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識字農婦絕處逢生走入修煉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一日】

一.不識字,卻能讀《轉法輪》

我是一名農婦,家住廣州郊區,今年58歲。1998年得法修煉。得法前,我患有嚴重的貧血症和腎結石。從92年開始,到98年我得法修煉前,我的腳脖子和兩條胳膊打吊針打到又腫又爛。最後吊針也打不了了,在醫院用激光打過腎結石,花了不少錢。複查時,一拍片子,還有。後來,醫生說了實話,說我貧血太嚴重,人太弱,身體受不了,不能再打腎結石了,還很鄭重的說:「實話告訴你,你的病無藥可醫了,只能回去慢慢調養,不能幹重活了」。

我老伴在國營企業工作,家裏有三畝地靠我一個人種,還有三個孩子靠我撫養,還有幹不完的家務靠我一個人承擔,怎麼能不幹重活呢?貧血導致我常渾身疼痛,今天這裏難受,明天那裏遭罪,腎結石引起腎疼,總感覺不舒服,沒一天好日子過。我欲哭無淚,對前途一片茫然。要不是為了孩子為了這個家,我都不想活了。

我們村裏有個嫁出去的姑娘,比我的病還嚴重,我一年花幾千元醫藥費,她一個月花幾千元來看病,常年看病,年紀不大,卻是個出名的老病號。可是她學了法輪大法,8個月,病全好了。有一天她回娘家,聽說了我的事,主動和我講,讓我學煉法輪功,讓我也來讀書。

我小學二年級文化,幾十年沒看過書了。我說我不認識字,不能學。她告訴我,如果我真想學,師父一定會管的。她給了我一本書。我在家裏想了十多天,想了又想,反正醫院已經說看不好了,看看法輪功到底能不能治我的病。

於是我打開了她留給我的《轉法輪》,當我一打開書的時候,就聽到我的兩個膝蓋骨同時「啪」的響了一聲,我心裏納悶,沒多想。

我基本上不認識幾個字,就覺的捧著書好喜歡。不一會兒,奇蹟出現了,我發現認識的字多起來,竟然就越認越多。那天正好是正月十五,村子裏有一年一度的慶祝活動,有舞獅子的,有吹喇叭的,全村的人到齊,好不熱鬧。他們熙熙攘攘的從我門前經過,可是我看書看的入迷,覺的這書寫的太好了,愛不釋手,就一直讀下去。無論外面多熱鬧都沒放下書。

第二天,那個給我書的姑娘教我煉動作,連續教了兩個晚上,又給我錄像帶,讓我跟著學,沒收我一分錢。

過了大約二十天,我按照慣例去抓藥,我也是按照習慣,將錢和藥方揣在了褲袋裏。可是走到藥店,我一翻褲袋,哎呀,我的藥方怎麼不見了,可是錢一分不少。我明明把藥方和錢放在一起了。我心裏想,難道是師父不讓我再花錢買藥了,只要真修大法,即可祛病健身。我想,事情這麼奇怪,只能是這個原因了。

二.幾次消業經歷 信師信法

我老伴曾比我身體好,沒修煉大法,去年已經去世了。我總在想,如果他和我一起修,也不會走的那麼早,我原來身體比他差遠了。

我村裏的人見證了我的經歷,很相信,有十多個跟我煉了功。他們的病和身體得到了很好的清理,很大成度上受益。自從中共迫害法輪功,他們有的不敢煉了,後來病又犯了。有的堅持修煉,對大法堅定不移。教我煉功的姑娘被非法勞教2年,回來後,繼續做好三件事,非常堅定。

有一次,我的臉、眼腫了起來。村裏人總對我說,不去大醫院看,會死人的。我想這是考驗我是否堅信大法。腫了兩三年,看上去腫,但身體很好,我不去理會,後來自己好了。

又一次,村裏流行紅眼病,我也染上了。老伴給我買來最好的眼藥水,我不用。老伴說,你不用,眼睛會一輩子瞎掉的。我不信他說的,看《轉法輪》。過了幾天,我看書看的很入迷,看了一講,眼睛康復了。我問老伴:「你不是說我不用藥,眼睛會瞎嗎?你看,我現在全好了。我是決心跟師父走到底的了。」

過年的時候,村裏的風俗人人都要去上香。我修了大法,知道了不能去給那些低靈上香。老伴和我鬧,我知道他是在給我過心性關,是師父在考驗我,看我能不能守住心性。我不氣不惱,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他馬上不鬧了。因為他親眼見證了我身體狀況在修煉前後的巨大差別,看到了我各方面的變化。我七十多歲的姑媽和我家裏的人,都非常支持我修煉大法。

一次,我牙腫成鳥蛋那麼大,痛了兩個月,我過不去這個關,買了很多藥。還沒等用,教我煉功的姑娘來看我,問我「你不說一心一意跟師父走嗎?」她這話點醒了我。隔天我打坐,膿血流了出來,吐了一大灘。兩天就全好了。通過我的兩次經歷,我明白了學法和煉功修心,都可以消業和提高。

修了幾個月後,我在橋頭和另外一個騎自行車的人相撞,我連人帶車翻到橋下大溝裏。那個人嚇壞了,把我從自行車下面拽了出來。我告訴他我沒事,沒要他一分賠償,連醫藥費也沒要他的。我腿上被撞的一大塊淤血,不覺的疼。三天左右,淤血散了,全好了。我想,那麼高的橋,一般的人,還不得摔死。至少也會摔的筋斷骨折。憑我以前的體格,這一次災禍足以要了我的命。我知道是師父救了我。

三.開始講真相

99年中共邪惡鎮壓,公安局的便衣來問話,我按照人的做法處理,說不煉了,把一本書交給了它們。其他的書我都藏在家裏偷偷學。現在我嚴正聲明,我在壓力和逼迫下所說的、所做的不算數,我要堅修大法,維護大法,做師父的好弟子,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救命之恩。(註﹕嚴正聲明將以真名另外寄到明慧網)它們見我沒文化,還有地要種,沒有抓我。以後也沒再找過我。

有時我問自己,為甚麼修了這麼久,還總讓師父幫我消病業,自己提高不上來。後來明白了是因為始終處於個人修煉狀態,沒有走出人來,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介紹我得法的姑娘被非法關押兩年回來了,和我交流了很多。原來同修們都在堅持著,都沒放棄信師信法。我明白了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開始一有機會就和村裏人講,和親朋好友講大法真相。盡力做好三件事。

我小兒子從小調皮,學校老師也教育不好。有時天上飛個雀,也要我給他捉來。我學了大法,知道不能傷害動物,他就哭鬧。甚麼事得不到,他會哭鬧一個上午。我是老來得子,共產邪黨說我超生,鄉政府為此敲詐我一筆錢。沒修煉前,家裏的人很嬌寵他,親戚們都覺的他長大了會成為禍害。我想那我就用大法法理教育他吧,只要他學大法,師父一定會管他。以前放暑假,他會在外面瘋跑整個假期。我帶他修煉後,他會整個暑假乖乖的跟著我學法煉功。之後的第二年,他考試第一名,這是我們想都不敢想的。是大法改變了他,是師父教育了他。現在,人見人誇他,老師和同學,鄰居親戚都喜歡他,說他長大一定是人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