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染肺結核 韋丹權再被山海關惡警劫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日】韋丹權,男,四十來歲,家住山海關,原為山海關機場一軍官。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大法,連年被非法關押、折磨,使他患上了肺結核、大量吐血,近日再次被非法劫持。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山海關的公檢法系統為了撈取政績,緊跟惡黨迫害法輪功。韋丹權因為堅持信仰,被強行復員,之後多次遭到非法抄家、監控,幾次被非法關押,二零零三年曾被非法勞教,二零零四年公檢法聯合圖謀非法給他判刑,二零零五年遭國安秘密綁架,今年的四月十四日再一次被綁架。

連年的頻繁的迫害讓他身體狀況非常差,心臟病、胸膜炎,最可怕的是患上了肺結核,已經先後發作了四次。

在看守所四個月酷刑迫害,染肺結核、心臟病

2001年5月,韋丹權同家人遊玩角山時被南關派出所綁架。剛到派出所,所長王立軍毒打他,致使他昏死過去。醒來後副所長朱穎抽他嘴巴、用膠皮狼牙棒猛打他,致使他再一次失去知覺,癱倒在地。等他再醒來,朱穎又對他的左背脊柱狠命一擊,韋丹權再一次癱倒在地。剛剛清醒,朱穎拿起茶杯連茶帶水潑在他身上。經過這樣的折磨後,韋丹權心臟病發作。次日,值班人員看他時,發現他背部腫得厲害,全部是紫紅色,臉和下巴、額頭都腫了,因為被用膠皮棒打過,有些傷表面上看不出,卻異常痛苦。

這樣的情況下,南關派出所把他送到山海關第三看守所非法關押。

在看守所,山海關公安一科的張德岳、付勇等人整晚非法提審他,惡人威脅他並強迫長期站立,第二天也不讓睡覺。付勇在一次非法提審時拿一個椅子腿,照他左臂猛抽兩下,胳膊折了一樣痛。

酷刑、精神折磨讓韋丹權在非法關押四個多月時,心跳達到180次/分,惡人們把他送到山海關三條醫院搶救,第二天又送回看守所。沒多久,他便開始咳嗽,越來越嚴重,後來咳血,看守所還是不理。直到11月23日晚,韋丹權咳的四肢抽搐,才送到山海關三條醫院。第二天檢查結果說是肺結核,又到秦市三院核查,結果是肺結核傳染期,他才被送回家,回家後山海關南關派出所24小時對他進行監控。

韋丹權回家後的第二天,剛下樓走50米,就站立不穩,左腿先失去知覺,隨後摔倒在地,接著身體發抖、抽,不省人事,負責監控的兩個警察不但不管還不讓群眾管,幸得好心醫生的搶救才活了過來。家人眼見他被綁架前好好的,現在被迫害成這樣,就去找公安局,迫於壓力,公安局給秦三院交了三天的醫療費,然後又不管了,韋丹權不得不拖著病體去找山海關610,惡人害怕傳染,匆匆給了五千元錢了事。

2003年被劫持荷花坑勞教所,肺結核第一次復發

2003年4月,南關派出所來了幾個人,說是來看看他,進屋後便四下查看,其中有一個姓白的警官,在他家的茶几下看到了幾盤錄音帶,強行搶走。6月6日凌晨兩點左右,自稱警察的人砸門撬鎖,強行停了全樓的電,掐斷了韋家的電話線。惡人在圍困了韋丹權家三天後,強行綁架了他,並強行抄家,抄走電腦、一台手動縫紉機、一部摩托羅拉998手機。之後的九天,他一直被戴著手銬。17日,山海關東三條醫院對他進行了檢查,結果是心臟不好。25日被山海關一科托關係送到唐山荷花坑勞教所代管。

在荷花坑勞教所,韋丹權遭到了各種折磨,長期坐板坐的屁股都爛了,坐板時不間斷的看、聽污衊法輪功的錄像,多次被毒打、體罰(釘牆)。他的心臟病犯病率越來越頻,也越來越重,有時一天幾次,常昏死過去。即使這樣山海關檢察院、610還是不接他回來。

11月底,韋丹權肺結核復發,肺部有片狀的陰影、左胸胸膜增厚粘連、頸椎骨質增生。勞教所怕傳染,把他送回了家。

2004年被關押騷擾,大量吐血

2004年4月30日,韋丹權再一次被強行綁架。5月2日,秦市公安局副局長呂淑立及山海關610頭目管璽有、公安局局長周輝、劉副局長及一科科長張德岳等人開了一個會研究,之後韋丹權被非法行政拘留,非法關入了山海關看守所。15天後,山海關南關派出所宋海強等非法提審他,並改為刑事拘留。後又被強行送到秦皇島第一看守所。十七天後到秦皇島第三醫院檢查,結果是肺結核、肺部有陰影。

韋丹權從第一看守所出來後,山海關的惡人沒有就此住手。2004年7月2日,山海關檢察院李金英等也插手這件事。8月9日,山海關法院讓他去一趟,說是要給他開庭審理。他在回來下樓時,昏了過去,惡人叫來了120,把他送到三條醫院,醫院見沒人管又是叫110,又是找東街派出所,都沒人管。

8月24日,山海關法院圖謀開庭,給韋丹權非法判刑,由於他身體狀況很差,大量、連續吐血而改為10月開庭。

10月,韋丹權的身體狀況沒有甚麼改善,公安局一科科長張德岳和付勇帶兩輛巡警車,每個車上坐了6、7個人,還有法院的兩輛車來到韋丹權居住的樓下,圖謀綁架他,由於家人、圍觀群眾的抵制,惡人沒有得逞,但是山海關法院的王建文等三人強行把韋的妻子綁架了。

第三次復發

零五年新年剛過,韋丹權遭到了國安的秘密綁架,非法關押了很長一段時間家屬都不知道,後來肺結核復發,身體不行了才被送回家。回家後,遭到特務很長時間的監控、跟蹤。

再一次被綁架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在山海關新任公安分局局長趙然的指揮下,韋丹權再一次遭到綁架,上午10點左右,七、八個惡警翻牆進入他家的租房院內,把家門撬開,強行抄家,抄走筆記本電腦一台,其它具體情況不詳。韋丹權目前被非法關押在山海關第三看守所。

在中共邪教的教唆下,人們一切向錢看,認為有錢能使鬼推磨,一心只想掙錢,滿腦子就為了錢,為了錢無惡不做,甚至殺人,犯了罪再用錢買出來,形成了一種惡性循環,使一些人失去了理智,要錢不要命。中共高層不斷的往自己的腰包裝錢,如江澤民、羅幹、曾慶紅、賈慶林、黃菊、周永康等都有大量資金,而這些資金全來自非法收入,全是老百姓的血汗錢。

上樑不正下樑歪,在這種情況下,山海關的惡人們,光想著撈取,放著殺人偷竊不管、賭黃不問,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一科科長張德岳、惡警付勇都是因為鎮壓法輪功積極,被提升到現在的職務的。山海關公安分局副局長劉關生、山海關區委書記時曉峰和李彥良、山海關610頭目管璽有、山海關第三看守所所長張海青、三看惡警王永恆、山海關許多派出所所長及部份警員都得到了大量的好處,僅2003年6月瘋狂綁架30多名大法弟子(包括韋丹權),所有參與者都得到了省裏的工資加級和巨額獎勵,獎金具體數目不詳,光是綁架謝景珍,秦皇島公安一處領人的時候就給山海關一派出所2萬元作為獎金。惡人們以執法為藉口,瘋狂抄法輪功學員的家,掠奪學員的財產據為己有,見值錢的就拿,電視機、錄音機、摩托車、汽車……僅2003年6月瘋狂綁架大法弟子時光電腦就抄走幾十台,在謝景珍住地光抄走現金就是三千多元,累計抄走財產約十萬元左右。惡人們還利用法輪功學員家屬不願讓親人非法關押、承受折磨的心理,大量的撈取所謂的罰款,僅2000年,被非法關押在山海關三看的法輪功學員就被罰了一千至三千元不等,而且白條都不給開。

山海關公安分局現任局長趙然,原秦皇島交警大隊政委,為了儘快得到政績,一上任就瘋狂迫害法輪功,4月14日同韋丹權一天被綁架的還有鄭志成、程超、劉長富夫婦、楊小勇等多名大法弟子。

惡人們幹了這麼多壞事,卻封鎖消息,不讓老百姓知道,還在各個媒體、老百姓面前吹噓自己。可是善惡有報是天理呀,當壞事做到頭的時候,也是報應之時,所以在中國大陸出現了大量天災人禍,那是在示警世人呀。今年三月三日,中共召開兩會,就在這一天,中國大陸北方普遍降大雪、沙塵暴、新疆的火車被颳倒,難道這是偶然的嗎?這難道不值得人們思考嗎?善良的秦皇島父老鄉親們呀,中共流氓政府每天都在搞欺騙,說假話,你們可不要被騙的麻木了呀,天要滅中共馬上就要兌現了,趕快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這樣才能保平安。你不退出中共流氓組織,你就會和它一起滅亡,你就不會有未來,這是事實,你們一定要細細的思量呀!

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趙然等人趕快覺醒吧,迫害法輪功遭報的人越來越多,明慧網上每天都有報導。上海寶山區公安分局國保處警察魏志耘(女),2005年自寶山區看守所調入專司迫害行徑的公安國保處,同年加入中共,積極迫害法輪功,後提升為科長,年薪十多萬。2006年中共在上海開「六國峰會」期間,上海警方大肆迫害大法弟子,魏曾獲當局獎勵一萬元。2007年1月29日正常開車到單位上班。上午開例會之前,她正撥打著手機,突然倒地不省人事,隨即瞳孔放大,大小便失禁,暴斃而亡,年僅42歲。魏志耘的死亡及死相,在上海警察中引起震動,為掩飾迫害大法、騎虎難下虎的心虛鬼態,中共上海當局虛張聲勢,追認魏志耘為「烈士」,血旗覆屍,安排了一場「隆重」的追悼會。這一切都是為了騙取其它惡警繼續死心塌地的替中共賣命啊!勸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不要再自欺欺人,做了中共的殉葬品呀!

附:山海關部份惡人的電話及相關情況

山海關區610主任,管璽有 0335─5051072、宅電0335-5050267,手機13903345303.管璽有之妻,伊春霞,山海關南園中學教師;
山海關公安分局原局長室 0335─5052196
山海關區公安分局副局長(主抓迫害法輪功,610頭子),劉關生,辦公室
0335─5052421、5052315 ,宅電 0335-5057838
山海關公安分局一科科長:張得岳,辦公室電話:5052464 ,宅電:5076600,。張得岳之妻:張桂紅,山海關公安分局工作。張得岳住址:河北省山海關南園小區17號樓2單元8號;
山海關公安分局一科 付勇0335─5052464. 付勇之妻王鶴(音),山海關公安分局工作;
山海關看守所電話:0335-5051427;看守所指揮中心(總值班室)5051152 5051168
所長:張海青,辦公室0335-5051168,家住秦皇島山海關工人街46號樓 1單元 24號;
山海關看守所指導員 王洪兵(音),電話:0335-5051167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