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追求幸福生活的根本執著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師父在經文《走向圓滿》中第一次提到了修煉人的根本執著問題,當時的我向內找後發現自己有求圓滿、求提高層次的心,後來,在正法修煉的道路上漸漸認識到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對圓滿、層次的執著早已放下,就以為自己已經沒有根本執著了,還很熱心的幫著其他同修找根本執著。

我一直有個幸福的大家庭,自修煉後自己覺的對情已經看的很淡。然而,由於邪惡迫害,去年我被迫與家人分離,獨自一人留在了海外。這段時間裏,時常冒出的孤苦的感覺讓我意識到,其實我一直還有對幸福生活的執著,只是不會像常人那樣強烈,以前又一直擁有,所以一直沒有察覺,但現在當完全失去的時候就冒出來了。平時很忙的時候甚麼也顧不上想,可只要稍微閒下來一會兒,就有這樣的想法冒出來:「哎,丈夫、孩子、父母,哪怕有一個在身邊也好」,可偏偏一樣也不能滿足。尤其看到其他同修一家人在一起團聚的樣子,心裏就更發酸。

一次家裏發過來幾張女兒的照片,女兒稚嫩的小臉可愛極了,但眼睛卻露出一種哀怨的神情,完全沒有幾歲的孩子應該有的無憂無慮。我的心一下子痛起來,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我跑到師父的法像前跪下,對師父說:「師父,我實在受不了了,讓我痛痛快快的哭一場吧。」剛準備放聲大哭,突然響起了敲門聲,我忙站起來去開門,是一位同修阿姨來拿報紙,但阿姨拿了報紙並未馬上離開,又聊了一會才走。關上門,我想:還要不要接著哭呢?頓覺自己無聊,明白是師父安排阿姨來,不讓我沉浸到情中不能自拔。

我知道情是邪惡的一種干擾方式,但它之所以能干擾的了我,還是因為我有放不下的根本執著。我的腦中閃出師尊在《走向圓滿》中的話:「那麼甚麼是根本的執著哪?人在世間養成了許多觀念,以至被觀念帶動著,追求著嚮往的東西。」「人在世間帶著這些心嚮往著美好的追求與願望沒有錯,但是作為修煉的人當然不行。」

法理上雖然明白了,但放不下的情卻讓我這一關過的拖泥帶水。直到最近又遇到一個來自同修的心性考驗,才使我如夢驚醒。對人間溫情的渴望使我無意當中早已拿同修之情作為了唯一的感情寄託,所以來自同修的傷害真使我的心剜心透骨的痛,但我也知道,其實能被傷害的都是人心,羅漢不是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嗎?

當日的週末,紐約的親戚執意讓我陪她參加一個家庭聚會。我礙於情面陪她前往,才發現是一個基督教的聚會。聚會中那些人對我百般關懷、呵護,想讓我感受他們的快樂和祥和,加入他們。我哭笑不得,這使我意識到原來我對幸福生活的嚮往還是如此的根深蒂固,否則舊勢力也不會使出這一招來,想利用同修的態度來動搖我對大法的正信。我想我決不能再放任自己的這一根本執著了,這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必須要去掉它,否則怎麼能走好、走正這最後的路?

通過學法,我越來越明確,大法的修煉就是在這人類社會的現實中放下所有人的嚮往和執著,徹底從內在提高自己、真正的改變自己,理性的無條件的同化大法,而不是靠逃避現實,外在環境的改變,或者時間到了,或者做了甚麼事而就能達到目地的。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讓我能夠意識到並去掉一個一個修煉中的包袱,真正純淨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