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女子監獄及其惡警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浙江省被非法判刑的女大法學員都被送往浙江省女監進行迫害。這所監獄大門深在小巷中,不為外人所注意,是中共所謂的「部級文明監獄」,那麼我們看看這所「文明監獄」是怎樣的「文明」。

在這所監獄,除入監隊、出監隊和老病殘監區是早晨6點多出工,晚上9點-10點收工外(中間有兩次各1小時的就餐時間),其餘的監區都是還早和更晚的出工和收工。

浙女監生產的產品很雜,但大部份是不需要技術的那種產品,有服裝、羊毛衫、橡膠指套、雨傘、一次性筷子、線圈、牙籤、中國結等等,這些奴工工作都是枯燥而且時間長的,因要求的產量很高,做起來都得是手腳快速運作才能完成。有的犯人就是因為長時間從事這種被迫的奴工式的勞動而精神崩潰,表現為痴呆、發作癲癇、大喊大叫或脾氣暴躁。曾經負責包裝的所謂的高級衛生筷和牙籤都是由衛生條件極差甚至是帶有各種傳染病的犯人徒手裝入袋子中的(食品衛生法是管不到大陸的監獄和看守所的)。

由於入監隊、出監隊和老病殘監區是相對「舒服」點的地方,所以這些地方集中了大量的有門路的犯人,是經濟犯(因錢涉案的一類人,如非法集資、貪污受賄、偷漏稅等)的集中地,這些人都曾經在社會上有錢或有權,或現今他們的親屬有錢或權,這些人大都在這些監區中充當一定「官職」,是警官們的心腹。每個警官都培養自己關係網中的心腹,負責密報各種消息,這類犯人減刑的速度很快。

自99年打壓法輪功後,這些人為了自己的私利立刻成為擁有種種特權的監控法輪功學員的積極分子、夾控分子、幫教分子,負責對法輪功學員24小時的包夾、記錄法輪功學員的每一言行,甚至是不放過一個眼神,舉手投足都被記錄在案。迫害法輪功學員時,浙女監對每個新進來的法輪功學員剛開始用的是軟刀子,被強迫「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被要求半天勞動或不勞動或每週固定的時間不用參加勞動,而是學習邪惡的「轉化」材料,生活上則給予小恩小惠式的虛假關心,包括可以和家人面對面的接見,這些看似優厚的待遇有一箭雙雕的效果。

首先這種容易引起普通犯人嫉妒的做法,很方便地就將法輪功學員與他人孤立起來,再次是這種長時間的表面的虛假的「關心」、「懇談」就可以在不知不覺中瓦解了有些人情還很重的學員的意志,使其產生「他們真的是為我能早出去著想啊、並不像明慧網上報導的那樣邪惡呀,某某警官對我那麼好,再不‘轉化’就對不住她了」等等糊塗的想法,從而或早或晚、或真或假地「轉化」,徹底掉了下去。

而且這種伎倆還用來挑起心中嫉妒心、攀比心沒修去的學員的執著,使學員之間不能形成整體,互相不信任。但是這種「關心」之所以是偽善的,因為只要堅定的學員不吃這套軟刀子,他們可就兇相畢露了:禁閉、不讓睡覺、讓普犯陪站徹夜不許睡覺、長時間勞動、幹最苦最累的活、不給訂食品甚至限制訂日用品、開批鬥會、電棍威脅、取消接見等等五花八門。

其中禁閉和不讓睡覺是常用的手段,不管法輪功學員是多大年紀,身體狀況如何。普通犯人需要關禁閉時還有套審批的程序和時限,大法學員可就隨時可被關進去且沒有時間限制。一關幾個月,等把人放出來時,學員已經在精神和肉體上受到了嚴重的摧殘。

再有的手段是關在每個監區的閱覽室或整個監區騰出來一個屋關一個。曾有段時間每個監區的影碟機和電視機都被搬去用來「轉化」法輪功學員。為防犯人互毆和自殺的不許關門糊窗紙等禁令對法輪功學員也不適用了,每個被用作「轉化」的屋子的房門窗戶都糊了厚厚的報紙,而裏面任意地幹盡壞事,不「轉化」就不讓睡覺。而為達到不讓學員睡覺的目的這些犯人可謂煞費苦心,平時看起來還算溫柔的犯人在密閉的屋子裏在惡警的授意下變得異常邪惡起來。

在這種邪惡的「轉化」下,有的學員變成了老年痴呆,有的學員舊病復發,有的學員在被迫「轉化」後的生不如死的懊悔中生命日漸走向衰危,有的學員變成了神經質的人好發脾氣,這些在社會上曾經是善良而健康的人,歷經這地獄般的「轉化」變得面目皆非,每日在生不如死中數著出獄的日子。而這些帶著執著心「轉化」的學員哪裏知道邪惡允諾的減刑就那麼容易落下來嗎?

接下來,浙江省女監就利用被「轉化」人迫切想出獄的心態逼迫引誘她們一次又一次地進行公開的所謂「揭批」,名曰「考驗」,把她們更深的推向地獄。浙江省女監還把被迫「轉化」的學員組織起來出去「春遊」、分批給予回家「探視」的機會、和孩子一塊過節、學跳舞、學氣功、聽和尚講課、學佛教等等,全方位地以「關心」的面目徹底地毀掉一個曾經在大法中修煉的人,把修的不紮實的修煉人拉入人情中,拉入地獄中。這種「轉化」手段使有的人已經都在監獄中堅持了5、6個年頭,卻最後掉了下去。

浙江省女監還經常組織犯人搞「文藝表演」、美化監室、綠化監區等活動,但是所有所需要的工具、活動器材、用品、花草樹木、清潔衛生工具都來自於犯人的家屬,甚至是專門負責剪頭髮的犯人的工具也得自己掏錢買,監獄是不會為此花一分錢的,那些已經坐牢的犯人在本身還需要家人資助的情況下,為了討好警官,為了加分、減刑,就都很積極的向家人索要,而這些家屬為使自己的親人早日出來,往往是買的東西有過之而無不及。

浙江省女監經常請電視台來錄像在社會上宣傳,社會上的人又有多少人知道這些表面的美化都是犯人自己掏腰包弄出來的呢。天天喊司法公正,每週的所謂監區會議上那些警官們都講得冠冕堂皇,可是看看每次的減刑的名單誰的心裏不清楚呢?權和錢在中共的監獄裏大行其道,那些因為權和錢進來的人又一次在監獄裏發揮了他們的技能,連那些被警官看好的「骨幹犯人」都經常感嘆:在這裏是越變越壞了。她們越是能與警官接近、越是參與到邪惡中來,越是能看到罪惡,越是在隱蔽的內心深處知道了共產邪黨的末日瘋狂,從而有些人選擇了退出,但有些人在明白了法輪大法好的情況下,為了私利,還是選擇了作惡。

浙江省女監的警官們你們都是在社會和家庭中為人妻、人女、人母的,請不要忘記女性特有的溫柔和善良,請千萬不要為著私利泯滅自己的天良,請靜心聽聽法輪功學員慈悲的呼喚,找回真我,珍惜自己和家人的生命,不要在罪惡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了。

迄今曝光浙江省女子監獄的文章不多,我想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浙女監這種特殊的軟刀子方法。希望被非法關押在浙女監中的法輪功學員不要被這種偽善所欺騙,清醒過來,從新修煉,彌補修煉的道路上的污點和遺憾。

浙江省女監惡警:

馮嘉玲(浙女監,受惡黨教育中毒很深,偽善,用各種偽善手段積極「轉化」大法學員)
黃麗宏(浙女監,對堅定的大法弟子言語惡毒、刻薄)
鐘簡(音)(杭州市公安局刑偵大隊,主管杭州地區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