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震懾邪惡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在修煉的道路上經過七年來邪惡中共流氓政權的瘋狂迫害,歷盡腥風血雨。也越來越在大法修煉中堅定自己的信念,越來越明白甚麼是修煉,越來越感到大法的神奇和神聖。下面我把我在大法中修煉正念正行時出現的神跡和同修切磋一下,旨在我們整體共同提高,用神念走好我們回歸的路。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瘋狂迫害中,我們大法弟子經歷了邪惡瘋狂迫害,一次惡徒把我綁架到派出所用書照著我的臉猛打,讓我跪,我當時正念很強,我說你不配,除了大法師父,我不會跪任何一個人,結果他們再也沒有讓我跪過。邪惡是害怕大法弟子的正念的。

當天晚上,邪惡對大法弟子採取各種迫害,讓長時間站、長時間蹲、上大繩。開始,我沒有認識到是在配合邪惡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第二天還是如此,於是我堅決不再配合邪惡迫害,抵制他們的迫害,我就盤腿打坐。當時正念很強,非常美妙,整個全身都被能量罩著。一個邪惡之徒,看著我在盤腿打坐,就把它的皮鞋脫下來,狠狠的照著我的臉打了十幾下,當時就感覺木、麻、漲。整個臉都被功罩著,過後只出了點血,也沒感覺痛,甚麼事也沒有,他們就再也沒有管我。

在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七日,我和家人正在我家門前剝花生,突然縣六一零和當地派出所惡警、村幹部等七人來到我家要非法搜查。我當時腦中一片空白,我問為甚麼?它們說這是局裏叫搜的,當時我就發正念,但由於怕心,發正念也沒達到一定的效果。他們把我家給抄的亂七八糟,抄走大法書《轉法輪》、師父的法像、明慧週刊。問是從哪來的,我說是我自己弄的,他們就給我戴上手銬。剛戴上右手,這時我的大腦中想起了師父正法口訣,我就大聲念,連喊三聲,當時震懾了邪惡。他們把我的右手剛帶上的手銬也給打開了,讓我到派出所去把事情說清,我堅決不配合邪惡的指使。我說我不去,我沒有錯,沒甚麼可說。修‘真善忍’大法要得不到一個正確的位置,天理難容,黑幫亂黨,政匪一家。在眾生面前,就是揭露他們的惡行。在師父的呵護下,及家人和眾生反迫害中,我正念正行擺脫了魔爪。從此開始了流離失所的日子,一年來我一直走著師父給安排的路。

二零零七年三月八日早晨六時,我想出去把真相資料發給世人,儘快使有緣人了解大法真相。我就帶上五十份真相資料出去了。當我把真相資料快發完時,還有四份,有同修給我打電話,當我們快通完話時,突然信號不好了。於是我就把電話給斷開了。這時突然發現有一個公安警車在離我五十米處在看我(因為我發真相資料很多都是從主路上下到支路上一段距離,再返回把真相資料放在路上,有時也直接在支路口放資料。),因為他們在主路我在支路,這時我就轉頭往他們的反向走。他們就喊我,叫我回來。我趁他們沒看到我時,就把真相資料甩開(因為主路和支路的交叉口有一小屋),這時他們已經把警車開到支路上在追我。我想絕不能讓邪惡迫害,我立即轉回向他們方向走去,他們看我返回就把警車停在不到三米寬的路中間。當時我一點也不畏懼,他們就親眼看著我從他們身邊騎車而過,也沒有一人吭聲。我到了主路上就立即迅速離開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呵護著弟子,弟子只要有正念,就能感受到大法的無邊威力。

通過我自己在坎坷的修煉路程中的這些真實的事,我深刻的認識到修大法是多麼神聖!我們的師父是多麼慈悲、偉大!師父所言一切都是真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在此我也想和大陸的同修切磋,我們應該如何幫助河南新蔡的同修共同救度那裏的有緣世人。因為我知道那裏很多有緣世人,還沒能了解大法的真相。但是由於三界的邪惡亂神干擾以及當地學法的弟子有限,造成了很多有緣世人不能看到大法真相,現在那裏的邪惡仍然在起著干擾迫害和破壞大法的事。望能看到信息的同修正念支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