡送團,這既是一項重要的任務,也是一項是極為崇高的榮譽。SFU-CSSA歡送團將於九月十六上午從SFU Burnaby Campus組隊出發,協同駐溫哥華總領館以及其他華人團體到溫哥華國際機場歡迎胡主席的到來,並將參加與九月十七日的歡送活動。」

歡迎活動之後,該網站通知所有參與「迎接同學」:中國駐溫哥華總領館於十一月十一日晚舉行「答謝會」。

將迫害延伸到海外 中國學生會受控參與

法輪功學員戴工羽接受採訪時說,「中使館在社區散布仇恨都是通過他們控制的華人社團在做,其中包括中國學生會。」她說,每次中國的領導人來訪的時候,使館總要組織學生會的學生「歡迎」,同時,遮擋前來請願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抗議團體,戴工羽回憶說,「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溫家寶曾訪問渥太華,法輪功學員在溫家寶下榻的維斯頓旅館和平請願時,打出『歡迎溫家寶』、『嚴懲江澤民』的橫幅。當時,渥太華中使館教育處的一男一女現場指揮中國學生擠到法輪功學員的位置前揮舞紅旗,遮擋『嚴懲江澤民』的橫幅。這對男女大聲吆喝留學生們,『一定要擋住。』現場華人指證男性官員是王鵬飛。」

二零零七年三月五日,中共駐加大使館外交人員之妻張繼延,出走中使館時帶出一份題為「關於『新唐人電視台』圖謀加入加有線電視播送網的調查交涉情況」的文件。文件顯示,中使館曾遊說加國政府相關部門,並鼓動當地媚共華人團體和留學生寫信反對新唐人電視台進入加拿大,還要求使館先寄污衊法輪功的材料給以上相關部門和人員。

張菱蒂在接受採訪時奉勸在中國學生組織為中使領館效力的學生謹言慎行,「不要在加拿大成為被政治利用的工具。為自己的前途和未來考慮,做出明智的選擇。」

記者在加拿大廣播電視通訊委員會(CRTC)的網站上,看到了渥太華中國學生聯誼會發送的反對新唐人落地的郵件。

海外學生團體被中使館操縱普遍存在

四月二十日,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與加拿大前亞太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應邀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舉行的「(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調查」的討論會上演講,受到該校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UCSSA)的威脅,威脅使用暴力破壞研討會。

據查,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在其章程上,列出的三個顧問中,有兩個是中領館的(Fanglin Ai 和 Da Yao),在其章程的最後,有一句「(本章程)由紐約總領事審閱」(Reviewed by:Consulate General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New York)。

在英國,從維基百科全書上可以查到有關「全英學聯」(「全英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說明:「中國駐英使館教育處為全英學聯提供諮詢和指導。」「長期以來,中國大使館教育處是全英學聯和各個地方學聯的主要資助機構」。

全英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章程規定「全英學聯接受中國駐英國大使館的指導」「由全英學聯常委會推選其中二至三名作為正式主席候選人,並徵得駐英使館同意。」

德國維爾茨堡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章程中有關「學生會的解散」條款中,規定(1)學生會的解散和廢除都應通知大使館。(2)學生會解散後所有財務上交大使館。

評論家歐陽非在文章中說,「在很多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網站上,都有關於頭頭兒們被使領館邀請去參加座談會的報導,比如,學習『兩會精神』。在鎮壓法輪功後,聯誼會更是中共在海外營造廣大『海外學子、僑民聲討法輪功』假相的急先鋒,這些報導出口轉內銷到國內新聞中,欺騙大陸民眾。

歐陽非認為,中共控制和資助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其頭目接受中共的資助並幫助中共進行政治宣傳,這種行為涉嫌違反了《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根據法律,在西方社會若在當地從事為本國政府遊說、公關等活動,通常要公開、合法註冊後才能代理這類業務。若從事收集情報、在西方國家延伸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政治活動、限制他人宗教信仰或煽動仇恨等活動,那就是特務行為,也是觸犯美國法律的行為。違法者將被罰款或者(或同時)受到不超過十年的監禁。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7/9/4/89235.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