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不明藥物」驚見(續)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26日】(明慧記者黎鳴綜合報導)(續前文)

這是發生在江蘇省徐州精神病院的一幕:

精神病院的人把精神完全正常的法輪功學員強行綁在床上打針、灌藥,法輪功學員立刻就昏過去,不省人事了;每當藥性發作時,人就會撕心裂肺的疼痛。當法輪功學員清醒過來,指問那些所謂的醫務人員:「為甚麼給我們這些沒病的人打針、灌藥?」醫務人員說:「用這些藥你們不會死的,只是很痛苦,如果你們說不煉法輪功了,就可以不給你們用藥了,你們自己千萬不能跑出醫院去,我們不給你們逐漸停藥,人會瘋掉和死掉的,即使跑出去,別人也會把你們當成瘋子再送進瘋人院的。藥性反應起來痛苦是難以想像的,非常可怕,後果不堪設想。」

一天,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凳子上盤坐,院長走過來惡狠狠地說:「你還在煉功嗎?就把你的針藥量還要加得更大,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看你還煉不煉!……」

這樣的惡性事件眼下還在繼續發生。

* 譴責聲中行惡不輟,2005年53位法輪功學員蒙難,10人死亡

據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轉遞到明慧網的資料的初步統計,僅在2005年中遭受不明藥物摧殘,導致傷殘或死亡的法輪功學員就有53位,其中10人在2005年1月至10月期間被奪去了生命。他們是:黑龍江省的吳春龍和姚國秀;河北省的蒿文民和韓俊苗;湖南省的張運蘭和余愛平;四川省的林鳳;北京市的於慧琴;上海市的李麗茂和安徽省的李培意。遇難者年齡從30歲至68歲;其中女性有7位。

這裏還不包括一些相關報導中所涉及的受害者,例如:

明慧網2005年1月23日報導,大連市急救中心二院三樓一個狹小的屋子,是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場所。在那裏醫護人員對大法弟子注射一種不明藥物,直到藥水注射不進去為止,頻繁的抽血化驗,不停的打生理鹽水點滴,似乎把大法弟子泡在藥水裏,做人體實驗似的。

明慧網2005年2月24日報導,佳木斯勞教所現在迫害更加升級殘酷,惡徒在大法弟子的飯裏、水裏放不明藥物、打毒針,經常吃完肚子痛和拉肚,還不讓上廁所,經常有人便在褲子裏。

明慧網2005年3月23日報導,西安安康醫院是公安和司法部門管理的勞改醫院,許多絕食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被送到這裏進一步遭受迫害。有的大法弟子被注射用於治療精神病的不明藥物後,神情恍惚,不停的流口水。該醫院有四個病區:綜合病區、女病區、男病區、戒毒病區。大法弟子被關在綜合病區。目前還有三位大法弟子在那裏被迫害。

明慧網2005年4月5日報導,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腦班裏,在經歷了一系列精神和肉體迫害後,仍然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就會遭到毒針注射,造成意識不清,神志恍惚。大法學員譚紹蘭,就曾被注射不明藥物,2005年1月5日從洗腦班中放出來時已意識不清,不認識人,也不認識字。在新津洗腦班中像譚紹蘭這樣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的人還有好幾個。

明慧網2005年8月10日報導,從2005年7月1日起,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勞教院一大隊的法輪功學員一百多人集體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和酷刑迫害。馬三家勞教院不許一大隊的學員家屬「接見」,封鎖消息,並對她們強制灌食、關小號、電棍電擊、注射不明藥物。目前,這些學員處境艱難,急需全球正義人士聲援。

明慧網2005年9月15日報導,自江澤民邪惡集團的幕後軍師曾慶紅2005年8月24日來新疆「視察」之後,新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就出現升級,在南山的洗腦班將對不轉化的大法弟子強行注射精神藥物,用以破壞人的中樞神經系統。惡黨職能部門透露出來的消息,也證實了這一說法。新疆烏魯木齊當局自8月9日起,綁架了十幾位大法弟子到市郊南山洗腦基地。

明慧網2005年10月8日報導,勝利油田「610」指使勝利油田油氣集輸公司、勝利油田錄井公司、勝利油田教育學院等單位綁架了江海松、李曉東等5名法輪功學員到勝利醫院「精神衛生康復中心」樓進行所謂「治療」,所謂的醫護人員強迫法輪功學員打針、吃藥,如果法輪功學員拒絕,所謂的醫護人員就用電棍電擊。

* 2005年被不明藥物摧殘導致傷殘或死亡的部份案例

**一天之內兩次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王影全身抽搐,思維停止

王影,女,30多歲,家住吉林市船營區長春路。2005年5月17日,王影被當地派出所綁架到洗腦班強制洗腦。她堅持信仰,並以絕食方式抵制迫害。絕食第11天,610以推糖維護生命為名,1天之內兩次強行注射了不明藥物,致使王影全身抽搐,思維停止。緊接著他們又以搶救、抓附體為藉口,用中醫針灸所用的銀針在王影身上亂扎、亂抓,場面恐怖至極。

**山東老人馬桂珍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致癱瘓

馬桂珍,女,60多歲,家住山東省昌邑市,2005年元月17日下午,正在家做飯時,被610頭子陳曉東與圍子鎮派出所警察直接綁架到王村勞教所。從元月18日至20日,勞教所警察反覆給馬桂珍強制洗腦。到21日也就是第4天,警察見馬桂珍還不轉化,就每天強行硬按著給她注射不明藥物。幾天下來,馬桂珍逐漸沒了力氣,身體越來越不行,手腳開始失去知覺。警察見馬桂珍生活已經不能自理,31日和馬桂珍家人聯繫,讓拿1000元來領人。

家人見到馬桂珍時放聲痛哭,馬桂珍被綁架時身體好好的,就幾天的功夫被摧殘成這樣。現在馬桂珍下肢全部癱瘓,生活不能自理。

當地民眾親眼見證了這一切,紛紛議論:煉法輪功的早就說(中共)政府怎麼怎麼迫害,慘無人道,當時咱還不相信;現在老馬被公安局弄到勞教所,幾天的功夫就給弄成這樣,確實是慘無人道,壞人管不了,就有本事迫害好人!

**湖南張運蘭被不明藥物迫害致神志不清後遇難

張運蘭,女,52歲,湖南瀏陽市永和鎮金盤村人。2004年2月,張運蘭在瀏陽家鄉發法輪功真象資料被不明真象的人舉報而遭綁架,被劫持株洲白馬壟勞教所非法勞教2年。

張運蘭在白馬壟勞教所因不放棄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被連續罰站35天,日夜不准睡覺、不准靠、不准走動,大小腿腫得好粗,前後35天一共只睡了3個晚上,身心承受都到了極限。

張運蘭曾絕食抵制迫害,遭惡警野蠻灌食。白馬壟勞教所惡警對絕食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進行強行灌食或輸液時,加入破壞中樞神經的毒藥,致使大法弟子精神失常、喪失記憶、雙目失明、站立和行走都失去平衡。張運蘭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後,2005年4月30日被放回。回家後610人員脅迫其兒子監控、虐待她。張運蘭於2005年10月×日一人外出時被汽車撞死。

當局造謠說張運蘭的死是因煉法輪功煉的。一個認識張運蘭的老奶奶站出來說:「你們說的不對,張運蘭去勞教所之前,身體健康,對人和藹可親,做事有條有理。從勞教所回來就神志不清了,是勞教所害的。」人們聽她這麼一說,方才明白。

**黑龍江吳春龍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後去世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吳春龍

吳春龍,男,30歲,黑龍江省佳木斯市人。曾患嚴重風濕性關節炎,腿腫得不能走路,修煉法輪功後他才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法輪功被誹謗迫害後,吳春龍憑著自己的良心,兩次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公道話,遭到當局滅絕人性的迫害,先後兩次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

吳春龍曾因煉功被勞教所罰坐7天「老虎凳」。吳春龍絕食抗議勞教所劉洪光、楊春龍等七、八個惡警對他酷刑折磨,卻遭到迫害性的野蠻灌食,並被強制灌下不明藥物。幾天後,吳春龍出現昏迷狀態,經常便在床上。七、八天後,吳春龍的膝蓋以上至腰部肌肉癱瘓,沒有知覺,腿不能動,胸部發涼,頭腦遲鈍,沒有思維,整個人瘦得皮包骨。即使這樣,勞教所惡警還繼續迫害他,把昏迷中的他拖到水房用涼水沖;犯人王福在惡警的指使下用毛巾沾上稀屎塞進他的嘴裏,昏迷中的吳春龍經常被口裏的毛巾憋醒。

2005年4月30日,吳春龍生命垂危,勞教所惡警楊春龍和刁玉坤用出租車把他送回家。在把他交給家人之前,惡警用欺騙的手段讓吳春龍父親寫了一個擔保書,要家人自負一切後果;並喪盡天良的要敲詐勒索5000元錢。吳春龍的父親沒有錢,幾年來為能見到被非法關押的兒子,已被勒索了近兩萬元,最後現湊了300元給了惡警。


吳春龍被迫害致死前一週

2005年8月20日凌晨2點,吳春龍含冤離世

吳春龍含冤離世

吳春龍去世時骨瘦如柴

回到家的吳春龍骨瘦如柴,佝僂著身子,神志不清,目光呆滯,沒有任何表情,連自己的父親都不認識了。親友問他話他不吱聲,沒有反應,好像沒有記憶、沒有思維。吳春龍於2005年8月20日凌晨2時左右含冤而死,年僅30歲。

**林鳳被注射不明藥物致腎壞死身亡

林鳳,女,36歲,家住四川省南充市順慶區舞鳳鎮四村九組。2002年臘月30日,林鳳在散發真象資料時,被順慶區長征路北城街道辦事處,國安杜姓警察綁架,送四川成都龍泉驛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林鳳因不放棄信仰,堅持煉功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導致腎壞死,神智昏迷,全身浮腫,經常人事不省。


四川省南充大法弟子林鳳

2005年5月18日,林鳳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時,勞教所將其送回南充市,脅迫她丈夫簽字接人。林鳳被送往南充市川北醫學院住院部腎病科搶救治療,期間國安、610惡警對醫院進行24小時監控。

林鳳長時間處於昏迷狀態,有時醒來,說:「我沒有病、是被他們迫害成這個樣子的,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她還揭露:四川成都龍泉驛女子勞教所是邪惡的黑窩,他們將堅定的大法弟子拽著在地上繞圓圈,衣褲都磨爛了,拖得大法弟子皮開肉綻,鮮血直流、人事不省。法輪功學員在那種殘酷迫害下,彼此看見心如刀絞,淚流滿面。押送林鳳的警察曾對她家屬說:她在勞教所受盡了所有刑罰都不悔改、太頑固了。

林鳳於2005年7月26日早晨含冤離世,年僅36歲。林鳳被迫害致死後,當地惡黨支書陳菊芳連林鳳上初中的兒子都不放過,對林鳳的母親說:你的孫兒不能再讀書了,因她母親參與政治、是政治犯。我要去學校給老師說不準給他報名。

*殺害高蓉蓉的劊子手們還在行惡

2005年6月16日,被龍山勞動教養院警察連續6-7小時電擊導致毀容的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年僅37歲。

然而,劊子手們的殘暴劣性還在膨脹,把沾滿血腥的手繼續伸向了參與營救高蓉蓉的善良的人們。近期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中,女學員有:董敬哲、張麗榮、馬廉曉、董敬雅、隋華;男學員有:孫士友、劉慶明、馮剛、馬玉平、吳俊德。他們中有的目前已下落不明;有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至少已有四位遭到了不明藥物的摧殘。

馬廉曉老人在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總醫院被連續注射藥物40多天,右臂被針扎得不能動、持續嘔吐、頭暈、不能走路。

董敬哲,馬廉曉的女兒,孫士友的妻子,32歲,廣告設計師,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已絕食兩個多月。董敬哲每天遭野蠻灌食和強制注射不明藥物,現在已下肢癱瘓,完全不能自理。6月23日,有人去馬三家要見董敬哲,專管董敬哲的管教說:「董敬哲現已不能動,眼睛都不能睜了,絕食。」

張麗榮被非法抓到派出所後,惡警摁住她強行注射了一種不明藥物,使其一直頭暈,現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遭受迫害。

隋華,現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在派出所時被惡警注射了一種不明藥物後一直腿疼,行走困難。另一法輪功學員鄭守君也被強行注射過不明藥物。

* * * * * *

中共當局在其罪惡行徑被曝光國際社會,並遭致文明世界強烈譴責下,照舊行惡不輟,只是手段更加隱蔽陰毒,更加嚴密的截斷和封鎖消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