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中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我是一名大陸大法弟子,今年18歲,於1997年9月得法,那時我雖然只有8歲,剛上小學二年級,但學法煉功一直比較精進,晚上在煉功點上和大人一起學法,星期天上街煉功洪法,平時也努力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1999年7月20日以後,在「高壓」下,修煉人的環境沒有了,我學法煉功發正念做的也越來越差,尤其是升入初三以後,我竟以學習忙為藉口,把「三件事」拋在腦後。但師尊並沒有拋棄我,仍慈悲的一次又一次的點悟我,給我提高的機會。

中考時,我報考了省城一所重點高中,可在中招考場上,我發現監考的老師是頭一天才認識的爸爸的朋友,第二場是數學,他在下場時找到我,問我是否需要提供「幫助」。平時我比較頭疼的就是數學,80分都難上,若能得到「幫助」,成績肯定能上一個檔次,但這時我的主意識比較清醒,我明白這是師尊在關鍵時刻對我的考驗。修煉人不能失德,不能考試作弊,而且是如此重要的考試,要失多大的德呀。寧可考不上,我也不能做這種給大法抹黑的事。我回絕了他的「好意」,心態坦然的順利結束了中考,我的成績尤其是數學異常的好:98分(滿分100分)。結果我以高分輕鬆考上了這所省級示範高中。

我上的這所高中,雲集了全省的學習尖子,生性要強的我碰到的困難、挫折,心理上的打擊數不勝數。尤其是到了高三,我不管怎麼努力,成績總是平平,或忽高忽低,任課老師都告誡我,這種現象非常危險,我也更加焦躁,特別是在三年級下學期全省組織的三次質檢,我的成績更是飛速下滑,頭兩次還勉強540分左右,第三次竟退到了470多分,數學只有可憐的68分(滿分150分)。離高考不到15天時間了,我該怎麼辦呢?我對自己完全失去了信心,索性向學校請假回了家。

就在我萬念俱灰之際,我才想起了久違的大法。我痛悔自己的不精進,我捧起了《轉法輪》,百感交集。我對著師父的法像,淚流滿面:師父呀,我太不爭氣了,我被名利迷住了雙眼,高中的三年,我像常人一樣,爭鬥心、顯示心、歡喜心、嫉妒心……一個個的執著心像一座座大山,壓的我喘不過氣來,我忘記了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我為啥而來呀?我是為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呀。我該清醒啦,我要重歸正道,不辱使命,助師正法世間行……

拜讀《轉法輪》,不少執著頓消,我心情異常平靜的返回了學校。當天下午,麻煩便來了,平時不怎麼熟悉的同學突然說要找人「修理」我。離高考只剩一個星期的時間了,我明白這是干擾,是舊勢力的安排。困難干擾接踵而至,今天有同學罵我在背後說她的壞話了,明天老師冤枉我違反學校紀律了。一個星期內四、五件能觸及心靈的干擾。我深知這都是舊勢力的迫害,我一概不承認。我在教室桌子上寫下「證實法」三字提醒自己,在晚上睡覺也堅持學法。我知道只有學法才能排除一切干擾。

第二天就要考試了,我並不像同學們那樣忙於看筆記、課本,而是靜下心來,先讀一講法,再睡覺(高考兩晚皆如此)。考場上,我心如止水,沒有絲毫的緊張,答案隨著筆尖的飛舞在紙上歡快的流淌,我異常輕鬆的考完一科又一科。考試題目仿佛是為我而出的,基本上都是我會的題,偶爾碰到一兩道難題,我也能靜心思考,化難為易,正確解答。我明白這是師父在幫我,師父為我打開了智慧的閘門,因為我的心裏只想著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根本沒有任何名利之心,沒有證明自己能力的心。

高考成績揭曉了,我考了630多分,超出重點線50多分,了解我的同學,朋友都驚嘆於大法的神奇,都表示一定要學法輪大法。我更要將我高考中出現的神跡告訴所有被謊言毒害的青年學子:法輪大法,威力無窮,無所不包,無所不能;告訴世界上所有不明真相的人:法輪大法好,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謊言;法輪大法好,切莫錯過這萬古機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