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人神一念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八日】我是九九年初得法的。剛得法半年,就遇上了邪惡瘋狂的七二零大迫害。由於學法少,做了五年的常人。二零零五年初,我有幸從新回到大法中來了。是慈悲的師父一直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我的內心無比的激動,對師父的感激無以言表。看了《明慧週刊》以後,也想寫一下自己的修煉體會,寫的過程就是在證實大法。

信師信法

第一次貼真相資料的時候,我和丈夫(同修)一起開車先到一位同修家切磋。到了晚上十一點的時候我們從同修家出發了,大約十分鐘就可以到達我們要去的地方。因為是第一次心裏有點害怕,而且感到特別冷(現在知道那是邪惡怕曝光,是它害怕反映到我身上了),我就在心裏背《怕啥》,路上,我們一起發著正念,這時就不那麼怕了。到了目地地,我們由西往東把真相貼在電線桿上。因為這裏是十字路口,平時即使很晚過往車輛也很多,只有這天晚上我們一輛車都沒遇上。我知道這是師父加持弟子。

當時我一邊貼著真相資料,心裏一邊想著:我就是要救度眾生,震懾邪惡,請師父加持弟子。同時丈夫也在一邊發正念一邊開車。就這樣我們帶來的所要貼的真相資料全貼完了。這時我才發現自己出了一身汗,把衣服都濕透了。但一股暖流通遍全身,怕心也沒了,感覺到特別殊勝。我悟到: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也懂的了我們做證實法的事時要抱著一顆純淨的心,不要有人心。只要堅信師父堅信法,就不會出現問題。

還有一次貼真相資料的時候,那天晚上特別黑,在貼的過程中我扭了三次腳,而且還感覺骨頭咯吱一下,我馬上意識到這是干擾。我就在心裏發正念: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是在救度眾生,曝光邪惡,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神聖的事,邪惡不配干擾我,我的腳沒事。同時我也請師父加持弟子。貼完真相資料後腳一點也不疼了。我體會到師父一直都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卻把威德留給了我們。我們只需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

人神一念

零六年三、四月份的一天晚上,丈夫騎摩托車帶著我到五十多里路遠的一位同修家切磋。那天傍晚還下了點小雨,我身上穿的衣服挺少。大約晚上十點鐘的時候我們從同修家出來。剛到外面就有一股涼風吹來,感覺就像冬天到了一樣,凍的我直哆嗦。這時我就想:「我是神,神是沒有冷熱觀念的。」就這一念,頓時感覺一股暖流通遍全身。一路上,不冷也不熱,還有一種特別舒服的感覺。而丈夫一路上凍的直哆嗦,因為他帶著人的觀念。這就是人神一念帶來的不同後果。

零六年夏天,晚上發正念時樓下總有賣苞米的干擾我們,一連幾個晚上干擾的我們發正念發不好。那個喇叭對著我們這個方向,像瘋了似的吼著:「熱乎的苞米,熱乎的苞米……」簡直是要把這個聲音打到我們耳朵裏,直到深夜十一點還沒停。這時我和丈夫還有兒子(小弟子)切磋,都認為這絕對是干擾,我們決定發正念清理。剛開始的時候,我念的是:清除賣苞米的背後的邪惡因素,鏟除操控他的黑手爛鬼,讓它死!可是發了十分鐘也沒起作用,賣苞米的喇叭還是不停的吼著。這時我就向內找,是不是我哪做的不好,對賣苞米的不慈悲?想了想不是這個原因。賣苞米的確實干擾了我們發正念,我們清除的是賣苞米的背後的邪惡因素,而不是清除賣苞米的。那又是甚麼原因呢?我就求師父:弟子悟性差,請師父加持弟子。這時突然悟到:我是帶著人心。發正念清除邪惡,應該是正念、神念,不應該是人念。我們發正念是在助師正法,它干擾了我們助師正法,應該加上干擾我們助師正法的邪惡因素,我覺的這是師父點悟我的。然後把我悟到的告訴了家人,他們也同意。這時,我們從新調整心態,我們三人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賣苞米的背後干擾我們發正念的邪惡因素,鏟除操控他的共產邪靈、黑手爛鬼,神念到,聲音止,請師父加持我們。一瞬間喇叭就突然不出聲了。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