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哈爾濱市看守所、萬家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九日】2005年11月4日早上5點,我帶了二百多份真相材料去亞麻廠家屬區散發,沒有想到發正念,沒有真正的用正念去救度眾生,而是為了自己的圓滿,像完成任務似的,所以被邪惡的舊勢力鑽了空子,被惡人舉報,被610綁架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我不配合邪惡,問我甚麼也不說,也不知道。我絕食16天。他們天天勸我吃飯。到第16天裏,我動了人心。我說,讓我吃飯可以,但不吃你們這裏(看守所)的,我吃我兒子做的。他們說可以,走,上你兒子那去。結果把我騙上車,送到哈市公安醫院,交了三千押金,讓我住院。在醫院裏,我不吃飯他們要灌食、打針吃藥。結果我人心又出來了。我答應吃飯,但不打針吃藥。他們答應我的要求。我開始吃飯。

在那裏,我一直要求回家,到第六天也是11月22日,呼蘭看守所把我直接送到黑龍江萬家勞教所。在車上,我問他們送我上哪?他們騙我說:送你回家。結果把我送到萬家勞教所。告訴我說,一年半勞教。我質問他們(看守所二個所長):你們這是侵犯人權。我修煉法輪功有甚麼錯?讓人做好人,我犯了哪條法了?

在萬家勞教所這個黑窩內,我被送到集訓隊轉化。我跟管教講真相,把我弄到冷屋子裏坐鐵椅子。手背後邊戴上手銬子,搧嘴巴子。凍了我一夜不讓我閤眼。我要上廁所。管教說,不寫三書還想上廁所?又搧嘴巴子。第二天,看守所所長帶人去讓我按手印。我不按。萬家勞教所集訓隊科長姚福倉和女管教李義把我帶到小屋裏,說我給她丟人了,一邊罵,一邊搧嘴巴子,拿警棍打我,然後上大掛,上不著天,下不著地。逼我寫三書。還罵甚麼,不寫三書,你判一年半,天天折磨你,那裏是人間地獄,邪惡至極。

凡是送到萬家勞教所的大法弟子,都被送到集訓隊轉化,不轉化就酷刑威逼。每天,法輪功修煉者所有感官所能感受到的,都是瘋狂的欺騙威逼、洗腦,看邪惡電視,高壓、恐怖。勞教所警察從早到晚,用歪理邪說輪番灌輸,無休止的折磨。集訓隊有一個大法弟子劉淑珍,好好一個人,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走路走不穩。不背他們所編的邪惡的誓言,就把她頭上套一個塑料袋,嘴給粘上膠帶,上大掛,上不著天,下不著地。讓兩個勞教人員一人拉著一隻腳往下拉,太殘忍了。這個大法弟子被折磨的不能行走,殘廢了。就這樣迫害了很多、很多大法弟子。我僅舉一個例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