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津縣法輪功學員詹敏遭迫害紀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八日】1999年7月中共與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公然發動對法輪功「真、善、忍」的瘋狂迫害,各地法輪功學員紛紛去當地政府部門,去北京上訪,向政府和民眾講清法輪功的真相,做了一個有良心的中國公民應該做的。就因為如此,四川省新津師範學校(現改為新津縣實驗中學)優秀教師詹敏,曾六次被非法拘留、刑拘;非法勞教2年又3個月零26天;又在法西斯式的洗腦班遭受8個月強行洗腦。僅僅因為堅持「真、善、忍」,詹敏遭受了非法抄家、非法罰款、非法拘留、非法勞教,被綁架到所謂的「學習班」強迫洗腦等嚴重迫害,並在2000年5月被開除工作,且因上述迫害而導致離婚。

詹敏,女,今年44歲,四川省新津縣五津鎮人,畢業於四川省教育學院化學教育專業。詹敏原來有一個多病的身體,肝炎、膽囊炎,胃炎,十二指腸潰瘍,腸炎,鼻炎,支氣管炎,心臟病及各種婦科病,常年靠藥物維持身體,勉強應付工作,花費了國家和家庭許多醫藥費,家裏人為了她的病想盡了一切辦法。當看到靠醫院醫治多年仍不見好轉時,父母甚至請來陰陽道士為她驅邪治病,但仍無濟於事。那時的詹敏有著生不如死的感受,過著苦不堪言的日子。有幸她於1996年12月開始煉法輪功,學習《轉法輪》,煉功後,在很短的時間裏,所有病痛不藥而癒。

詹敏用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並且認真去做。過去在學校裏領導安排的工作,她能推則推難為領導,甚至不服從分配,應付工作;為了個人的私利,她曾利用管化學實驗室的機會,在購買藥品儀器時佔便宜,將回扣裝進自己的腰包。她學習了《轉法輪》以後,知道了這些都是背離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是人類道德標準下滑後的行為表現,自己過去做錯了許多,她主動把曾經佔學校便宜的公費買成實驗儀器和藥品歸還給學校實驗室,在工作中做到兢兢業業,主動服從領導分配的工作,盡能力把工作做到最好。

在連續幾年的班主任工作中,她所任班幾乎年年被評為市級,縣級、校級先進班集體。她煉《法輪功》後,身體完全健康,精力充沛,能自覺的高標準要求自己,高品質,高質量的服務於社會。法輪功要求煉功人按照「真、善、忍」去做,無論在哪個社會階層,社會環境都會做一個好人,有甚麼不對呢,實質上對國家、社會、家庭和自己都很好。

一、上訪被抓,關黑屋6天7夜

1999年7月20日起,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利用手中的權力,非法取締「法輪功」,開始了對法輪功的鎮壓。運用了所有的宣傳工具編造謊言、誣陷栽贓法輪功。因為詹敏是親身受益者,她知道修煉法輪功,就是按照「真、善、忍」做,珍惜生命,怎麼會去殺人呢?法輪功的師父講了自殺是有罪的,怎麼會去自焚呢?而且法輪功師父從來沒有講過不准吃藥,只是講了吃藥與不吃藥的關係;法輪功也根本就沒有任何組織,每個人所做的事都是個人行為。當看到電視、報紙上播出的完全是虛假胡言、不符合事實時,詹敏決定行使國家《憲法》賦予公民的上訪權去上訪,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因為國家《憲法》第35條、第36條、第41條分別賦予了公民的:「言論自由、信仰自由、有向國家政府反映情況的權利。」而且《憲法》第5條明確規定:「一切法律、行政法規和地方性法規不得同憲法相觸。……,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

1999年11月27日是個星期六雙休日,詹敏和新津縣的另幾位法輪功學員一同進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為了趕上雙休日後的上班時間,她們乘坐最快的交通工具--飛機。可是大法學員的這個上訪權被剝奪了,接待上訪者的不是政府工作人員,而是警車。甚至還沒到北京,在路上只要說是煉法輪功的就抓捕、綁架,投進監獄,用酷刑折磨。詹敏一行於十一月三十日還在北京郊區被問出是煉法輪功的,就被北京公安抓捕押至成都駐北京辦事處,遭到強行非法搜身,搜走700多元現金,並非法審訊。十二月二日,由新津來的羅正明(時任公安一科副科長)、彭樹全(時任五津派出所副所長)、張小蘭等幾位公安和教育局的高晉川等一起,將她們押回新津,遭到縣公安彭樹全等人非法審訊,非法拍照、留指紋等;並以「利用邪教擾亂社會秩序」莫須有罪名被非法拘留15天;同時非法抄家,抄走大法書籍和師父法像;被非法罰款五千元。

在這次關押期間,她擔任班主任的所在班學生,聽說他們的班主任老師因為法輪功去北京上訪被關押在拘留所,許多學生心情非常沉重,因為他們知道詹老師是一個好人,他們信任她,他們想去拘留所看詹老師。當時的學校校長彭幼林知道後,用了一節課的時間勸其不准到拘留所看詹老師,最後怕學生不聽,乾脆下令:誰去看詹教師就開除誰!非法拘留十八天後,也就是12月20日,又由新津縣公安、縣教育局將詹敏等幾個法輪功學員直接從拘留所接到新津水校,在縣公安一科副科長羅正明、縣教育局局長陶南洪、副局長付介忠的操控參與下,繼續進行非法的強制性「洗腦」。幾天時間,新津政法委和教育局逼迫每人交納食宿費二千多元。所有陪教、單位保安、公安、警察等人的食宿費全部強制由法輪功學員們承擔。

從水校強制洗腦回單位後,學校取消了詹敏作為教師的上課權利,將她調作其他工作,她知道這也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為了繼續講明法輪功真相,還法輪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的清白,詹敏於2000年五、一放假期間又一次進京上訪,由於信訪局的大門緊閉,只有公安和警車隨時抓捕法輪功上訪者,5月6日詹敏來到了天安門廣場,希望在那裏向世人講明法輪功真相。可到那裏一看,廣場上布滿了武警和公安,四週停著警車,隨時抓捕法輪功學員,公民說話的權利完全被剝奪了。為了堅持真理,為了世人明真相,不受謊言所矇蔽,詹敏沒有退縮,當她和其他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一起站出來在天安門廣場煉法輪樁法時,被北京公安綁架到天安門附近的前門派出所,遭到非法審訊。當天便被轉到成都駐京辦事處,並遭非法提審,非法搜身,搜走現金300多元,關押在一間連窗戶都用東西遮擋著完全不見天日的小屋子裏。

在那間黑屋裏關了6天7夜後,又被成都防暴大隊劫持到成都青羊戒毒所關押2天,然後由新津縣五津鎮派出所彭樹全、新津師範學校治安負責人蔣學林將她劫持到新津縣拘留所,遭到彭樹全、吳德喜等人非法審訊,非法拘留15天後又將詹敏轉到新津看守所,非法刑拘30天。在此期間,當詹敏還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時,在縣610辦、縣教育局、新津師範學校等操控下,新津師範學校時任校長彭幼林和總務主任余木松送來了一紙開除工作意見書,讓她簽字。就這樣,一個受學生愛戴的老師、縣優秀教師、優秀班主任因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而被逐出了教育舞台,剝奪了工作的權力,直接責任人有時任教育局局長陶南洪、時任新津師範學校校長彭幼林等。2000年6月25日詹敏取保候審回家後,丈夫因承受不了對詹敏的各種迫害而給他和這個家庭所帶來的壓力和損失,特別是因煉法輪功而失去了工作,便於2000年6月27日和詹敏離了婚。

二、煉功被抓,銬在樹上曝曬一整天

2000年6月29日這一天,天空格外晴朗。早上6點剛過,剛出獄幾天的詹敏和近20位新津法輪功學員還和7.20迫害以前一樣,倆倆相繼來到新津縣五津鎮的金三角廣場晨煉。被人舉報後,有18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劫持到該縣五津鎮派出所。抓到派出所後,詹敏和其他17名法輪功學員在派出所內講真相並集體煉功,就聽時任派出所指導員的方茂華大喊一聲:「把詹敏拉出來」。

她被第一個拉出銬在一棵大樹上,緊接著大法學員都被銬上曝曬一整天,從早上九點左右到下午六點左右不准喝水、不准吃飯、不准上廁所。十八個法輪功學員都曬得脫了一層皮,有的臉部,有的兩個手臂,用手一抹,皮膚全掉下來。

下午六點左右18名法輪功學員送拘留所非法拘留,並非法審訊、拍照、留指紋等,參與迫害公安有彭樹全、吳德喜等。當時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的大法學員加上他們共有50多人。這幾十位大法學員為了抗議對他們的非法關押迫害,他們集體絕食,要求無條件釋放。於是,有關部門便把他們分散到各鄉、鎮派出所關押。

詹敏、王翔等4位大法學員一起被關在五津鎮派出所的留置室。那是一間又髒又臭、不見陽光、只有幾平方米的小屋。在這間留置室裏,他們繼續絕食,抗議迫害。遭到五津派出所的野蠻灌食迫害,在時任五津派出所副所長彭樹全的帶領下,並由彭樹全親手上陣,幾位民警赤裸著上身,非常凶殘的給詹敏等4位學員灌食。在五津派出所關押幾天後,又銬押回新津拘留所,被非法關押迫害30天,並強迫交納所謂的生活費。本來就被迫害得失去了工作,沒有任何經濟來源且身無分文的詹敏,在這種非法關押中,還因交不出所謂的生活費被新津縣拘留所強迫打欠條。

2000年9月30日,新津少數不法人員,為了他們自己要過好節,卻無視大法學員的痛苦,深夜綁架了許多大法學員。深夜2點多鐘,詹敏被公安局一科時任科長的徐長安以找其談話為幌子,從家中騙出,於當晚被非法關進了拘留所,這一關就是近一個月。

三、北京東城區看守所十個警察手持警棍毒打

2000年12月,新津公安又準備無故抓人,和許多新津大法學員一樣,詹敏不得不第3次踏上進京上訪之路。2001年1月1日,詹每又一次來到天安門廣場,她手拿橫幅,喊出了她的心聲:「法輪大法好」!她被北京公安劫持到北京東城區看守所非法關押。

在北京東城區看守所,她遭到了非法搜身、拍照、毒打等迫害,特別是近10個警察手持警棍,將詹敏打得全身是傷,打得全身80%的部位皮下出血呈紫色。為了反迫害,她被迫9天未進一粒食物。大約十多天後,詹敏又被劫持到成都駐京辦,幾天後由時任新津五津鎮派出所副所長的彭樹全來北京將詹敏劫持到新津縣拘留所非法拘留。

幾天後又將她和另外3位新津大法學員一起劫持到新津縣興義鎮派出所非法關押,之後被新津公安非法判勞教2年,送到成都市寧夏街轉運站非法關押。

四、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各種各樣的酷刑

2001年2月2日,詹敏和其他30多位法輪功學員一起,從成都市寧夏街轉運站被劫持到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在2年多的非法勞教期間,詹敏受盡了非人的折磨,沒有了說話、睡覺、上廁所、行動、人身安全等最基本的人權,還要被強制洗腦。她曾長期關小間,在生死未卜中長期受著各種各樣的酷刑。

1、「站軍姿」

一進勞教所就被關押在所謂的入所隊五中隊,為了對她們進行所謂的轉化,長時間輪番播放誹謗大法及師父的資料,強迫這些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放棄修煉「真、善、忍」,哪怕是說假話。因拒絕放棄「真、善、忍」背叛大法和師父,她被每天罰站軍姿,從早上6點站至深夜,勞教所還派那些吸毒賣淫罪犯監管她們(即所謂的包夾),隨時守候在她們身邊,一切言行都受到限制,一個眼神都可能招來辱罵和毒打。

就這樣詹敏站了近4個月,兩腳、兩腿全站腫了,鞋子也穿不進去了,腫了也逼迫天天站,站不好還要挨打,特別是那些做轉化工作的「猶大」們,常常來找她談話,想轉化她,詹敏抵制她們,遭受到比每天罰站軍姿還要殘酷的體罰。

2、吊銬

在五中隊站了近4個月後,於2001年5月底又把她分到勞教所的九中隊繼續迫害。剛進九中隊,有一次,她站出來制止惡警對樂山大法學員林莉莎的慘無人道的迫害,而被惡警張隊長用手銬將她雙手銬上後,吊在高高的窗子上幾個小時。因她拒絕寫所謂的思想彙報,被罰站一天一夜不准睡覺。

好多次,詹敏因站出來抵制惡警叫她們看、聽誹謗大法和師父的電視和書;抵制所謂的揭批大會;抵制做操等而經常受到各種體罰:幾天幾夜(通宵)罰站、用電警棍電、警棍打、長期關在不見天日的小間裏等迫害。她曾全身大面積被打青、打腫、打得皮下大面積出血。

3、電擊毀容

有一次,她因抵制揭批大會,被九中隊惡警隊長曹隊長用電警棍專電她的臉,電棍電在她的臉上不放,只見她的臉直冒火花,像放煙花一樣,當時她的臉被電壞:臉上的皮膚被燙爛、紅腫,許多血泡布滿在她的臉上。有做「轉化」工作的「猶大」都看不下去了,暗暗說這是毀容,應該承擔法律責任的。

4、野蠻灌食

在九中隊,因詹敏經常受到種種殘酷的迫害,後來她不得不用絕食來反迫害,在一次長達近1個月的絕食中,在九中隊惡警隊長曹隊長的指使下,她每天都由幾個吸毒犯把她按倒在地,有的按手,有的按腳,有的按頭,有的按鼻子,有的拿開口器撬牙,甚至有的乾脆坐到她因絕食後本來就瘦弱的身子上,那種架式真的是慘不忍睹,好些人根本就不敢看。參與灌食者有趙衛東、張雪梅等吸毒犯。

5、不讓睡覺

在2002年7月詹敏又被轉到八中隊迫害。在八中隊,詹敏更是遭受了難以言表的折磨和摧殘。2002年下半年裏,詹敏因抵制叫大法學員聽誹謗大法和師父的邪書,多次被八中隊惡警隊長李奇指使關小間,並白天黑夜連續不睡覺的站,派那些吸毒犯人一天24小時輪流值班守,只要稍一閉眼就是拳打腳踢,有一次她連續站了6天7夜未合過眼。

6、禁止上廁所

2003年的年初,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對大法學員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迫害。勞教所不准未轉化的大法學員上廁所,詹敏也因不執行邪惡命令而被禁止上廁所,憋不住就尿在褲子裏,褲子濕了也不准換,只好打濕了又穿乾,幹了又打濕。

就這樣勞教所的惡警們還嫌不夠,就採用強行灌水來折磨大法學員,每隔1個小時灌一次,一次灌幾大杯,灌水後仍不准上廁所,為的就是讓你難受,從而折磨大法學員。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惡警們還要大法學員讀誹謗大法和師父的書籍,大法學員們堅決抵制讀邪惡的書籍,惡警便指使罪犯毒打大法學員,詹敏也遭到毒打。與此同時,詹敏見攀枝花大法學員蔣賢鳳、峨眉山大法學員肖紅俊被幾個罪犯按在地上打得爬不起來也不停手(後來得知,蔣賢鳳的筋骨都被打斷了),她便站出來制止,被隊長惡警李奇指使罪犯用繩子綁著她的雙手吊在床柱子上,後來就用手銬銬著雙手吊在床柱子上,不分白天黑夜就這樣吊著,更不用說上床睡覺了。而且那些罪犯「包夾」還趁她雙手被吊著沒有反擊之機,在她的臉上、手背上寫攻擊大法的話和大法師父的名字。

這一吊就是1個多月。由於手銬長期壓迫著血管,她的手被吊得失去了知覺,不聽使喚。這時,詹敏的2年非法勞教期滿了,可勞教所以所謂的違規為由,無理超期關押詹敏。

在這種殘酷的迫害下,詹敏又一次絕食了,用她的生命來反抗這種迫害。勞教所又一次對她強行灌食,仍然是每天7、8個人將她按倒在地上,強行用開口器撬開她的嘴灌。那時候大家看到詹敏的身體已經在勞教所被折磨得非常虛弱了,每次被按倒在地灌食時,都不知道能不能活過來,好幾次幾乎被灌得窒息。就這樣,她的牙撬鬆了,食道出血了,口吐鮮血。八中隊惡警隊長李奇便指使將她拖到勞教所醫院灌,用膠管子插到鼻子裏,從鼻子裏灌。到後來,詹敏的肺也發炎了,胃也萎縮了,醫生說胃液都抽不出來了,醫院也不給灌了。

就這樣,詹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只剩下一把骨頭了,連那些參與迫害她的罪犯看著她都害怕。勞教所怕詹敏死在監獄裏面,在遭受了2年又3個月零26天的非法勞教迫害後,於2003年3月26日通知新津有關部門把她接回去。

五、在「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被折磨至生命垂危

從勞教所出來後,詹敏恢復了煉功、學法,身體很快奇蹟般地得以恢復。因詹敏已被有關部門非法開除工作,失去了生活來源,靠年事已高的父親養活,更不用說盡撫養孩子的責任了(孩子當時上初中,由孩子父親撫養著)。一個大學畢業生,一位受人尊敬的人民教師,卻僅僅為法輪功說了一句真話,被逼得失去工作、失去家庭、甚至差點失去生命,年幼的孩子也被迫失去了母親的關愛。

為了恢復工作解決生活問題,也為了講明迫害真相,詹敏頻頻奔走於新津教育局和有關單位,她曾多次找過當時的教育局局長田峰,但田峰以種種理由推諉,後來她相繼找過教育局其他領導,要求恢復工作,因為她沒有違紀、違法,沒有犯罪,被開除工作是有關部門特別是新津教育局及新津師範學校(現在的實驗中學)對她的迫害;被勞教是新津公安對她的迫害,她應該回到講台上。後來,她將自己遭迫害的親身遭遇寫出來,交到新津人大,縣委、縣政府有關領導,後來聽說當時的縣長曾給她回了一封信,但這封信在經教育局轉交詹敏時,卻被教育局扣壓了,信的內容至今詹敏也無從知道(請問教育局有甚麼資格扣壓私人信件,也許教育局有關領導就是為了私利,使詹敏的工作得不到解決的直接責任人)。但經過近一年的奔走,有關部門相互推諉,拒不解決。經許多波折,在2004年2月,她終於在外地找到了一份工作,以維持生活。

但沒有工作多久,新津教育局、新津縣實驗中學和公安局就到處找她,非得知道她在哪裏工作,以便於他們監控她的言行,他們的這種行為本身就是違法的。就在她外出工作期間,新津縣教育局長田鋒、實驗中學治安人員、公安一科彭樹全、五津派出所王建軍等就曾找他父親,到他父親家騷擾,想打聽詹敏的去處,一位70多歲的老人,被這些人的行為惹得大發雷霆。後來新津教育局、新津實驗中學、新津五津派出所副所長王建軍、公安一科的彭樹全等人就騙她的家人,叫她回家商談工作之事。就這樣,詹敏向打工單位請了三天假,於2004年4月27日回到家裏。

回家的當天晚上,詹敏到兒子那兒去看孩子,孩子一個人在家,到孩子家後,她正準備打電話與教育局領導及實驗中學領導聯繫,就在這時,被突然闖進來的五津派出所王建軍等公安、實驗中學治保人員曾全章、帥敏等人強行抬走,她年幼的孩子被嚇得不知所措(如此暴行給孩子心靈造成的傷害是甚麼?行惡者想過嗎?!)。她被抬著強行塞進了停在樓下等候的警車,直接綁架到了五津鎮派出所。到了派出所,詹敏強烈要求見教育局長田鋒,因是他親自告之詹敏父親,讓詹敏回來商談工作之事的,可遭綁架後田鋒卻拒絕不見。

第二天,也就是4月28日,在當地政法委、610辦、教育局、實驗中學等部門的操控下,由五津派出所王建軍、當時的實驗中學校長倪昔剛、實驗中學教師何錦等人將詹敏強行綁架至地處新津花橋蔡灣的所謂「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實為「洗腦中心」)進行迫害。這裏非法關押著從各地劫持來的大法學員,實質上是非法監禁,採用種種殘酷手段逼迫大法學員放棄修煉「法輪功」,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從4月27日晚被綁架到新津五津鎮派出所起,詹敏就沒有進食,綁架至洗腦班後,為了抗議對她的綁架詹敏仍未進食,她被關押在一間小屋裏,洗腦班的所謂工作人員王雪芹、周琴等人白天晚上輪流值班看守她,不許她閉眼睡覺,還企圖罰她站。絕食4天後,在「洗腦中心」主任布置安排下,由教導科主任殷舜堯親自上陣,帶領該「中心」醫生周琴、張醫生、工作人員王雪芹等人開始對詹敏進行第一輪強行灌食、輸液。惡人們將詹敏五花大綁的綁在一張木板上,用繩子將她的雙腳、雙腿、雙手都分別固定在木板床上,由於身子被固定不能動,便給詹敏插上導尿管排尿,強行灌食的膠管從鼻子插到胃裏後,也給固定在那裏,不給拔出,想甚麼時間灌就甚麼時間灌。

就這樣,詹敏的身體被插上各種管子進行著灌食、輸液、導尿,且五花大綁固定在木板上幾天幾夜不能翻身,折磨幾天下來,詹敏已極度虛弱,感到肝區隱隱作痛,「中心」授意周琴請來花橋鎮醫院醫務人員給詹敏抽血到醫院檢查,一查是乙肝。綁架到洗腦班前完全健康的詹敏,幾天的功夫就被最野蠻最殘忍的強行灌食折磨成這樣。即使這樣,他們不但不放人,且在第一輪幾天幾夜的野蠻灌食折磨後,沒過幾天,又開始對她第二輪強行灌食、輸液。仍然是第一輪灌食時的酷刑:手、腳、腿都用繩子捆綁固定在木板床上,身體不能動彈,上面插胃管,下面插尿管,幾天幾夜強行灌食、輸液。再後來又是第三輪強行灌食。特別是他們強行給詹敏身體輸入些不知是甚麼的藥物,使詹敏的身體越來越差,到後來甚至出現神智不清的狀態。

在這個「洗腦中心」裏,大法學員都被關在一棟6層的樓房裏,每個大法學員都被單獨關在一房間裏面,各房間終日緊閉,每位被關在這裏的大法學員都有兩個經過該「中心」培訓的所謂「陪教」日夜監管著。連半夜上而廁所都要跟蹤監視。「洗腦中心」規定大法學員:不准煉功、不准背經文、不准大法學員之間說話、不准講大法真相。每天上、下午幾小時播放污衊、誹謗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的錄像,逼迫大法學員看。如果違反規定,就會遭受酷刑,有的大法學員在這裏被逼瘋,有的被迫害致死。這裏是成都地區迫害大法學員最大最邪惡的黑窩。2004年的7、8月間,「中心」從外地找來了專做「轉化」工作的所謂「高手」,不分白天黑夜地輪番對關在此處的大法學員們進行他們那一套歪理邪說,企圖「轉化」他們。由於詹敏的身體情況,那時她基本是成天躺在床上,作轉化工作的惡人們經常趁每天深夜,等詹敏精神疲憊時,來對她輪番轟炸,當仍說不通時,幾個人就強制把詹敏從床上拖起來按在椅子上坐下,強制她握著筆,再由他們用力握著她的手強行在鋪好的紙上一筆一筆的畫,寫所謂的「保證書」。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他們真是用盡了招。

因反覆強行灌食的迫害,再加上肝病、胃病,詹敏的身體已經非常瘦弱、皮包骨頭,用那些「陪教」的話講:風一吹就會倒。為了反迫害,詹敏利用開門上廁所的機會在樓道裏喊出了她的心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師父清白」。於是看守詹敏的所謂「陪教」和該「中心」教務科長殷舜堯等人配合,將詹敏完全封閉在房間裏,連洗漱、上廁所也不許出房間。有時詹敏想開門去上廁所,「陪教」羅霞等幾次將瘦弱的詹敏推倒在地;詹敏喊「大法好」,陪教便出手打人,有一次,「陪教」羅霞將詹敏按在床上,將詹敏的整個頭壓在枕頭底下,以致呼吸困難。在長期的肉體和精神雙重折磨下,詹敏全身許多部位都出現了病變,特別是肝臟、胃更為嚴重,身體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再加上洗腦中心給詹敏不知施用了甚麼藥物,又終日關在房間裏,她出現了精神恍惚狀態,有時候已經分不清是上午還是下午、是白天還是夜晚;眼神也是呆板的。儘管這樣,「洗腦中心」仍不放人,也許這正是他們所需要的狀態,好在這種神志不清狀態下寫所謂的「轉化書」。詹敏就是在被折磨得精神恍惚的狀態下寫的所謂「認識和保證」的。在這裏經受了8個月的迫害,詹敏又一次被折磨得人形大變的情況下,於2004年12月29日被送回家。

詹敏回家後,身體和精神逐漸好轉,她向有關部門闡明自己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所有對她的迫害都是違法的;聲明在洗腦班裏由於精神恍惚狀態下寫的認識、保證全部作廢,堅持信仰「真、善、忍」,堅定修煉;而且要求有關部門及單位無條件的、堂堂正正的恢復工作。在這種情況下,2005年3、4月間,縣教育局等有關部門則採取極不光彩、極不正當的手段──用假借詹敏的名字寫了一份所謂不煉功申請恢復工作的申請書,並簽上詹敏的名字(實則並不是詹敏寫的),擬了一份關於恢復詹敏工作的文件,發到有關部門。(後詹敏已寫聲明作廢,不是自己所為)

六、世界需要「真、善、忍」

從詹敏修煉法輪功而得到一個身心健康的身體;堅定自己的信仰說真話而受到各種迫害;從她恢復工作的真相過程,完全暴露了以江澤民及其政治流氓集團對一群手無寸鐵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鎮壓,完全是建立在謊言、欺騙、暴力的基礎上。對法輪功的迫害鎮壓,其實是對人類道德、善良、人性的摧毀。

我們將詹敏從修煉法輪功得到了一個身和心的健康身體,到因堅持享受憲法賦予公民「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上訪自由」堅持說真話而受到非法關押、判勞教、開除工作、強制洗腦到恢復工作的真實情況告訴你,其目的就是讓你了解法輪功及其修煉者的真實情況。

同時告訴你一個真理:自有人類歷史以來,從來都是「邪不壓正」。當年鎮壓者不是叫囂3個月鏟除「法輪功」嗎?時至今日已經7年了,就在這段時間裏,法輪功在全世界蓬蓬勃勃發展,現今已有80多個國家修煉且得到各國政府支持。《轉法輪》和《法輪功》在全世界已譯成至少36種文字,法輪功在全世界受到褒獎2000多個。

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都需要「真、善、忍」。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