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的浙江女子監獄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浙江省女子監獄位於杭州。人們都知道杭州是個好地方,哪裏知道那裏有人間地獄,關押著很多法輪功修煉者,他們受盡了邪惡警官和邪惡犯人的殘酷迫害,強制轉化大法學員,強制練其它氣功,強制聽政治和尚的反法輪功報告。

我剛進去的時候,不知道給我打的甚麼針,打完針之後整個人坐那直往起蹦。有一次,法輪功學員薛海榮不願參加,只見惡警廉某某帶2個狠毒的互監,硬是從很高的監舍把她硬拖拉到學習的六樓上,薛海榮大哭不止,我們非常難過和氣憤。

更殘忍的是自從2004年5月25日開始了全封閉「攻堅學習班」,對浙江女子監獄一批堅定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開始了血腥迫害,在新蓋的女監舍3樓出監隊樓上單個單間殘酷迫害大法弟子,還有每個監舍的閱覽室都成了迫害大法學員的全封閉「攻堅學習班」;直到2005年10月一直是關押大法學員的地方。新犯人入監進入監隊,法輪功學員一入監就被送到全封閉「學習班」,大小便用馬桶,一切都在那一間房間,受盡了折磨。

我經歷了殘酷恐怖的在閱覽室裏的全封閉「學習班」,共4名惡警,實為五名,還有名叫「互監」,實為邪惡的打手,都是監獄骨幹犯,慘無人道。白天3名犯人看管,夜間2名,我遭到她們的暴打,有時五個人一塊打,頭都打出血,有時頭臉都腫起來,他們叫我「大熊貓」,身上腫起來;我不揭批法輪功,幾個人就把著我手往桌子上硬砸,都砸破了皮腫起來,幾個人罵下流罪惡的話。她們有時兩天不給我水喝,即使給也是一點,我深刻知道乾渴的痛苦;有時一、二十天不給一口水漱口,洗手水、洗衣服水更別提;我的身體很髒,手像揀煤渣的。

由於不讓我睡覺,不讓洗澡,身體上有的地方打的化了膿也不知道,直到嗅到很臭了才知道都化了膿。有時一、二十天不讓睡覺,閉眼就打,後來低頭就打,我臉上身上很多地方都是青的腫的。有時夜班打手打煩了,都是用腳踏在我的背上踢,有時踢五、六十腳,還踢頭,抽打幾百下還抽,我用手護著,手都抽腫了。我跟她們講理,她們就用擦地的抹布塞我的嘴。

有時幾個人拉著我摔,有時還把我夾在鐵的書架和鐵腳的桌子中間,打眼睛打的冒金花,耳朵打的聽不到聲音,天旋地轉,窗戶和門亂換位置,地是會跳的,牆像海水。應得的每天伙食很多都扣去,不讓睡覺,瘦得她們都說像個骷髏,很嚇人的。很長時間不讓睡覺,眼睛裏、口裏、頭上、脖子上都被倒風油精,幾個人輪流掐我脖子筋,每次狠打她們都把電視機開的很大,怕人聽到打罵聲;我也時常聽到樓上和樓下有慘叫聲。

當時我很多血管都暴起來,我就像短時休克摔到桌子上,坐地上也摔倒,常不知自己在甚麼地方。有一次在全封閉「學習班」時,就說是北京來檢查,把我轉到別的監區,連馬桶也都提走,她們把房子打掃乾淨,等檢查走了又把我關起來。封閉期間馬桶時常是爬滿了蟲子,有時爬到地上才讓倒,每天規定四次上廁所,因為太臭,時常不讓上,遭受了非人的虐待。四個月的殘酷迫害,別人見我都很嚇人。幾個月固定坐,不准動,臀部起了大包,有時都結痂、出血,多次反映給警官,越反映犯人打的越狠。

我出封閉室後,警官還說要處分打人兇手,還讓來道歉,最後我看到的是嘉獎這批打手,表揚為「勞模」、「優秀互監」。

現非法關押期滿,我已回家,拍片時身上都是傷。這一切都是江××罪魁禍首挑動的,中共犯下了滔天罪行。我衷心的呼籲善良的中國人民覺醒,不要參與迫害大法學員,選擇光明美好的未來,呼籲全世界一切善良的人民制止中共,以及江、羅等對法輪功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