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讓萬古機緣擦身而過

——一位旅美越南華僑之心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追溯那已過的時光,我的命運似乎隨家庭環境、社會時局(政局)而改變,好像一葉浮萍,不由自主的在河中漂流。在這個物慾橫流之時代,每個人都匆匆忙忙為滿足物質私慾而奔波,不留心周圍、甚至身邊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從不寫文章,今天也要勉強執筆,希望人們萬勿讓法輪大法擦身而過,失去這萬古難遇之機緣。

回憶當年小學畢業時,在我的畢業紀念冊上,班主任教師曾題字:「抬頭、挺胸、向前走。我們的命運掌握在我們的手裏。」這句題字已成為我今後之座右銘。多年勤奮辛勞以祈晚年可以安逸,誰知疾病纏身,已十年多。背痛,然後延伸至骨盆痛,腳掌心痛,後期又加雙膝痛,又兼腎虛、肝弱,所有這些痛楚並非我所願要,但是上天已放在我的命中。深思之下,當年班主任所給我題的座右銘似乎已不對了。

在2001年,一次無意中在報中看到中國共產政權正在迫害法輪功── 一種氣功鍛煉以改善身體健康,用真、善、忍三字為指導。在那一刻不用再看下去,我已知道共產黨內所有的黨員都是說謊、反覆無常之小人,又怎會允許在其國土上提倡「真」。如果每個共產黨員都是誠實的話,共產黨則不會存在。回想當年,越南共產黨強佔越南共和國之後,儘量宣傳共黨之寬容政策以圖引誘南方(共和國)之軍官時,稱只改造十天。一旦集合全國軍官後,立即反覆諾言,導致無數軍官被其虐待,而暴死改造營,不通知家屬,不准取死屍而草草埋葬,這些非人之所為。還有臭名遠播之蘇聯集中營、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之種種運動、北韓之殘暴、有計劃殘殺全國人口過半之柬埔寨共產黨。試問如果每個共產黨員都有善念,這共產黨之漫天罪行由誰來執行。

但是並非這些挑起我的好奇心,而是在這個充滿物慾之世界,每個人都追求最高享受,尤其是在幾十年貧窮落後、欠缺一切物質而剛剛實行只有經濟市場的共產國家,法輪功創始人竟能在一段很短之時間內改變法輪功弟子,使他們能夠放棄名利,甚至不惜生命來抗拒這個殘暴之共產黨。法輪功學員覆蓋社會每個階層,包括科學家、博士、政府內之高級官員、婦老幼弱,甚至貧農。職高俸厚、生活充裕都能輕易放棄,我自問在這個世界上還有甚麼珍貴勝過生命?

剛讀《轉法輪》則發現這不是單純的氣功鍛練祈得到身體康健,這是修佛在常人中之一法門,從未公開於世。以往我所知,如果想修佛,則要脫離紅塵,落髮為僧、尼。現時擺在我面前有一機會,可修佛在常人中,真是最好不過。法輪功,另稱法輪大法,是一種「性命雙修」功法,則需修性(心性),也要修命(改變本體),靠五套功法。《轉法輪》第一講說:「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不清理的話,帶著這樣一個渾濁的身體,黑乎乎的身體和一個骯髒的思想,怎麼能達到往高層次上修煉呢?」

修煉一段短時間後,一個晚上突然瀉肚達數次之多。整個晚上完全不能睡覺。奇怪的是我完全不感覺疲倦、腳軟。早上仍照常上班,好像昨晚從來沒有發生甚麼一樣!身體感覺輕鬆、舒服。事情發生太神奇,致使我信心大增,更加努力、興奮,繼續走上修煉之路。又過一段時間,再明白一些《轉法輪》裏面之法理。然後我內心深處自問我真正想修煉嗎?我可以捨去心中所有執著嗎?

煉功初期時常不自覺的流淚,內心百感交集。有一種迷途太久之淒清、悲憐,亦有種似乎能夠回家之喜悅。煉功月有餘後,身體開始感覺有些微電流在走動。初時只感覺數條電流緩慢移動,在一段時間後,真正感覺到百脈齊放,由頭到腳,再由腳到頭移動很快的循環著。我身體內長年劇痛之處真正感覺到法輪在那裏旋轉不停,有些地方只感覺數日,但是有些地方整整一個月。再過一段時間之後,我身內長年累月之病痛不知何時全部都不翼而飛。無痛一身輕那種青年時之感覺,到今日我才能再嘗。後來身體內微電流之感覺不復存在而由一種能量(功)代替。

有日,突然感覺小腹處有一個較大之法輪慢慢旋轉,我知道師父的法身給我下法輪,當法輪轉的時候,會推動一股暖流全身流動,面頰暖暖,一種好舒服之感覺,師父曾說「它是你的身體一部份的時候,它順應過來的時候,你就感覺不到它的存在形式了。」(《轉法輪法解》)當我肚餓、眼倦時會感覺法輪轉,大約數分鐘,然後面部暖一陣,肚餓、眼倦之感覺會自然消失。有一事情更加神奇,牙壞使整個面頰腫,當時完全不感覺痛,只感覺無數小法輪在面頰上旋轉不停。每次當我聽《普度》時,都感覺推動我身內之能量(功)流動快些,然後面頰轉暖,有一種舒服之感覺。事實這些種種對於大法弟子是好普遍,因為法輪功是「性命雙修」功法。

2004年在三藩市美國西部法會上,我第一次看見師父。在師父還未出現講法前,在我小腹內之法輪突然快速旋轉,我知道可能有一個強大的能量場在這個會場內。原來在那一刻師父已經進入會場內。後來在網路上我還讀到一位西人女學員陳述,整段時間師父講法,她雙膝之劇痛完全不感覺一點痛楚。師父已幫無數弟子推出無數病業。超過十萬大法弟子參加師父早期親自傳功之九天學習班後,全部推到無病一身輕。

師父說「因為業力是一塊塊的消,消下去一塊腿好過一點,一會又上來一塊,就開始痛。」(《轉法輪》)當我剛開始煉第五套功法時感覺雙腳很痛,當時我反而開心,因為身上之業力已有出處。一段時間後,漸漸不感覺痛,開始身體向前傾,又是向後仰。師父說「有人打坐時身體老往前傾,因為後背通得比較好,後背特別輕,前邊感覺到沉了。有人往後仰,就是後背覺得沉,前邊輕。如果你全部都通得很好,那麼你會往起顛,覺得自己往起拔,有離地的感覺。」(《轉法輪》)

修煉再有一段時間後,我感覺打坐時,完全不碰地(離地),好像坐在一團柔軟之物質上。每晚仍然煉五套功法,有一晚在靜之狀態中(非禪宗所說之「定」(無感覺)),突然感覺身體漸漸消失於空氣中,我仍然十分清醒聽到煉功之音樂。我自問我身體到哪裏去了?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自然可以回望我的身體,完全不見了(在另外空間,當我有疑問時,立即會有答案出現腦中)。只剩一念,我正在煉功,那一種靜之感覺美妙無窮。

當身體所有脈全通時,我感覺全身有勁,行路輕飄飄,身體好像完全無重量,甚至呼吸、心跳都完全不感覺。這一種感覺在我這一生完全沒有,那是一種好舒服、輕鬆的感覺,很難暢盡描述。那種感覺使我感覺這世上已沒有甚麼值得追求,可惜我心性修得不那麼好,故此那種感覺只存在一整天而已,但已使我終生難忘那種感覺。

又一段時間努力放下更多的執著,使我的心漸漸遠離常人的名利。在打坐時額頭漸漸見光。以後還看見各種不同顏色之光。有一晚打坐時,看見遠處飛來很多旋轉很快的小法輪,當中一個法輪飛近眼前時停下來,然後慢慢旋轉,那是法輪大法之圖形,而顏色並非與《轉法輪》裏面所印之法輪顏色相同。師父說「而微觀世界組成的空間那才是真正的神所說的天。物質越細膩、越微觀,它構成的表面也就越精華精細。」(《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我所見之法輪真的非常美麗,顏色很清晰。

後來,我曾看見一個空間由無數枚深、淺金光閃爍之細粒子組成。一個金色之空間也能形成這樣的立體、這麼壯麗之景象。身邊左右之人相聚真是緣份。

我曾看見是這樣安排,並非只是打坐才看見。當我躺下睡覺,但還未進入熟睡時,能量在身體內流動,前額有時也可見。憶起師父的一首詩有句「靜而不思──玄妙可見」(《洪吟》〈道中〉)常人根據字面解釋則是「閉目不想(養神)」又怎會看見?其實修煉提及的是心性之思想境界。當我閉上眼不思時,功就在我身上流動,使我能進入一種靜之狀態(周圍之聲響好像是從很遠傳來)。那時,我前額也會看見,但境物朦朧,不甚清楚。然而也不要執著想見,因為人之自然反應,當想見時,那一念就會自然觸動常人之視神經,立即我所見會變成黑色一片。

師父說「從修煉一開始,不斷的向上昇華,不斷的去掉人的執著心、各種慾望,功也在不斷的向上長,最後一直走到他修煉的最後一步。」(《轉法輪》)我修煉也感覺很苦,也亦困難。在常人中,我之常人心在很多時突然冒出來。當然,怎樣困難都要努力突破,因為此生何其幸運見得師父,得一套完整修煉指導,正如師父在《洪吟》中說「功修有路心為徑,大法無邊苦作舟。」

當集體或者單獨煉功時,曾數次嗅到檀香味。有一同修亦有此感覺。那種香味很是輕微,亦非常人心中那種濃厚之檀香味。我想那並非修煉人身上發出的,而是當我煉功在靜止狀態,那時另外一層空間存在之香味。事實上,每分每秒我都感覺存於體中之能量,尤以雙掌與面部明顯。這種感覺提醒我不要忘記我是修煉人,是走在神佛路上的人。要用真、用善對待他人,要用忍來約束自我。在心性方面,大法要求身在常人中,但心要離開常人,故此我努力儘量漸漸放棄常人之一切執著,以祈心能在方外。如果真能修到不在常人中之思想境界,又怎能有氣恨、委屈。

為結束本文,請准予錄下師父在《洪吟(二)•梅》,以此與同修共勉,尤以那些還在大法門前徘徊、猶豫不決之人萬勿失去這最後之機緣。

梅 元曲

濁世清蓮億萬梅
寒風姿更翠
連天雪雨神佛淚
盼梅歸
勿迷世中執著事
堅定正念
從古到今
只為這一回

真誠感謝師父已給弟子寶貴之大法,在這世上永不能用金錢可以買到。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