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走好最後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在我上初一的時候,天目能看東西了。一九八九年的一天,我在天目裏看見了師父,看見了金光閃閃的法輪。從那以後,我一直在尋找著師父,直到一九九五年,終於得到了《轉法輪》,找到了師父,走進了大法修煉。

以下是我走在證實法路上的幾次經歷,講出來供同修參考,也是從另外一方面在證實大法。開著天目修煉的大法弟子,修煉中的許多情況,可能和一般同修不一樣,請同修們一定以法為師。

一、正念無漏、走正走好最後的路

幾年來在師父點化與呵護中,我保持正念去講真相救度世人,平穩走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路上。作為修煉者,能有與正法同在這份殊榮是萬古難逢的機緣,正法形勢已走到了最後階段,我們應該更加嚴格要求自己,抓緊時間把最後的路走的更好。

但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思想稍有放鬆,就會被人的觀念和情所帶動。我思想中產生不正的人心和對時間的執著,覺的自己太累了、付出太多了、想休息一下、甚至於還冒出來一絲正法是不是該結束了的想法。那時母親還沒修煉,我帶著親情擔憂著她的將來。舊勢力立即了鑽空子,抓住藉口就不顧一切的對我開始干擾。我看到它們把一座由業力組成的大山朝我壓了下來,但這些物質只壓在身體的表面空間,根本壓不到我的微觀身體中。我當即發正念否定這所謂的考驗,它們退去了。第二天它們又藉口我有親情執著,搬來了一座黑色的大山壓向我母親,房間裏充滿了一股血腥的氣味。當晚,我母親的頸部突發腫塊、並迅速腫大、導致呼吸困難,送醫院搶救,醫院同時發了病危通知書。我意識到這是舊勢力強加的迫害,發正念解體一切邪惡,法輪旋轉著放射出一圈圈金光把另外空間的場清理乾淨了,母親的病情隨即穩定下來。心剛放鬆下來,醫院就來電通知病情又告危急……就這樣相持了兩個星期,情況不見根本好轉。我每天要跑醫院、昂貴的醫藥費負擔沉重、工作崗位也面臨調動、疲於應付常人中的各種事務,證實法救眾生的時間被擠佔,我心裏很著急,心裏想已經否定舊勢力干擾,怎麼環境還沒正過來。

有一天深夜回家,一抬頭天上顯現出幾個巨大的神,在一旁冷眼觀注著我動的每個念頭。我警覺起來,為甚麼會有這麼大的干擾呢?一定是我有漏造成的,現在的時間值千金、值萬金,不能被動的陷在舊勢力製造的這場亂象之中。我開始加強學法、向內找,終於,我找到了原因。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告誡我們:「希望大家在最後越做越好,千萬不要懈怠,千萬不要放鬆,千萬不要麻木。」「懈怠、放鬆、麻木」正是我現在最大的漏。逐漸的我的思想清亮起來,我靜下心來盤腿打坐、打大蓮花手印,隨即我看到師父坐在蓮花座上從遠處天邊飄了過來,只見師父一抬手,黑色的大山瞬間就被熔化了,那些亂神也消失了。第二天到醫院,我讓母親多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一切由師父安排。父親告訴我,他昨晚看到一尊佛對他微笑,現在感到心裏很平靜,他說:「醫院有我護理,你去忙吧!」

只有做到正念正行、無私無漏,才能從本質上改變自己,走出人、走向神。當我全身心的走在證實法的路上時,心中充滿喜悅,這條路才是我來時的願望和存在的意義。這時我看到我在另外空間對應的天體不斷的擴大,閃耀著一道道金光。四天後母親腫瘤消退,手術後取出的瘤塊已經萎縮死亡。病房裏來了一撥又一撥的醫生,都覺的不可思議。三天以後,我母親康復出院,所有的干擾全部被破除。這場正邪較量是因為我正念不足造成的,當我用法來衡量走正路以後,師父用洪大慈悲呵護弟子走出魔難,走回到證實法的神路上來。

這件事情也為我講真相救世人創造了機會,對前來探望的親戚朋友講真相、勸三退方便多了。母親也對他們說是大法師父救了她。大法的神奇力量讓有緣人得到啟示,連反對最厲害的幾個人也默不作聲了,送上護身符都樂意接受,兩位黨員也同意三退。現在父母也在學法修煉了。

人的表面還在世間沒完全同化法之前,還在舊宇宙的因素裏。做好三件事,不斷增強正念,去除在後天宇宙中形成的變異觀念,才能更快的從人中走出來,從變異的舊宇宙中走出來。

二、運用神通破除間隔救度眾生

修大法之前和許多氣功界,宗教界朋友結過緣。進入正法時期這些生命也應該被救度,他們也都是為法而來,他們在世間的一念決定著他們天體眾生的存亡。

一天,朋友打電話約我參加聚會,我意識到這是講真相救度他們的好機會。那天來了十幾個門派的練功者,每個人空間範圍都濃縮著各自的生命因素,看似不大的房間在這時空間變的巨大而複雜,層層物質和各宇宙天體的神都聚在空間場上方。他們交談的內容都是在追求功能,如何治病以及過去的修煉方法,帶著亂七八糟甚麼東西都有。我開始講大法真相時,它們中變異的神和邪惡亂鬼控制著幾個人打斷我講話,其他的人被一層像玻璃幕牆似的東西間隔著,表現出心不在焉的樣子。我立刻立掌發出強大的正念,「刷」的一下房間裏靜的沒有了聲音,古怪形像的爛鬼黑手被發出去的無數法輪打散解體,變異的神全跑出去躲的無影無蹤。這時我看到師父的法身就在上面,一下子這個場就被正過來了。

接下來只聽到我講真相洪揚大法的聲音如雷般的在迴盪著,從遠處透過間隔傳到他們思想深處。房間上空大法輪在旋轉著,每個人頭頂上冒出一股黑煙被吸走,地上同時有大法輪旋著從下往上正法。他們有的人看到這裏被耀眼的光燄照著,有的人覺的大地在震動。這樣安靜的聽了兩個小時後,許多人都明白了真相,對宇宙正法、大法博大的法理有了全新的認識。臨別時他們表示了對大法的敬意,給我留了聯繫方式,為以後繼續講真相救度他們留下了機緣。

那天我剛回到家,就看到另外空間無數的神排著隊來了,那些人背後牽扯到的生命都來表示感謝,打招呼後紛紛離去。天上的神都知道大法弟子,也根本不把我們當常人看待。大法弟子肩負著無數生命的重託和期盼,如果我們做的不好真的是有許多生命將會被淘汰。

有時,一些神、佛他們直接來找我,因為他們的王和主在世間,希望能夠有機緣被救度。我在打坐中有時跟他們到另外空間,那裏的天灰濛濛的,他們的神身上發出光圈也是暗暗的。當我對他們世界的王講真相後,我看到對應的另外空間這些神都昇華到更高天體中去了。

在我尋找有緣人講真相過程中,我還發現有些人功能是開著的,宗教中的神也一直在管著他們,這些人也都知道是甚麼神在管著自己。他們最大的障礙是看不到宇宙在正法,而他們信仰的神又顯現給他們,讓他們相信自己的修煉是能成功的,從而排斥大法不願聽真相。

師父新經文《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發表以後,我明白了對他們講真相時所遇到阻力的根源。而大法弟子使用大法修煉中賦予的神通法力解體亂神是必須要做的。有一次與幾位朋友相約見面,客套幾句後我就表明了大法弟子身份,立掌針對亂神發正念清場後,他們開始聽講真相了。我從新舊宇宙機制的更新方面入手,破開他們思想上的障礙,接著講清迫害真相,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整個空間場散發著陣陣清香,天女在上面散花,天目開的看到師父法身坐在場的上空。在另外空間,有的人師父直接給下法輪、機制,有的人表示放棄原來的修煉方法,等法正人間時跟從法輪聖王修煉。我看到那些被師父接管了的,身體被一根通天的光柱照著,他們已經是下一批修煉者了。

三、純正自己,無私無我證實法

隨著我證實法的路越走越開,我看到自己的宇宙天體不斷的在變大,漸漸的生出了自滿的心。在證實法的過程中無意間在顯示自己、證實自己,舊勢力馬上找到藉口,用巨大的密集度很高的物質加在我空間場周圍。我的能力受到限制,走路都覺的沉重,好幾次講真相神不起來了。那些舊神也對我說:這些你在做,那你來承擔。我意識到不對勁,開始修正自己,弟子證實法是大法正法的需要,是宇宙的選擇,是師父洪大法力加持的結果,並非證實自己。我的思想慢慢純淨透明起來,壓在我空間場的物質漸漸熔化解體並進入我的天體範圍而為我所用。師父很快給我安排了歸正自己彌補不足的機會,到一位密宗修行朋友家中洪法講真相,當我放下自我完全在法上講時,他們的上師眾神都來了,井然有序的聽著,同時也都在不斷的改變著,當我講完後他們都恭敬的離開了。在師父的加持下,正念之場發揮了巨大的作用。而那位朋友也有幸進入了大法修煉。

講真相救眾生是按正法的需要在做,那些舊神就是不服氣,只要有漏就來不斷的干擾。完全在法上做個無私無我純正的大法弟子時干擾就會少,效果也會好。

證實法的過程對於學法是否紮實、是不是在法上證實法,都是全面的檢驗。學好法是一切的根本,多學法在法理上理解越多悟到越多,救度世人越具有大法純正力量,達到如意而用。在人多的場合,即使沒有直接講真相救人,在大法修煉中修出的純正法力也在發揮著作用,法輪會自動打出去糾正不正確狀態。只要念正,大法弟子無論走到哪裏,都在起著巨大的證實法的作用。有許多植物、塑像、物品等,當我們走到跟前時,都知道大法弟子來了,於是我在思想中叫它們和我一起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它們的元神也會跟著念,同時也在改變著。有的神號、佛號以及器物被正用善用後都有很大的福份,我看到他們進入龐大的宇宙天體中成為那裏的一部份,昇華上去成為護法神、成為正神,我想也許它們今生就是為了這一刻遇到大法弟子被正用善用後同化法的。

一切源自於大法,一切都是大法無私的賦予,走正走好最後的路,正念正行同化大法,以做好三件事為己任直至圓滿是我們必須做到的。

以上所悟所見,因個人層次所限,不當處請同修予以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