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兼和貴州同修切磋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三日】同修們,是否你和我一樣在上班、講真相中覺的時間很緊;是否你覺的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受到很大的干擾和挫折,甚至一度使你喪失修煉的信心,從而在修煉的路上放鬆懈怠;是否你還覺的自己三件事都在做,很精進而感到自滿;是否在同修被迫害時感覺自己無能為力……這些正是我們今天要切磋的問題。

在這裏我想先說一下我在貴州了解到的情況(現象):

第一、證實自己多於證實大法:主要表現在自我意識很強,甚麼事都要以自我為中心,或者以自我主張為中心,等等。

第二、對同修被迫害表現的比較淡漠:當知道同修被迫害時,如果是自己認識或熟悉的就比較關心一些,但時間稍長一些時,也就逐漸變的漠不關心了;如果是自己不熟悉的根本不放在心上。我想這在貴州是一個普遍現象。正因如此,目前很少看到貴州同修整體營救某一位同修成功(聽說有一二例成功的),根本就沒有在明慧網上看到貴州同修整體營救同修成功案例的文章。也許也是這個原因,貴州的邪惡洗腦班一直沒有停過。

第三、被色慾嚴重干擾和牽制:我所知道的被非法勞教和非法判刑的同修中,有八九成被色慾嚴重干擾,有的已犯下大錯,有的行為上沒有做錯,但思想中卻很強烈。現在有的被干擾的無法學法煉功。

第四、被無形干擾而不自知:被無形的干擾指的是沒有固定的形式,但一直在被干擾。具體說不出來,今天這樣事明天那樣事的。但有一點是一樣的,就是沒能學法和煉功,或者不能堅持或者沒有時間。這種情況往往發生在不能保證學法的同修身上。

在這裏,我們悟一悟,是甚麼原因導致了這個現狀──認為自己高過大法;對同修被迫害淡漠;色慾嚴重干擾;莫名其妙被干擾?其實我們仔細看一看,很明顯這是舊勢力的強加所為:因為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師父沒有給我們安排難,舊勢力認為個人修煉是最重要的,從而在我們思想中強加了自我執著;因為舊宇宙是為私的,所以才對同修被迫害淡漠,等等。

以上是侷限在具體事中去看,跳出來看是因為整體有一個很大的漏──間隔,阻擋大法弟子形成一個整體的間隔,邪惡得以生存的間隔。舊勢力利用了人的觀念、私心、執著、相生相剋等來間隔同修,使它有生存的空間。比如發正念,全世界大法弟子整體在同一時間發正念,邪惡將無藏身之處,可是總有人不能參加。又比如:在邪惡聚集地──中國大陸,明慧提供了每天早上全國集體煉功的條件,我想那時師父的法身會在煉功場上面看場,邪惡也沒有藏身之處,可總有同修重視不起來。

實際上,這都是舊勢力強加給我們而出現的現象,造成我們形成間隔的原因是「私」,這也是舊勢力所能利用的,因為「私」是屬於舊宇宙的。比如有甚麼事時,頭腦中早已劃分好你我他的概念,而不是一個整體的概念,不是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他的事就是你的事的概念。一個同修被迫害了,我們會想:他是因為甚麼原因而被迫害的,我有沒有?其實,這是對整體的迫害,他是我們中的一個粒子。參加法會和學法時會看:有沒有我不喜歡的人?按不按我的想法去做……而要消除這個間隔,就要清除這個「私」,而最根本的辦法就是要徹底全面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這要求我們在一思一念上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當然,這說起來容易,要做到可能有些思想上還沒有意識到,更別說做了,這時需要我們集體的智慧和力量。從師父的講法過程我們可以得到一點啟發,師父說:「在傳法的過程中也有不順利的地方,方方面面的干擾也是很大的。由於主辦單位和各界領導給予大力支持和工作人員的努力,我們的班辦的比較圓滿。」(《轉法輪》)可見,這些不是一個人的事。

那麼擺在我們面前就只有一條路:形成整體。有同修比喻說:邪惡是一個整體在迫害我們,而我們不能形成整體的話,是在和它單打獨鬥,所以我們有時感到力量很薄弱。這裏想要說的是:「一個人修和大家在一起學法煉功是一樣的」這種思想是不對的,或許站在「私」的角度講,一個人我也能保證做好三件事,可是在對整體的作用上是不一樣的:

第一、集體學法煉功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形式,是我們需要去維護的。

第二、做的好的如能集體學法將會帶動其他同修一起做好。有在男女問題犯過錯的同修說:在九九年七二零後,家裏親朋好友對自己施加的壓力很大,我每天忙於應付各種壓力,在這時遇到異性常人的關愛而在男女問題上犯錯,那時如果有一個環境,我肯定不會做錯的。我還發現,被非法關押出來後沒有及時溶入集體的同修,狀態都不是很好。可見,整體的重要性。正是因為整體重要,這也正是邪惡最害怕的,也是它干擾最厲害的。

在貴州還有一個影響形成整體的因素:當大家說到形成整體的重要性而貴州沒有形成整體時,有部份同修以「師父說過,貴州是個很特殊的地方」為由,而不去努力做促成整體配合的事。其實,這句話到底是師父針對甚麼問題而說的,我們不清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以此為藉口而不形成符合正法進程的整體形式的做法是不對的。

我們發現以前有過一些整體的形式,可是沒有做到為法負責。比如同修之間看到有不對的地方也不說,怕得罪人。甚至看到有很骯髒的事或很危險的事也不說,怕影響不好。直到不幸發生,後悔也晚了。所以我們的整體一定在發現問題時及時慈悲指出,而不是指責,不要看見了當作沒看見,不要隱藏,不要掩蓋,更不要當面不說背後亂說亂傳。

又如,真正認識到集體學法的重要性,積極主動的進行集體學法,而不是看別人,他來學我就來學,他不來了我也不來了。在某些時候哪怕只有兩個人我們也要學下去。真正做到人人都是負責人。學法時人數不要太多,保障安全,一般在十個以下。學法交流時,最好不要涉及誰具體在做甚麼事,放下打聽的好事心,也就是修口的問題,對大家提高沒用的都不必去說。等等。

由於層次所限,希望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