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保護我度過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六日】我是那種開著天目修的弟子,把在修煉中的一些體會與同修分享。

一次我趕著馬車過山,土坎有一房多高。突然馬毛了,順著土坎栽下去了,可一點危險也沒有。每次最驚險的時候都是師父保護我度過難關,平安無事。這樣驚險的例子數不勝數,一次和同修到外地發真相資料。我倆事先約好在集市街頭碰面,準備發資料,結果我倆沒有碰面,而迷失方向找不著對方,之後只好回家。我回家發正念看見各種各樣的邪惡。第二天清早就聽說警察已布下了埋伏,調來了大量的警察蹲坑。後來一想這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弟子。

舊勢力想方設法摧毀我的意志,但是都沒有把我壓倒。丈夫以前開飯店賠本一分錢沒剩,家貧如洗。在農家院裏能有一套車馬也算是半個家業了。丈夫腰間盤突出、風濕,反正那年一年把我壓的簡直喘不過氣來。那一年我買了36畝稻田,就在家種稻田,等到插秧時,秧苗是小叔子給的,然後還向我家要錢。這一下,我丈夫氣迷心邪、小腦萎縮,吃喝拉撒自己都不知道,簡直像個精神病人一樣,甚麼都不知道。到醫院檢查,醫生說:已經無藥可治了,讓我準備後事。正在這時家人又打來電話說:孩子澆地用機械把胳膊打壞了。真是事先沒有預測到,沒有察覺,都是突然間出現。但正像師父所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師徒恩》),無論多大的壓力和迫害都沒有動搖我信師、信法的決心。我每次出門都帶上真相資料,各街道路口、派出所,有時在公共汽車站警察也發現不了。不管邪惡怎樣的黑暗,舊勢力怎樣的破壞都沒有阻擋我學法、煉功、發正念。

丈夫往我身上扔煙頭、罵我、往我身上撒煙灰、潑水、咬我,家裏人沒有他打不到的。在無奈的關頭下,我知道只有求師父加持才能清除舊勢力對我的迫害。當天晚上我給師父上了一夜的香,誠心敬念求師父給弟子加持,幫助弟子度過難關。第二天奇蹟出現了。丈夫像個好人一樣和我一起下地幹活,讓村裏村外的鄉親們刮目相看。有的說:「真是有佛,有佛。」不信的人也相信了,有的上門學法,我在村裏也救了不少人。後來我就搬到了與同修相近的地方我們共同學法、相互促進、整體配合。當同修遇到困難時我們就在一起發正念清除邪惡的迫害。

一次同修找我幫助清理時,我看到同修的空間場有一個大魔頭,特別大,眼睛是綠色的,滿嘴都是鮮血,看起來很嚇人。我們立掌發正念將它清除掉了,同修的病也好了。還有一次幫助另一個同修清除邪惡,我看到一個惡龍嘴裏吐著火,還有兩個小鬼也是干擾同修的。每次幫同修清理我都看到另外空間的各種各樣的魔,都被我們發正念清理掉了。通過這些經歷讓我悟到整體配合的重要性。

有一次和同修發正念時,我看到另外空間金碧輝煌的屋脊,房屋都是金光閃閃的,也看到眼前的銀河系和法輪。因為有法輪保護,所以風沙無論多大都刮不到我的眼睛裏。我還總在幹完活休息的時候看見天空中有三朵蓮花輪番自轉,不斷變換著顏色。和同修發正念時還看見另外空間出現天梯,天梯的旁邊有一條通天大道,大道兩旁立著五顏六色的燈籠,還有一條路在左邊特別黑暗,甚麼都沒有。我和同修悟到只要弟子精進,每一件事都做好,另外空間的眾神都在張燈結彩的迎接我們。

當然舊勢力想法來迫害我,有一天晚間家裏沒人,我在同修家發完正念回家剛要入睡,就聽見門前窗後狼嚎鬼叫的慘叫聲,撕心裂肺,我還以為死人了呢,到外面去看甚麼也沒有,還有棚頂、牆壁響作一團。我立即醒悟,趕快坐起來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魔爛鬼,當時我沒有害怕,只是靜心發正念,發了半個小時,邪惡被清除屋裏安靜了,我這才睡覺。我知道這是舊勢力千方百計的阻擾我,不讓我幫助同修,可是我並沒有動心。

我把這些寫出來就是為了與同修共同提高。我沒有一點顯示心,修煉中的神數不勝數。

我口述同修代筆,有不妥之處,還望同修多多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