綏化勞教所對孔令金強行注射不明藥物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從二零零六年秋到二零零七年三、四月份期間,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給大法弟子孔令金幾次注射不明藥物。每次被注射不明藥物後,孔令金都是頭暈得走不了路,血壓最高升到達250,而且一次比一次嚴重,甚至兩人扶著一點一點的往前挪,一兩個月後才漸漸恢復正常走路。

自二零零六年開始,孔令金的家屬就幾次到綏化勞教所要求釋放孔令金,都被勞教所拒絕。

勃力縣法輪大法弟子孔令金(音),五十六、七歲,二零零五年被綁架到綏化勞教所迫害,每天被逼走隊列訓練,被迫做奴工生產,最多十幾個小時。迫害中,孔令金的血壓經常高達二百左右。

二零零六年秋,當時孔令金因血壓高,走隊列有些跟不上,惡警就把孔令金弄到衛生所強行注射一種不明藥物。

孔令金感到天旋地轉,走路腳像蹬空一樣。幾天後的一天早上,大隊副指導員龍奎斌恐嚇,辱罵等,逼孔令金參加隊列訓練,當孔令金說原來還能走隊列,打針後才出現走不動路的狀態,而且血壓反倒增高。在場的一中隊副隊長李成春破口大罵,並不許孔令金再說下去。

後來,勞教所還叫普教侯士臣和韓普江二人按著孔令金強行打針。孔令金實在頭昏不能挑牙籤,要求裝盒,惡警也不讓他休息,晚上仍然要碼小板凳到八、九點才能上床。

二零零七年四月一天早上,孔令金突然倒在地上。獄警帶他到醫院檢查,竟稱一切正常,現仍每天逼他到車間幹活。

望所有善良的人們給予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