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根除色慾之心的一些認識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八日】要根除色慾之心,我覺的在法理上要對色慾執著有清晰的認識,對色慾執著要看透、看淡,能在法理上破除一切人中形成的變異思想觀念,用法理破迷和樹立正見、正念,才能做到「觀念轉,敗物滅」(《洪吟》),從而達到根除解體色慾之心。

通過修大法,我有這樣的認識:我們大法弟子是宇宙很高層次下來的,進入三界後到人類這兒才有了人的色身(有了生殖器官,讓人類用來繁衍後代用)。那麼,作為一個要返本歸真的大法弟子,知道了生命存在形式的真相,人要修成神,跳出三界,就必須完全放下低級生命存在形式生成的低劣的色慾執著。從生命存在形式上知道了宇宙的真相,破了迷,我覺的自己就能從根本上否定色慾執著,不承認它是真我的思想,不容許它在自己思想上有根。

對生命存在形式破了迷,明白色身不是真我存在形式,有了正見,但正法修煉之路是險惡的,原因是舊勢力的干擾。當今人類社會,色魔縱橫,色慾低靈爛鬼充滿人世間,變異的情又在浸泡著一切,密度、濃度大,也是一個很大的能量的存在。我雖明白「蛟龍原非池中物」,卻也「誤入淺灘遭蝦戲」。

在修煉路上,我在男女關係問題上摔過跟頭,犯了一次大錯。二零零一年底我被邪惡非法勞教關押兩年後又送市洗腦班迫害近半年,出來後自認為是堂堂正正闖出黑窩,沒有意識到自己空間場被注入很多色慾低靈爛鬼,沒有真正靜下心高強度學一段時間法就忙於做證實法之事了。我妻子也因修大法被迫害關在勞教所裏,有「曾經滄海難為水」人生閱歷。我作為一個修煉人卻在男女關係問題上犯大錯,給大法抹黑,我痛悔萬分。痛定思痛,我從心性上找出漏在哪裏,在法上剖析,我是色慾執著未根除(我先前認為自己在夢中過色關守住了就行,思想不清淨只是思想業的反映而已),被邪惡鑽了空子,舊勢力、邪惡的情魔,色慾低靈爛鬼等因素把自己的慾望加得特別重──這主要體現在生理上的反應;心理上,邪惡利用自己在以前被文藝作品中污染的色情思想觀念,思想業力,再加上用人的貪心,佔有慾──這些交織的因素構成了邪惡的能量,在邪惡的能量場的籠罩中,我沒能關鍵時守住心性,沒有體現對大法、對同修、對自己負責的正法大法弟子素質,沒有發出強大正念解體邪惡的能量場。可我在那時卻自心生魔邪悟──「擁有了、滿足了色慾執著再去掉它,犯一次錯自己會摔倒爬起,師父會原諒我。」

我摔倒了,更要爬起來往前走。我對舊勢力的因素講:我雖犯此錯,這抹煞、扼殺不了我的本性!舊勢力要以此為把柄要讓我再次身陷囹圄,我要兌現自己的誓約,完成正法大法弟子的使命,絕不承認舊勢力的邪惡安排,絕不能出現「出師未捷身先死」的遺憾。舊勢力抓到了把柄是不輕易放手的,二零零三年七月在一次晚上散發資料時,我被惡警劫持,我在師父的加持下,正念走脫。同修給我找了一個地方讓靜下心來學法。我一個人時我就早上做一鍋稀飯管一天三頓,用十個小時左右通看一遍《轉法輪》,其餘時間學新經文,煉功,發正念。整整兩個月時間,我高強度學法,高密度發正念,使自身本體與空間場得到了很好的淨化,特別是清理了自己犯大錯與在勞教所洗腦班黑窩注入身體空間場的毒素敗物(例如色慾低靈爛鬼與業力),給我這幾年穩健走好正法路打下了很好的一個基礎。

在這裏順便講一下,我認為在這幾年中,舊勢力把大法弟子安排到勞教所迫害,黑窩女子勞教所裏包夾基本上是賣淫吸毒的,黑窩男子勞教所也基本是吸毒的。這兩類人空間場都充滿了色慾低靈爛鬼,舊勢力做這樣的安排就是想在這方面耳濡目染污染大法弟子身體、思想與空間場。我處在邪惡勞教轉化中隊,惡警為了創收經常放黃色光碟給包夾們看(二元一場);有部份同修從黑窩出來後色慾之心較重,求安逸心重,可能與這有關係。我認為從勞教所等黑窩出來同修不要急於做事,一定要靜下心來學一段時間的法,多發正念,高強度淨化自己的空間場,清除舊勢力利用黑窩給大法弟子注入的毒素敗物。

舊宇宙、舊勢力對「色」最看重,它們對大法弟子一思一念都進行過安排,那麼在思想觀念上植入色慾執著上它們一定各方面做了很細緻的陰險安排。它們邪惡的把「色」作為試金石來毀滅性地考驗大法弟子達沒達到修煉人的標準。以前生生世世輪迴中形成的甚麼東西我們現在不知道,就今生今世而言我知道有些大法弟子人生中經歷一些事件,在思想觀念上打下過很深的烙印(情結)與植入很強的色慾變異觀念或思想業,其實都是舊勢力在這方面作了伏筆,以便在正法時期惡毒的破壞性檢驗(干擾)大法弟子。正法中,大法有圓容不敗之法力,舊勢力想讓我在「色」上摔倒並一蹶不起,但我通過學法,歸正自己,在這方面痛定思痛,大徹大悟,猶如長了麻子,有了免疫能力,再也不會得天花。看到有些同修被色慾之心干擾,我把自己的經驗教訓告訴他們,給了他們很大幫助,四十歲以上的同修也揭露了他們在上中學時,八十年代大陸校園流行黃色手抄本給他們帶來的毒害:性幻想,想入非非形成的思想業與變異觀念。

我也見證一些舊勢力利用「色魔」如何毀掉修煉人的。年前,一年輕男大法弟子因犯色戒被舊勢力抓住把柄迫害成癱瘓,最後吐血而亡。在去世前一段時間,他給我們講了他兩年前犯了色戒,偶爾要吐血。

他由於色慾根本執著沒去,在二零零四年底犯色戒,在近兩個月裏幾乎完全被色慾低靈爛鬼操縱、造罪業巨大,犯大錯後存僥倖心理,未嚴肅對待──嚴格按照慈悲偉大師父給予的機會,未按照《在大紐約法會的講法和解法》與後來《走出死關》要求做,曝光邪惡,徹底清理自己空間場的色慾低靈爛鬼,根除色慾根本執著。由於犯大錯時,自身空間場招惹了大量色慾低靈爛鬼,在行為上等於承認、選擇要了這些東西,舊勢力因素就鑽空子,說是他自己要的,就把這些色慾低靈爛鬼間隔潛伏並保護在他的小宇宙空間場裏,如果他按照《在大紐約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或《走出死關》公開自己的大錯就是選擇了正法,也等於是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師父才能給破除間隔,清除色慾低靈爛鬼,給他消去很多不好的東西。我能走過來,也因為我按師父《在大紐約法會的講法和解法》的要求做了的。他由於色慾根本執著未放下,自己身體迫害得瘦得不像樣。

他給我講了他色慾根本執著的形成,他在十一、十二歲時被一個大齡女子誘惑,做男女之事的「遊戲」(因他未發育)。這「遊戲」給他思想打下了很深的烙印,這也就是西方心理學家沸洛伊德所謂之的一個「情結」吧。我認為這是舊勢力安排這件事使他形成人生的根本執著。他後來長大後又看了一些色情文學或影視作品,他一直都在想完成他少年時未完成的那個「遊戲」。後來他開始修煉大法,思想得到了淨化與昇華。但不幸的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邪惡迫害大法,他被迫害非法勞教,從勞教所出來,他又被迫害成流離失所。邪惡的舊勢力又利用他這個人生經歷中形成的根本執著,給安排這樣機會,創造這樣條件,讓他犯大錯,造巨業而毀掉他。正法到最後,他卻帶著永遠的遺憾匆匆走了──我給他合上眼睛,長長嘆息,心力有些疲憊的我還要冷靜地做好善後之事。

簡單綜述我的認識心得:《轉法輪》中講「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有一次讀到這句法理,我就想大法弟子何等的根基,何等慧因,絕不能被「情」所困,被色所迷。我應無執著任何有形生命形式,也別留戀任何宇宙中任何層次,應層層突破,返本歸真,達到「空」「無」至高境界。

我認為在神的境界裏看性行為是人類夫妻間用來繁衍後代的行為,是低能、低級行為。人的肉體色身是分子構成,神把分子稱為「泥」,概念中是糞便一樣的髒東西。《轉法輪》講:「在高層次上看,說常人在社會中簡直就是和泥,不嫌髒,在地上和泥玩呢。」人在迷中,不知神概念中「泥土」有多髒,又把這種低級行為注入了許多骯髒,敗壞的變異觀念的內涵。(例如類似小偷偷得東西,佔了便宜,在邪念下視這為擁有、佔有,或滿足感官刺激為娛樂等等)任何物質密度大了,濃度高會體現出能量來。在人類這兒,情瀰漫,色慾低靈爛鬼充斥,它們交織成一個能量場。在這些方面它們能影響人,以至帶動人,也能給人帶來感官刺激與相應感受。修煉人要達到高境界,要從情慾中走出來,不能被這種敗壞的能量所屈服或收買而鑄大錯,要突破這些東西,去掉情與自私,不失不得,將獲得慈悲那高能量,那是更美好、更美妙的境界。我們把自己當作煉功人,用慈悲正念就能解體色慾之心,把壞能量溶解掉轉化成自己的威德。根除色慾之心後,我真切體驗到了內境的清淨之美妙。

最後給那些有色慾執著方面問題的同修一點建議:

一、情、色是自私的,其本身就是魔,且在正法時期助惡為虐,與共產邪靈狼狽為奸,嚴重干擾(迫害)了正法與大法弟子。人在迷中,被情浸泡著,男女愛情是人類文學作品的主題,人類道德下滑後,分不清好壞,甚至把骯髒當作美好。作為修煉人應明白,情、色慾實質是很壞的東西,很骯髒,古人謂萬惡淫為首,修煉人要分清真我與觀念,不能把敗壞變異觀念當作自己,思想上不給情、色慾立足點或著力點(自私、貪婪、愚昧、無知都是情、色、共產邪靈能利用的著力點)。如果不能在思想意識中正本清源──分清真我本性與後天觀念,甚至把變異觀念(色慾執著)當作自己,修煉中謂之「抱著執著去執著」。這怎能去掉!只有法上認清情、色慾實質,不要把骯髒當成美好,分清真我本性與後天觀念是去執著的基礎之一。

二、在這方面犯過錯的同修一定不要掩蓋,一定要按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大紐約法會上講法和解法》、或後來《走出死關》的要求做,公開、曝光邪惡,解體邪惡,去掉色慾根本執著。人的行為是思想所支配的,我認為曝光主要揭示變異思想觀念,行為背後的思想動機,去掉邪惡情魔,色魔所能鑽空子利用,帶動的思想著力點。舉一例子,二零零五年有一未婚女同修和男朋友在這方面犯錯,出現長腫瘤現象,她自己覺的瀕臨死亡了。我們針對她高強度發正念清理迫害她的共產邪靈與色慾爛鬼,我建議她曝光邪惡,解體自己空間場因犯錯而被舊勢力間隔,潛伏的色慾低靈爛鬼,同時剖析公開思想意識中存在的色慾根本執著,考慮男女有別,難以啟齒。我建議她用筆寫出來然後燒掉。她文字表達能力強,她這樣做了,寫的過程中她也感受到了身體空間場被正法清理的能量,身體病業狀況消失,很快恢復正常。

在法理上我有這樣的認識,這方面犯錯的同修等於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正法時期眾生能否被救度取決於眾生對正法的態度,修煉人按師父經文要求做,公開自己的罪錯,就表示選擇了正法,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與迫害。上文去世同修講了出於維護自己的「名」與妒嫉,不願向我談,掩蓋自己的罪錯。我們都是男同修,我對他公開剖析比較細,我問他為甚麼多次犯錯,難以自拔,是甚麼邪念在支撐他的行為。他講他由於色情文藝作品毒害(色情文藝作品渲染這種行為會給人帶來飄飄然的感覺),他沒體驗到,不死心又期望下一次。我對他講,你現在也算是過來人了,那只不過是一種能量外泄(色慾低靈爛鬼可能如魚得水採集人體精華),給人一種感受而已(除了滿足了人壞思想的期望),與夢中精滿而洩有多大區別?就是那麼回事兒。可見色情文藝作品誤人不淺,讓人想入非非,讓人看重,產生執著與思想業,甚至神魂顛倒,身體被色慾低靈爛鬼所操控。

這幾年資料點證實法不易,點上同修必須嚴格要求自己,但我覺的這也算正法時期的一種偏得。我們點三個男同修近一年多幾乎吃素,基本上是吃鹹菜。吃素對修煉人身體更有益,師父廣州講法也講到:其實到很高層次修煉是要那樣做的。我們三個男同修像出家人一樣,我覺的自己本體轉化得相當好,因為面對邪惡(情、色慾爛鬼、共產邪靈)在瘋狂干擾,我感受到自己內境是清淨,那些壞思想很飄也不入我心,壞能量會很快被自己正念解體後增添自己威德。物質都有自己屬性,飯食清淡,我覺的對修煉人去七情六慾很重要,況且法對我們要求就是「食而不味──口斷執著」(《洪吟》)。「世間的捨盡對在家弟子是漸漸去的執著」《出家弟子的原則》。正法已走到最後,夫妻之間都修煉的有的早已斷慾。至於夫妻之間有一方不修煉的,做得好,正念強的修煉人真能使對方在能量場作用下沒有那種低級的生理功能,從而去掉人間夫妻生活而保持和諧生活的(當然這不能強為)。

那些未婚的年輕大法弟子一定要心理平衡,不要為好奇心或結婚滿足了體驗再去情慾執著,從法中應該有正見,自己輪迴中結過多少次婚,輪迴中哪一生是男人,哪一生是女子,所以今生何以要對異性那麼感興趣。看一看小冊子《修心斷慾》,想一想明慧網的建議。在這特殊正法時期最後去掉想成家的想法,珍惜歷史上從未有的正法修煉機緣。如果思想中有甚麼解不開的結也可向合適的同修講一講,讓同修開導開導。

從師父最近一次講法,我領會到色慾是共產邪靈破壞正法的得力工具。色是舊宇宙舊勢力最看重的,我覺的它們把這東西當作「試金石」在毀滅性檢驗著大法弟子,真心希望在這方面不要被邪惡鑽空子。從情慾中走出來難與不難,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講法講過,師父說「唉,有的時候我在想,今天我要是不度你們,我也是你們其中的一個,哎呀,叫我放下這點東西,太容易了!」,師父講話是有地放矢的。我曾經承受過情絲繞繞、色心幽幽的狀態,修煉過來了,覺的放下情、色已容易了。我深深證悟了師父講的這段法,也證實了「法能破一切執著」(《排除干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