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轉變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二日】我丈夫在「七二零」以後他就一直反對我修煉。二零零零年十月底,我從勞教所正念回家。有一天,我出去發真相傳單,被我丈夫的朋友看見了。丈夫回來就問我:「今天你幹甚麼去了?」因為我當時有怕心,沒有正面回答他,丈夫就對我拳打腳踢,從床上打到地上,並用拳頭打我的臉,把我的臉都打腫了,嘴角出了不少血,全身被打的紫青,臉腫了有半個多月。

二零零一年七月,由於自己學法不深,證實自己的心特別強,在集市上貼真相資料時,再一次被邪惡綁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非法關入勞教所。二零零二年四月回家。

讓我想不到的是,在我不在家的這九個月中,我那個離婚了的親姪女一直在我家住著。我到家的第一天晚上,我丈夫就和我姪女出去了,直到夜晚一點多鐘才回家。我問丈夫幹甚麼去了,他說上醫院看我哥了。我當時想了很多很多,一幕幕不好的想法在我腦子裏出現。我回家好幾天了,我姪女怎麼還在我家住著。於是我就跟她說:「以後你就不用往這跑了,孩子我可以照顧了。」第二天下午,我就把她的衣服都送到她家去了,並對她說,你以後不要到我家去了。我當時說話的心態和口氣都不對勁,然後我們就打了起來,我知道沒有守住心性,但當時就是抑制不住自己。回到家後,讓我想不到的是丈夫竟然提出要和我離婚。我沒有答應他的要求,我的心很亂、很煩。就在我特別痛苦的時候,我發現了一封信,是我姪女寫給我丈夫的,看完之後,我覺的腦袋發大,原來他們真是我想的那樣,這封信我看了好幾遍,每一個字就像一把利劍一樣,刺痛著我的心,我大哭了一場。

那幾天,我渾身覺的一點力氣也沒有,整天就想躺著,甚麼話都不想說,甚麼都不想幹,每天晚上,看著漆黑的夜晚,想著夜不歸宿的丈夫,我想了很多。有一天,我正在看《轉法輪》,丈夫讓我去找孩子,我說「孩子上同學家去了」,他看我沒動,上來就把書搶過去給撕了,一邊撕還一邊說:「告訴你,只要我看見你看書,我就給你撕。」撕完後又提出和我離婚。我再也忍受不住了,對他說:「走,現在咱們就去離婚。」到了居委會,我把剛才發生的事說了一遍,主任說「你們倆先冷靜冷靜,我還有別的事,你們倆先回去吧。」我沒有回家,到了同修家,我大哭了一場,覺的很委屈,很難受。為了這事,我恨了丈夫很長時間。同修勸我,要我多學法。晚上我想學法,但是我覺的這本書很重、很重,沒有力氣把書拿起來。腦子裏全是對丈夫的怨恨。

在這幾年中,讓我最放不下的就是我丈夫不給我錢花,我是一名下崗職工,沒有生活來源,每次跟他要錢,他總是刁難我,有時乾脆就不給,只要一想起這事,一連串的事就連在一起,心裏特別的恨他,由於長期放不下執著,遇到了事總是向外找,學法又跟不上,在二零零二年我又一次被邪惡鑽了空子,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一年。

二零零五年四月份,丈夫在班上突發心臟病住進了醫院,我到了醫院,他還在搶救室裏打著氧氣、輸著液。看著正在輸液的丈夫,突然覺的心裏特別不好受,丈夫臉上出了許多汗,在床上左翻右翻折騰了很長時間,最後他難受的哭了,對我說:「帶我回家吧,我不想在這呆了。」聽了他的話,我心裏也特別難受,我跟他說:「從現在開始轉變你對大法的態度,你的身體就會好的。」聽完這話,他馬上就急了,並說:「你趕快給我走,你這是讓我死。」在一邊的女兒勸他說:「爸,可別這樣說,媽媽也是為了你好。」在醫院的十幾天裏,他百般刁難我,我沒有和他一般見識,我就整天的對著他發正念。

出院後,每當我看書時,他就說:「我都被你氣成這樣了你還看書?」我說:「你的病不是我氣的,是你自己造成的。」他讓我在修煉與他之間選擇一個,我說:「修煉是沒有條件的。」聽後他氣急敗壞,並說:「那可就是讓我死。」說完就把剛買的一瓶安眠藥全部吃了進去,我找了幾個人,把他送進了醫院。看著他洗胃難受的樣子,我心裏有說不出的滋味。

出院後,他更是對我恨之入骨,這件事情給周圍的人帶來了很大的影響,也給大法帶來了一定的負面影響。很多同修都善意的給我提出了意見,讓我向內找,周圍的常人也對我議論紛紛,那些日子我也特別的痛苦,連家門都不想出,而且這幾年發生的事總是在我腦海裏一幕一幕的出現,很難靜心學法,這種不好的狀態持續了很長時間,為甚麼會這樣呢?

我想我真應該好好想想自己了,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很內疚、也很慚愧,我的丈夫對大法這麼的不理解,我真的是有責任的。冷靜思考一下自己所走的路都是自己的執著心所促成的,他為甚麼吃藥?是因為他一有病我就產生了常人的想法,怕他死,所以舊勢力緊緊抓住我的這一執著,對他下狠手,這些執著不但沒有放下,還越來越強烈,正像師父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說:「所以有的時候啊,我們不能夠帶著很強的常人心,鑽在一個牛角尖裏邊,老是出不來,越想越執著,越想你這個心越沸騰,越想那個魔就越利用。當你們不冷靜的時候,我告訴你們,那個時候就是魔在利用你們,我不管你修了多長時間了,也別看你在大法弟子中的名望如何,你們不注意時保證是那樣。」

我突然悟到,不行,我得突破自己,如果腦子裏都裝上法,不好的念頭就會減少,於是我決定開始背《轉法輪》。

我過去用了一年的時間背了一次《轉法輪》,這次背法還是有基礎的,所以每天除了通讀《轉法輪》外,晚上剩餘的時間就是背法,有的時候真的很睏,但不要被它干擾,衝過去之後真的是特別精神,一直背到夜間十一點五十五分,然後發正念,早晨四點多鐘開始煉功,我是一段一段的背,然後整個背下來以後,再連起來背二、三遍。背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腦子裏不好的想法少了,也不那麼太恨丈夫了,而且我發現丈夫對我的態度也改變了,有時還主動和我說話,我們倆之間的關係有所緩和。我從小事做起,關心他、體貼他,用自己掙的錢給他買了新衣服,他雖然嘴上不說,但看的出來他很高興。有時候我跟他講真相,他還是不想聽,我就對著他發正念。

有一天,我對他說:「這個真相傳單你看看。」他說沒空,我就念給他聽,一直給他念完,他甚麼也沒說。過了幾天,我又把真相傳單放在了他的床上,他也看了。有一天晚上,同修送給他一本真相小冊子,內容是選擇未來的,我讓他看,他說要出去玩,我就對著他發正念,結果那天晚上他沒有出去玩,還把小冊子全部看完。第二天我問他看完了沒有,他說看完了,我說:「那你就把少先隊退了吧。」他也同意了。

以後每次我學法,都讓他和我一起學,他不想學,我還是天天對著他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讓它們立即解體。在二零零六年的新年之際,我給他倒了一杯飲料,說:「願咱們夫妻在新的一年裏,和睦相處,也希望你善待大法,祝願你越來越好。」這是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們倆第一次這麼愉快的吃飯。

二零零六年的一個晚上,他第一次參加了集體學法,我真的很激動,為他的轉變而高興。晚上看著師父的法像,想著師父的慈悲,我流下了眼淚:在這過程中,師父為我操了多少心呢?弟子真的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在今後的修煉中,我更要多學法,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用師父偉大的佛法救度更多的眾生。

我丈夫自從轉變對大法的態度後,變化非常的大,每天都喊:「法輪大法好!」還主動發真相傳單、掛條幅、勸人三退,並寫了嚴正聲明,還主動要求在我家成立學法小組。

在我背完《轉法輪》第六講的時候,我做了一個特別清楚的夢,夢見我拉出了很多蟲子,一堆一堆的,大約有兩米長,然後覺的嗓子特別的噁心,想吐又吐不出來,就在我特別難受的時候,我感覺有一雙特別溫暖的手伸進了我嗓子裏,把這些蟲子全部從我的嗓子裏清了出來,而且特別多。醒來後,我覺的特別輕鬆,我知道這是師父又一次為我淨化了身體。

我把背法的體會跟同修說了,現在我們這有90%的大法弟子都在背《轉法輪》,他們也都感受到了背法的好處。

在我快背完第二遍《轉法輪》的時候,我又做了一個夢,夢見有一個特別陡峭的山坡,我們很多人騎自行車往上騎,在修煉的路上,我們更要勇猛精進,現在我悟到修煉對我來說,才剛剛開始。

我用了七個月的時間把第二遍《轉法輪》背完了,現在正在背第三遍。現在我無論走路、騎自行車、幹活,都能背師父的法,特別是《轉法輪》裏的:「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提高心性」、「自心生魔」、「主意識要強」、「大根器之人」我都能一字不落的背下來了,而且背法成了我的習慣,我覺的背師父的法,真是太好了、太神奇了、太玄妙了。

我把這篇體會寫出來之後,覺的特別的輕鬆。寫的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