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一直在呵護著我們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八日】我曾找過在獄中邪悟者多次,他(她)們出獄,就是不敢走出來做「三件事」,他們有一句共同的、也最能掩飾怕心的話就是:「師父不管我了!……」我聽了大川同修講的故事,身受震動。前幾天,他向我講幾件他被非法關押,同修們向惡勢力鬥智鬥勇之事,讓人聽的高興。不知至今那些還怨天恨地的邪悟者看後是否汗顏?走出那阻礙你們心靈的陰影吧!你們也將成為大法弟子的!咱師父一直在呵護著我們。

一、咱師父一直在管我們

「七﹒二零」後不久,大川曾先後幾次進京上天安門洪法,被邪惡非法關押,多次被惡警毆打。大川向他們瞪一瞪眼,惡警就尋思一下,手就會停住不敢動了。惡警叫寫「悔過書」,他要麼不寫,要麼直書「法輪功好!」等,惡警拿他們沒辦法。有個外號叫狗熊的監獄頭頭對被關押的大法弟子很凶殘。有一次,他巡監,見大夥盤腿打坐,他就拿東西砸人頭,就用鉗子鉗人腿,並咬牙切齒的喊:「我叫你盤!」

有一天,狗熊召集被關押的大法弟子「訓話」,想阻止大夥集體背法,大川和大夥互相交談,根本不聽狗熊瞎嚷嚷,狗熊急眼了,他狠狠的說:「你們這樣死心塌地的煉功有啥用?還不照樣被關起來,你們師父也不管你們啦!」他話音剛落,大川大喝一聲:「誰說咱們師父不管我們?!咱師父在看護著我們呢!」這狗熊順大川手指方向回頭一瞅,不知他到底看到甚麼了,嚇的他轉身就走,從此他再也不敢到獄中作威作福,欺壓大法弟子了。大川講,我們正念強,總感覺到師父時刻在呵護著我們,我們甚麼也不怕了!

是啊,那些還怨天恨地的人,就是被邪惡幾句的恐嚇之言而嚇住了,也隨邪惡亂吠,你跟著亂吠,你不也與邪惡同類了嗎?

二、這群煉功人真神啊!

在某獄中,有個叫阿休的同修,當年約四十歲,他被非法判七年刑。獄警讓他穿囚服,他不穿,聲明自己是被非法判刑,不是犯人,他只穿他入獄時的衣服。因沒替換衣服,他就勤洗衣服,牢頭不讓,他就絕食。這一絕食就是一百多天,牢頭對手下說,別去碰他。獄警見阿休骨瘦如柴,一動不動,以為他死了,就把死亡證明開出來了。

這天,牢頭與手下獄警們商量,如何處理這件事(獄中死人,它們只想用「偉、光、正」來掩飾其罪惡行徑)。這時,有幾個獄警慌裏慌張的跑來報告:見鬼了!他死了還會走呢!牢頭見他們臉刷白,為壯壯膽,他領一些人去阿休的牢房,只見阿休拿著衣服到洗漱室洗衣服。牢頭試探問一句:你沒事啊?!阿休像當初拒穿囚服那樣甩了一句:我洗衣服,你還管呢?!牢頭一聽又是高興,又是害怕,高興的是:沒死!我不用瞞上挨訓了;害怕的是:這群煉功人真神啊!我不能得罪他們呀!於是他向手下的說:今後,阿休想看經文就看經文,想煉功就煉功,誰也別管他了。

事後,阿休向同修說,他(這近二百天的絕食)如做一場夢,醒來沒覺餓,就覺衣服太髒了,爬起來就去洗衣服。

三、看守所所長請大法書

「白髮」所長是年過半百的老民警,原是某獄獄長,因獄中有一非正常死亡案,他被貶到看守所當個小所長。有一天半夜,他聽有人念經(他把大法弟子們背《轉法輪》當作念經),就悄悄的循聲走到牢房中看看,他看到牢房發著金光,那些圍成圈盤坐的人像佛似的那麼威嚴!

他驚呆了:「這真神啊!」他回辦公室尋思:中共打壓法輪功,這是作孽呀!這時,他回過身又悄悄走入牢房,只見念經人已躺下睡覺了。他心裏想:這麼打壓他們,他們這一切為了啥呀?

第二天,「白髮」把大川叫到辦公室,指著電話對大川講:「你打電話,讓你的人送你們師父的書給我看看」。大川有些猶豫,「白髮」講:「這社會對你們太不公了!我想知道你們師父是怎樣讓你們變的這麼神的。」他又說:「搜來你們的書,都被法院那幫人要去看了,他們講《轉法輪》書真好!我也想學學。」大川聽後,馬上讓人請來一本《轉法輪》書,送給這名警察。

不久,這名所長向上級請長假,見不批就說:「不給假,我辭職不行嗎?!」從此,這所裏再見不到「白髮」的身影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